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书敏

    何晶晶满肚子的怨气。

    何晶晶不明白,周园园那个贱人除了长的好看那么点点,有什么值得”系统“忌惮的?再说了,她是何晶晶,是何书敏的孙女,在京都,有几个人是她得罪不起的?

    眼见着文梓青和周园园亲亲热热的起逛街散步,她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感觉,让何晶晶非常不爽。

    可是,”系统“说了,如果她再往周园园面前凑的话,后果自负。想起生不如死的电击教训,何晶晶只能乖乖地听”系统“的话。但是,何晶晶心里是不服气的。

    爷爷为什么不听自己的呢?要不是何晶晶想留着些底牌在自己手里,何晶晶都想把文梓青以后的成就告诉何书敏了。可是,“系统”警告过何晶晶,重生的事在普通人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如果何晶晶不藏着点,股脑儿地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何书敏,等待着她的不定是何书敏的宠爱,说不定会把她当成妖孽给灭了。

    何晶晶有些害怕,只能时不时地借着自己对未来有感应的说法来提点何书敏。毕竟,何书敏是他们何家的大家长,何书敏的成就越高,他们这些生活在何书敏保护伞下的子子孙孙们日子才会过的越舒服。在何晶晶两次提点下,何书敏奇迹般的避开了前世的两次大危机,次是避免了被打倒下放的命运,另次是在六年前最高领导去世的时候站准了位置。也因为这样,何书敏把何晶晶看成了是他的“福星”。

    说实在的,何晶晶对前世的记忆并不多,她只记得华夏发生过的几件大事,其余的,她根本没去关注过。在何晶晶的印象里,她的爷爷何书敏,再过十年就要离开人世了。不过,这些不好的事,何晶晶才不会跟何书敏说,她虽然不聪明,但也知道当面说个人什么时候会死,是件很犯忌讳的事。

    回想起前几个月向何书敏建议和文家结亲的事被拒,何晶晶满心的懊恼。她只剩下十年的时间为自己谋份好姻缘,要不然,何书敏死,她有什么资格配的地位日高过日的文梓青?

    想到这里,何晶晶心里的怒气更旺了。如果何书敏支持她和文梓青订了亲,此时的她,就能名正言顺地前把周园园和文梓青分开,她也不用像个傻冒样酸溜溜地跟在两人身后逛了几条街。

    最讨厌的是,周园园和文梓青逛夜市的时候,只要周园园的眼光在哪个小吃停留多了几秒钟,旁的文梓青就会马掏钱替周园园买下来。两个人路虽然没怎么说话,但是相互间像是有默契般的互动却让何晶晶恨不得戳瞎了自己的双眼。何晶晶肚子酸水地看着周园园把自己吃不完的半串羊肉串塞进了文梓青的嘴里,文梓青吃的脸的幸福和满足。

    被前面两个人时不时秀恩爱秀的堵心的何晶晶内心非常抓狂。外人都说何书敏最疼爱她这个孙女,实际,又有谁知道自己的这份”疼爱“又是怎么来的?如果没有自己的些”先知“,老头子又怎么会对自己如珠似宝?

    就算再”看重“自己这个孙女,何书敏的心中还是把她当成了联姻的对象。周将军的曾孙子?听说是个从乡下旮旯地儿找回来的乡巴佬个,这样的人,怎么能配的她何晶晶?

    何晶晶越想越生气,却无可奈何。满怀郁气的何晶晶走回何家的时候,整个京都市已经是华灯初了。

    看见停在自家庭院里的辆红旗牌轿车,何晶晶赶紧冲进了客厅,大声而又甜腻腻地叫了声:“爷爷。”

    何晶晶虽然对何书敏有些不满,但在何家其他人面前,何晶晶向表现的和何书敏亲密有加。何书敏的看重就是何晶晶在何家称霸的底气。没见她那同父异母的弟弟何秋笙,看着自己的眼光中满满都是羡慕呢!

    ”晶晶,放学了?来,到爷爷这里来。“戴着老花眼镜的何书敏正坐在沙发看报纸,听到何晶晶中气十足的叫声,何书敏马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脸堆起了满脸的笑容。

    何书敏有点事想问何晶晶,不知道近段时间何晶晶有没有恍惚间看到华夏南方战争的片段?今天的会议,何书敏可是为那件事生了肚子的气。

    刚回家时,何书敏的心情有点烦躁,随着时间的流逝,何书敏的心情已经渐渐的调整过来了。作为华夏目前最重要的几个领导人之,何书敏给外人的印象向是睿智而又冷静的。

    因为边境发生战争的事,何书敏今天在会议和周将军吵了架。何书敏认为,南方小力薄弱,华夏目前驻扎在边境的十万大军,分分钟可以把南方小国打个落花流水,为什么周将军还要增兵边境,这不是浪费吗?

    周将军认为,目前的战争虽然伤亡不大,但是不能掉以轻心。周志新带的那个特种军团非常适合南方的丛林战争,让周志新带兵增援,可以减少我军的伤亡。

    为了这件事,何书敏和周将军吵了架。何书敏抓住周志新的身份大做文章,说周将军为了孙子的升迁故意夸大战况,把周志新塞进必胜的这场战役里,周将军是为了替自家孙子铺路抢夺军功。

    何书敏本来不会这么针对周将军的,谁让周将军两天前拒绝了他联姻的提议呢?不仅如此,周将军还当面嘲笑何书敏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然,周将军口中的“癞蛤蟆”就是何家的长孙女何晶晶,“天鹅肉”则是周将军的宝贝曾孙子周家胜。

    周将军毫不留情面的拒绝让何书敏心中怒火蓬勃,他家晶晶长的漂亮又可爱,又有他何书敏的光辉罩着,竟然被周将军说成了“癞蛤蟆”,这不是故意在打他脸吗?

    既然联姻不成,何书敏也不给周将军面子,在今天的会议,直接就攻击周将军的“徇私”行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