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功法

    小玉知道周园园是个修仙小白,只好详细介绍“主人,您自己内视一下识海,彩虹桥上有一颗颗小小的红色颗粒,分别是锻神诀的入门功法,您只要想着言咒两个字,功法自会在您面前闪现。”

    啊?还有这么强大的功能?点播?

    周园园刚才还想着彩虹桥上的颗粒那么多,还不知道该怎么找到功法,没想到小玉马上就给介绍了这么强大的功能。

    “主人,彩虹桥上七个颜色的颗粒,各有各的用处,红色的是入门功法,橙色的是初级功法,红绿青蓝紫分别各进一级,主人有了天地元气的滋润,学什么都能事半功倍。”小玉心急,恨不得自家主人能马上学会各项功法,而它的实力……可是跟着主人的提升而提升的哦。

    虽然不知道小玉说的话里面有几分真实性,不过,此时的周园园根本没有其它办法可想,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内视自己的识海。

    澄净蔚蓝的海面一望无垠,有一座彩虹桥连接着海底和天际,周园园化身为一个比自己的原形小了几十倍的小小人儿,正站在海边看风景。如果不是知道这个地方就是自己的识海,周园园差点以为这里是哪个有名的风景胜地。

    一股**白色的气息从海底窜上来,绕着彩虹桥直打圈圈,一忽儿直奔天际,一忽儿又从天际那头旋绕着直奔海底。

    白气似乎感觉到了周园园的到来,停顿在了彩虹桥的中间。

    周园园好奇地盯着白气看了一会儿,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停下来。

    “主人,我是小玉。”白气化成一只小狗的模样,甩着尾巴和周园园打招呼。白色的小狗虽然只是个形状,却有着圆滚滚的身子和蓬松的样子,萌的周园园只流口水。

    “原来小玉是一只小狗啊?”周园园觉得好奇怪,自己的脑子里面住着一只白色的小狗?想想都觉得搞笑。

    “小玉不是小狗啦!小玉是玉灵。”白气听到周园园这样说,有点不高兴了,它只是想着女孩子都喜欢小动物,才变成了小狗的模样讨主人的欢心。哼!想它堂堂玉灵怎么会和小狗这么低级的生物想提并论呢?

    小玉一生气,模样就变来变去,一忽儿变成了一只小鸟的模样,一忽儿又化成了一朵昙花的模样,一忽儿又变成了一只花猫……

    “原来小玉可以想变成怎样就怎样呀?小玉真厉害!”周园园点了点头,觉得大开眼界。

    看到小玉的本体后,周园园已经有了一丝明悟,看来,这些**白色的气息就是小玉的本体,果然不愧小玉的玉灵之名。

    “主人,一会儿麻烦您把玉牌放进那个养神木做的木匣子里,等玉牌在里面休养个十年八年,小玉才能回到玉牌里面。现在,暂时让小玉住在您的识海里,好不好?”小玉变成的那只小猫睁着圆溜溜的大眼,请求着。

    原来那是就养神木啊!周园园之前觉得木匣子的材质有些奇怪,现在听到小玉说出养神木这三个字,瞬间觉得这才配的上木匣子那个矜贵的外表。

    周园园点了点头,迈步走近彩虹桥。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颜色的彩虹桥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周园园走近一看,每个颜色的虹条全部由一颗颗拇指粗细的菱形晶体组成,菱形和菱形的切面之间堆砌的没有一丝缝隙,整座桥就像一整块的晶体一般。

    周园园在脑子里照小玉教的法子,想着:言咒。

    一颗红色的晶石从彩虹桥上缓缓升起,朝着周园园的方向飞了过来。

    红晶石如同一片羽毛般飞到周园园面前,缓缓地贴在了周园园的前额上。

    周园园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大段图形,正是言咒的手势图。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修炼出神识的缘故,周园园只看了一眼,就把那些手势记在了脑海里。

    红晶石等周园园记完后,又缓缓地飞回了彩虹桥上,落在它原先离开的位置上。

    屈中指,快速弹三下,言咒生效。屈小指,弹一下,言咒解除······

    周园园一时间玩的不亦乐乎。

    厨房里,赵芸香已经做好了满满当当一大桌菜,正想扬声喊大家吃饭,从窗口看出去,赵庆山还是站在原地一动没有动。赵庆山的房门紧闭,里面悄无声息,很显然,周园园还在房间里面。

    赵芸香的呼叫声到了嘴边又吞回了肚子里,她静悄悄地走到赵庆山身边,轻轻说了句:“爸,饭做好了。”

    赵庆山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赵芸香见状,只好静静地回到了厨房。看她爸的架势,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还好那些菜赵芸香都放在蒸笼里用温水温着,要不然这大冬天的,摆到外面没一会儿就冻得冰凉了。

    周园园在房间里摆弄手势,浑不知外面时光的流逝。

    赵庆山等了半个小时后,让赵芸香把每样菜都用小碟子夹了一碟出来,准备拜祭赵妈妈。

    赵妈妈吴宝莲死的早,逢年过节,赵庆山都会在堂屋里为赵妈妈单独摆上几个小菜,自己在一旁喃喃念叨几句,说说家庭成员一年里的经历,其中说的最多的就是赵国辉和赵芸香两个孩子的事。

    今天是大年三十,赵庆山也一样要先祭拜吴宝莲。

    房间里,周园园被桌上木匣子的轻微震动惊醒了。

    看看天色,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主人,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养神木里的残魂要被您的威压打散了。”小玉惊呼了一声。

    “啊?什么残魂?”周园园不解。

    ”来不及了,主人快走,一会儿小玉再告诉您是怎么一回事。“小玉的语气很焦急。

    周园园见状,转身就跑。

    赵庆山点燃了线香,正在拜祭的时候,房门突然间打开了。

    周园园匆匆叫了一声:“外公,我先去洗个澡。”还没等赵庆山反应过来,一个身影刷的一身掠了过去。

    这时,如果周园园在这里,可以看到桌面上的那个木匣子里,冒出了一阵淡淡的白烟。白烟很淡很淡,就像是空气一般,差不多透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