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豪气

    那个“破瘴丹”可是个好东西啊!不仅能让佩戴的人破开幻境,还能当成“避毒珠”来用。梓青哥哥要去的地方有很多毒蛇和毒虫,把“破瘴丹”也给他带上,说不定用的着呢?

    被小玉提醒,周园园心里盘算起要给文梓青带上的东西来。

    小玉欲哭无泪,却不敢提出反对意见。无名山谷里那大片的迷幻草,小玉加了好些它以前珍藏的材料,也才炼出了三颗”破瘴丹“。在小玉以前那个时空里,”破瘴丹“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把”破瘴丹“这样的高级丹药来当成”避毒珠“那样低级的东西来使用,也只有它家主人这么豪气。

    看样子,主人自己都没发现,文梓青在她心中的地位很高呢!主人家老爹也在军队里,没见主人第时间想起替自家老爹装备装备,只想到了文梓青这个傻小子。

    周园园不知道小玉的吐槽,她越盘算心里越高兴,要不是小玉没有实体,周园园都想抱着这家伙亲上两口了。本来觉得自己看着文梓青去”送死“却没有任何办法,现在看来她还是能想办法替文梓青从头到脚做好武装的。

    有了玉符和”破瘴丹“,文梓青的基本安全就得到了保障。从患得患失到豁然开朗,周园园的小心脏会儿上会儿下的,到现在还”扑通扑通“跳的欢。

    周园园这时选择性的装作没听到小玉说的”小情人“几个字。哼!小玉这家伙不着调的时候什么玩笑都敢开。她和文梓青才不是小玉以为的那种关系,他们是亲人好不好?

    小玉在周园园的识海里翻了翻白眼,如果它有眼睛的话。怪不得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和刚才死气沉沉的周园园比,还是现在这个充满了活力的主人来的可爱。

    有了小玉做后盾,周园园又恢复了底气。此时的她,对自己刚才乱发脾气感到有些难为情。这些年来,文梓青直守在周园园身边,默默地为周园园做着他认为应该做的事,大到去参加周园园的家长会,小到为周园园准备好每天早上要穿去学校的衣服。而周园园呢?想到的时候给文梓青个笑脸,自己心烦的时候直接漠视文梓青的身影

    周园园打开房门回到客厅,看见文梓青正在厨房默默地清洗着大叠碗碟。这些年来,文梓青都是这样,在周园园看不见的地方,为她做了很多的事。

    文梓青的背影看起来比初见时魁梧了很多,个子也窜高了大截,这么好的个小伙子,应该有很多人喜欢他吧?就像他们班的何晶晶,看见文梓青就像是蚂蚁见了蜜糖样,死皮赖脸地跟上来。为了何晶晶的事,周园园这两年没少给白眼给文梓青看。

    文梓青边做事边想着心事,倒是没发觉周园园已经从房里走了出来。文梓青的心里很懊恼,明明要到明天早上才走,他为什么不忍忍,到走的时候才告诉园园要上战场的事呢?现在说了,周园园多了晚上的时间难受。只要想起周园园满脸的泪水,文梓青的心跟着拧的生疼生疼的。

    文梓青默默地把手里的碗洗好擦干后,解开身上的围裙走出厨房,才看见刚才满脸泪水的周园园,此时正笑嘻嘻地坐在桌前,手里拿着块文梓青刚才放在桌上的玉石翻来覆去地看。

    ”园园。“见小丫头的脸上没有了悲伤的神色,文梓青的心情也跟着晴朗了起来。他不喜欢周园园为他垂泪,那会让文梓青觉得自己很混帐。

    如果不是心里太牵挂着周园园,文梓青这趟根本不会回来。前世的时候,文梓青得知要奔赴前线,谁也没有告诉,个人悄悄地上了战场。那时的他,是无牵无挂孑然身,就算死在哪里,也没有任何人会替他流滴眼泪。这世的文梓青,身边有许多关心着他的人,不管去向何方,周园园永远是他心中最深刻的牵挂。

    ”梓青哥哥,你什么时候出发?“周园园感觉到此刻的文梓青心情起伏很大,她聪明的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仰着小脸,平静地问了句。

    ”明天早上。“果然,文梓青的回答和周园园的猜测差不多。

    ”梓青哥哥,我们出去散步吧?好不好?“周园园虽说是在问文梓青的意见,但是,她脸上的坚持让文梓青知道,她是很认真的。

    自从来到京都后,周园园已经很久没有和文梓青单独相处了。此时此刻,周园园突然想起六年前的夜晚,两人在赵家沟和周家村之间穿梭着,周园园腿短跑不快,文梓青路背着她,汗水湿透了衣襟,文梓青也从未喊过声累。

    那些日子,是周园园这辈子心中最美好的回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人渐渐的疏远了?不,这个说法并不正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渐渐疏远了文梓青呢?周园园想。

    或许是她心中说不出的惶恐?两世为人的周园园,并不是看不懂文梓青眼中的柔情,周园园只是害怕,害怕她和文梓青最美最纯的开始,会像现实生活中绝大多数的夫妻样,以互相憎恶的面目来收场。

    周园园不想赌,经历过前世那段每天生活在伤痛中的婚姻后,周园园对婚姻根本没有丝期待。她愿意就这么静静地站在远处,默默地关心着文梓青,也不愿意他们的关系再进步。

    文梓青还是陪着周园园出去逛了圈,虽然周园园只是漫无目的地闲逛着,连话也没有说上两句。但是,文梓青的心里却很满足,他的小丫头,已经很久没有和他这么亲密地在起了。

    两个人各有心事,小玉又忙着刻画玉符,因此,周园园和文梓青都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的身后,有个满脸愤恨的女孩,跟着他们身后转了十几分钟。

    眼见着文梓青和周园园重新回了宿舍楼,何晶晶才转回身子回了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