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何家

    周将军知道何书敏心里对自己不满,不过他才不在意。见何书敏说出的话带上了“人参公鸡”,周将军直接拍了台子站起身,中气十足地指着何书敏的鼻子,骂他是个目光短浅的”伪君子“。周将军现在身体棒棒哒,吵起架来声音洪亮气势十足。

    见周将军丝毫不给自己留情面,何书敏气了个倒仰,回骂周将军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真屠夫“。

    论起吵架,周将军还真没怕过任何人,尽管何书敏有“老狐狸”之称,可他周瑾瑜也不是吃素的,投笔从戎之前,周将军有育才书院才子之称!从军后,周将军身上的文气褪了不少,说话做事都比以前霸气了很多,不管是文斗还是武斗,两个何书敏加起来都不是周将军的对手。

    何书敏和周将军吵起来后,最后还是最高领导站出来劝的架。劝完架后,最高领导安慰何书敏,华夏军队的事由周将军全权负责,咱们这些老家伙就在京都等候周将军的吉报就好,不要去参合军务了。

    最高领导的言外之意把何书敏气的闷了口老血在胸口。感情只有他个人在这里蹦跶着反对周将军,他们几个人老家伙的意见早就已经统好了?他何书敏这是为了什么哟?他心意为日渐空虚的国库打算,目的不就是为了能让最高领导看到他的能力不容小觑吗?

    何书敏和周将军吵了架后,不仅没有能够在最高领导人面前破坏了周将军的形象,反而让领导觉得他何书敏心眼这件事带给何书敏的郁闷可想而知。

    何家的晚饭向比较晚,何书敏工作忙,通常会比般的工作人员迟两个小时下班。何书敏没有让秘书提前打电话回家的话,何家人般都会等何书敏回家才起吃晚饭。何家大家子人,能见何书敏的时间只有在晚饭的餐桌上了。

    何书敏的职务不低,是华夏目前的几个重要领导之。何家几个小辈,面对着自家肚子弯弯绕绕的老头子,还是很犯怵的。

    何家二儿三女,老大何伯谦,就是何晶晶的老爸。何伯谦是个厅级干部,只可惜他的单位是个清水衙门,文化厅,何书敏向没把他看在眼里。继妻曹玉梅,是曹云飞的小闺女。而曹云飞,地位和何书敏相当,也是华夏目前的几个重要领导之。

    不过,曹云飞虽然和何书敏是儿女亲家,但两人在政务上却是各行其事。今天的会议曹云飞也有资格参加,看见何书敏和周将军吵架,曹云飞不但没有帮何书敏说话,反而站起来支持周将军的观点。何书敏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回家后,面对着围上来嘘寒问暖的大儿媳曹玉梅,何书敏也没给她个好脸色,连带着看到曹爱梅的儿子何秋笙,何书敏也是脸的嫌弃。

    何秋笙今年才五岁,是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何秋笙年纪虽却聪明伶俐,见爷爷进门时乌黑的脸色和瞪他时锐利的眼神,小秋笙机灵地躲到了妈妈曹玉梅的身后。

    何晶晶回来后,何书敏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眼看着何书敏与何晶晶老小坐在沙发上聊的欢,羡慕死了在旁看的眼热的何家几个小辈们。

    何家的二儿子何伯远,目前担任着青山市市委书记的职务,妻子刘晓燕,是何伯远的大学同学。何伯远去了青山市工作后,刘晓燕也跟着去青山市第中学当了名教师,他们的儿女何玉笙与何莹莹,却留在了京都市。

    刘晓燕打算的好,她和何伯远都不在何书敏的身边,几年后,谁知道何书敏还记不记得他们这对下放的夫妇?对了,忘了说句,在何书敏的教诲里,何家上上下下都认为出了京都就是下放,就算是何伯远这次去青山市的职务提了半级,在何家人的眼中都是去了山旮旯。

    何玉笙今年十四岁,比何晶晶小岁,是朝阳中学初三的学生。何莹莹今年十二,是朝阳中学初的学生。两兄妹小小的肩膀上担负着刘晓燕对他们的寄托,刘晓燕走之前交代过,让兄妹俩多向堂姐何晶晶学学,最好能像何晶晶样使出浑身解数讨得何书敏的欢心。

    看着何书敏与何晶晶相处的样子,说实话,何玉笙与何莹莹在旁看的眼热,只是,他们俩都不敢凑过去。何玉笙和何莹莹都知道,堂姐何晶晶表面上看起来善良无害的样子,实际上,何晶晶心狠手辣,如果被何晶晶发现他们想抢夺她在何书敏面前的地位,肯定会下手对付他们的。

    “晶晶,你仔细想想,近来有没有看到什么片段?”何书敏笑眯眯地看着何晶晶,脸上片慈爱。

    何晶晶生母死的早,向会察言观色,张小嘴也甜甜的,很会哄何书敏开心。但是,这些都不是何书敏看重何晶晶的最主要原因,何书敏看重的,是何晶晶时不时会蹦出来的预警。

    十年前,何晶晶才五岁,就预言了华夏将会掀起片红色的海洋。何书敏半信半疑之下,避开了当时分头正劲的红色小将们,也避开了他前世被批斗下放的结局。

    路走来,何书敏根据何晶晶的语言,紧跟着最高领导的脚步,在特殊时期没有受到丝伤害。看着个个比自己还厉害的人物倒在那十年的风雨里,何书敏也感到万分庆幸。而这切,都是何晶晶带来的。

    从那时开始,何书敏碰到些疑而未决的事,都会去问问何晶晶。何晶晶的预言却是时有时无,尽管这样,也帮了何书敏不少忙。

    “片段?什么片段?”何晶晶禁不住有些傻眼。那特殊十年的大致走向,华夏经历过的任何个民众在二十年后还能记得清清楚楚的,何晶晶也不例外。如今何书敏句没头没脑的话,却让何晶晶犯了难。

    “哦,就是关于战争的。”何书敏提示了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