第四百零三章 不舍

    ”园园,你听我说,这次战争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先头部队损失惨重,我们学校准备派些学生去参战,让学生们在战争中成长。“文梓青见周园园脸的惊慌,心中不由得痛。这次战场的机会,其实不是文梓青学校里的任务,而是文梓青自己争取到的。

    前世的时候,那次战争断断续续地延续了好几年。战争中期的时候,文梓青因为伍秀丽的使坏,本不该参战的他被调到了那片战场,文梓青亲眼看见了那次战争的残,很多战友倒在了那片土地,再也没能站起来。

    文梓青很清楚有几场小规模战役的失败,并不是我方军力不行,而是华夏的军人们都有颗慈悲的心。

    文梓青亲眼看见对方个看起来很柔弱的女人,装成摔断了腿向我方军人求救。华夏的传统向是对妇孺照顾有加,特别是人民的子弟兵,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到位。

    结果很惨烈,柔弱的女子化身夺命的罗刹,背着女人艰难走出丛林的那个小伙子被求救的女人刀割喉。小伙子死后双眼圆睁,似乎不相信自己的好心竟然召唤来了死神的镰刀。

    这样的例子,在那个战场时有发生。

    这次开赴前线增援的是周志新带领的特种军团。这些战士和之前的普通战士不样,全部受过严格的特种兵训练,非常适合在南方的丛林和沼泽地区作战。尽管如此,谁也不能保证在战争中没有伤亡,文梓青能做的,就是和部队起奔赴前线,尽量运用自己的先知,让大家提高警惕,尽量减少战友们的伤亡。

    周园园低着头没有说话,她真的舍不得文梓青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战场,枪炮无眼,就算是文梓青的武功再高,也挡不住颗子弹。

    可是,文梓青是个军校的学生,在他选择读军校开始,周园园已经知道文梓青把军人当成了他毕生的职业。让文梓青放弃他的理想去战场显然不现实,那么她有没有办法帮助到他呢?

    文梓青见周园园不说话,以为小丫头是不满意自己的远离,赶紧从沙发拿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几块石头。

    确切的说,这不是般的石头,而是文梓青在戈壁特地为周园园捡回来的白玉籽料。

    “园园,这是我暑假实习的时候从戈壁捡的,我记得你喜欢。”文梓青的声音中带了丝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的讨好。六年前,周园园第次向文梓青开口要的东西,就是这种白玉雕成的个摆件。虽然,周园园后来又把摆件还给了文梓青,但是,文梓青可以很肯定,小丫头就是喜欢这种白玉。

    文梓青暑假的时候跟着周志新的特种兵团去了戈壁训练。这是他花费了两天的休息时间特地为周园园找的。那个地方,文梓青前世出任务的时候去过,是个大型的玉石矿,现在还没有正式开采。可想而知,个未开采的玉石矿当然没有道路,文梓青捡这几块玉石,耗费的精力可想而知。

    周园园看着桌子的几块未经打磨的原石,觉得眼里热热的,像是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般。两辈子,除了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们,文梓青是第个把周园园放在心的人。

    几年前的事,文梓青不提,周园园差不多已经忘了。当时的小玉正在虚弱期,见到文梓青家的玉雕水仙,很馋里面的那缕灵气,周园园才开口问文梓青要那个摆件。

    摆件是文梓青妈妈留给他的遗物,见周园园喜欢,文梓青二话没说就把玉雕送给了周园园。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小玉吸收了玉雕里的灵气,周园园把失去了灵气的玉雕还给了文梓青。但是,文梓青毫不犹豫就把那么贵重的东西往自己手里塞的情景,周园园却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对她,文梓青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好。

    此时此刻,这个心意对自己好的青年却要战场了,而自己站在旁边却什么忙都帮不,周园园觉得有些挫败。她努力修炼,是为了让自己的亲人们过的更好,可是,如今的她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却没有办法让文梓青不要战场。此时的周园园并没有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文梓青,早就被她划归在了“亲人”的行列当中。

    小玉曾经说过,修士修行是件逆天而行的事,不管在哪个时空,修士都不能插手凡人的战争和国家政权的更迭,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没有那些限制修士的条条框框,周园园估计,她都想连夜奔赴战场,把对方的最高首领灭了算了。为了自己的私欲而不顾人民的死活,这样的人,不配做个国家的元首。

    ”园园,你别哭,是我不好。“文梓青见周园园的眼里流下串串泪水,整个人都慌了。这么多年来,文梓青还是第次看见周园园哭泣,周园园从小就很懂事,从来没有在人前掉过滴眼泪。

    ”梓青哥哥,我“文梓青说,周园园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周园园伸手推开文梓青想替自己擦眼泪的手,站起身跑回了房里。

    看着小姑娘伤心的背影,文梓青想追去的双脚怎么也不听使唤,坐在堆着几只空碗碟的餐桌旁,文梓青陷入了沉思之中。

    很明显,周园园对文梓青战场的事很不满,要不然也不会什么都不说就跑回房里去了。但是,作为个军人,让文梓青放弃他的职责,那是不可能的事。

    家与国,有国才能有家,保家卫国的理念深深地刻在了每个军人的心中,包括文梓青在内。当战争来临的时候,军人的使命就是要把侵略者消灭在国境线,不能让自己保护的人民受到战火的摧残。

    周园园靠在门,心口闷闷的痛。眼见着关心自己的人面临着危险却不能伸手帮忙的感觉,让周园园的心情糟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