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冰冷

    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是一味为孩子着想的,何书敏就是如此。。: 。当他站的越高的时候,眼里看到的除了权势就是地位,心里权衡的除了利益还是利益,儿‘女’亲情已经很难打动他的心。

    何家的几个孩子,除了二儿子何伯远娶的是他大学同学之外,其他的一儿三‘女’,都被何书敏当成了联姻的工具。大儿子何伯谦,前头第一个妻子刘欣是个副市长的‘女’儿,当时何书敏的职务也不高,算是‘门’当户对。

    刘欣死时,何书敏已经在部委任职了,琢磨了两年后,何书敏看上了曹云飞的地位,才替何伯谦求娶了曹家的曹‘玉’梅。何书敏和曹家结亲,打的就是能和曹云飞互相呼应的主意。可惜曹云飞那人是个硬邦邦的倔驴,何书敏的盘算成了空。

    何书敏不能和曹云飞联手,曹‘玉’梅在何书敏的眼里就没有什么价值了。要不是曹‘玉’梅生了何秋笙,何书敏对曹‘玉’梅的态度还更冷淡一些。

    听何晶晶说了战争的后果不容乐观后,何书敏就放下了高高吊起的一颗心。不管怎样,军队的事都是周瑾瑜的责任,如果这次战争造成伤亡太大,相信周瑾瑜在领导面前的地位会下滑一大截。

    没错,要说整个京都,何书敏最忌妒的人是谁?这个人一定非周将军莫属。周将军凭着他的赫赫军功一直在华夏身居高位,不管哪个领导站在最高的位置,对周将军都是关爱中带着一点崇敬。周将军的地位,是何书敏自己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

    何书敏是靠着在特殊时期左右逢源才一路升上来的,他的实力没有周将军那么雄厚,因此迫切地想在领导人面前表现出他的能力。

    想起周将军面临的严峻战事,何书敏手里捧着一杯茶,坐在书房的摇椅上轻轻地摇晃着,嘴里不由得轻声哼起了一段京戏。要说何书敏有什么爱好?也就是闲暇时哼上这么几句了。红‘色’时期,何书敏的革命样板戏也唱的不错。

    何家书房的隔音很好,何书敏在里面不管做什么,外面都听不到半点动静。

    何书敏走后,何家的几个小辈陆陆续续下了饭桌,留下了一滩的狼藉给曹‘玉’梅处理。

    曹‘玉’梅指挥着几个‘女’佣收拾好饭桌和厨房后,才有空拖着疲累的身子,带着儿子何秋笙回到了二楼的卧室。

    坐在冷冰冰‘床’上,看着一室的清冷,曹‘玉’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何伯谦近段时间频繁出差,已经快半个月没回家了。没有何伯谦在家的日子,曹‘玉’梅觉得午时最强烈的阳光,也照‘射’不进这座带着点‘阴’森的大宅子。

    和周将军的宅院比起来,何书敏的这座宅子大了差不多一倍,只不过没有前后院,一进‘门’就是客厅。

    何书敏的宅院坐落在山边,占地有三百平方米左右,是一栋三层的建筑,四周是卧室,中间有着天井和回廊。

    近两年,曹‘玉’梅总觉得何家大宅里有点‘阴’森森的,不知道是她敏感还是怎的,曹‘玉’梅有时夜间下楼,总觉得暗中有双眼睛在偷窥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令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去外公家了。”何秋笙见到曹‘玉’梅满脸的疲累,有些心疼自己的妈妈。何秋笙觉得,和冷冰冰的自己家比起来,一团笑闹的曹家才是他喜欢的家庭模式。

    “秋笙,等爸爸回来再说,家里事多,妈妈走不开。”曹‘玉’梅苦笑。何家的事太繁琐,大到每天的菜式安排,小到检查佣人们有没有搞好卫生,都要曹‘玉’梅亲历亲为。如果不是心中对何伯谦的一片爱意,曹‘玉’梅估计她在何家一天都不想呆。

    曹‘玉’梅从小到大生活的环境充满了阳光和爱心,在曹家,曹云飞有空的时候和一帮孙子孙‘女’可以趴在地上一起玩弹珠。就算是曹云飞的年纪已经六十多了,‘性’格中还带着点天真和热忱。

    在曹云飞这样的大家长带领下,曹家的儿孙辈个个‘性’格开朗,曹家人要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直接就说出口就行了,不像何家,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前要想了又想,还要来上一大堆弯弯绕绕的前奏,绕的曹‘玉’梅头疼。

    曹‘玉’梅没有生下何秋笙之前,在何家受了不少气。何书敏的妻子早逝,说起来曹‘玉’梅这个长媳在何家应该有不多的地位。可是事实上,何家的事无大小都捏在何书敏的手里,何书敏的态度就是整个何家的风向标,包括何家佣人在内。

    曹‘玉’梅结婚几年生不出孩子,何书敏虽说没有开口骂曹‘玉’梅,但他每天见到曹‘玉’梅时冰冷的眼光和视而不见的行为,无时无刻不在向何家的其他人释放一个信号:何书敏不喜欢曹‘玉’梅这个儿媳‘妇’。

    在何书敏的带动下,何家就连小辈何‘玉’笙和何莹莹两兄妹也没怎么看的起曹‘玉’梅,更不用说何晶晶了。还有曹家几个外嫁的姑‘奶’‘奶’,回到娘家一个个对曹‘玉’梅这个“下不出蛋的母‘鸡’”横挑鼻子竖挑眼。

    再美好的爱情也会被生活消磨殆尽你,曹‘玉’梅靠着对何伯谦的爱一天天的在何家熬着日子,六年前,曹‘玉’梅甚至想过离开何伯谦。何家长媳的担子,让曹‘玉’梅压的喘不过气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曹‘玉’梅也曾扪心自问,她为了一份飘渺的爱情丧失了自我丧失了自尊,到底值不值得?

    不久后,曹‘玉’梅怀孕了,才把离婚的念头从脑子里驱逐了出去。为了孩子,为了她小家庭的幸福,这些年来,曹‘玉’梅一个京都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没有出去找一份体面的工神作书吧,日复一日地在曹家做着管家应该做的事。

    如果能让何秋笙自己选择的话,何秋笙肯定选择在曹家生活,也不愿意回到冷冰冰的何家。

    何秋笙虽然小,对妈妈在何家的地位却深有感触。小‘玉’笙心疼妈妈,却也没有丝毫办法。他也曾偷偷地对爸爸说,让妈妈陪自己去游乐场玩一天。

    结果呢?何秋笙如愿的跟着曹‘玉’梅去游乐场玩了一天,后果却出乎小秋笙所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