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回家

    青山市,市委家属大院,文家。

    今天是大年三十,文玉龙夫妇昨天一早的火车,带着孩子们,今天一早才到青山市。

    说来也巧,文玉龙一家子到家的时候,文梓青刚走不久。

    文屹然知道赵庆山归心似箭。赵庆山为了他在青山市一住就是十来天,总不能让庆山兄弟为了他赶不上和家里人吃团年饭。

    文屹然第一次为了私事打电话给儿子文玉祥,让他安排了一辆车,今天一早把赵庆山和文梓青送回赵家沟。

    伍秀丽一进门,没看见文梓青也没看见婆婆冯雪莹,又见家里的家政阿姨是个生面孔,心里不由的有些奇怪。不过,伍秀丽一直是个小心谨慎的人,见到文屹然家里的这些变化,她只是暗暗记在心里,等以后慢慢再了解。

    文梓秋却不一样。在n市,文梓秋很得文玉龙的欢心,加上她是个女孩子,很多人看在文玉龙的面子上,对文梓秋宽容有加。

    看见文玉龙一家人回来,文屹然有些高兴。正好他要出门散步,就站在客厅里等文玉龙进门。

    “爷爷,我好想你了。”文梓秋一看见文屹然,一个健步就冲了上来,想抱住文屹然撒个娇。

    文梓秋明白,在文家,最有权威的是文屹然,能做主的也只有文屹然。文屹然赞同的事,文家没有人会反对。相反,文屹然反对的事,文家也没有一个人敢赞同。

    这些年来,文梓秋仗着自己脸皮厚,嘴巴甜,可没少往文屹然身边凑。文屹然看在儿子的面上,又见文梓秋生的乖巧。对伍秀丽的态度也好了一两分。

    “文梓秋,不要乱冲乱撞,爷爷生病刚好,可禁不起撞。”这两天放假后,文玉伦一直在文屹然身边照顾着,知道文屹然此时的身体可禁不起文梓秋这一撞。文玉伦也不客气,身子一横挡住了文梓秋的来势后,直接就说了出来。

    “爸爸,我不知道······”文梓秋心里气的半死,却不敢说小叔文玉伦的不是。文玉伦一直呆在青山市,在爷爷跟前的受宠程度,可不是他们这些个一年回来一两趟的人能比的。

    “爸,您生病了?生的什么病?好点了没?怎么不打电话到n市来?”文玉龙一听到文屹然生了病,神情不自禁地紧张了起来,一张口就是一连串的问候,反而忽视了一旁向他撒娇的女儿。

    “爸,您可要注意身体啊!”伍秀丽也是一脸的关切。在文家,有文屹然顶着,替文玉龙省了不少事。文玉龙这人做事一根筋,如果不是文屹然的关系,说不定已经得罪了一大批人。伍秀丽心中巴不得文屹然活的好好的,能替他们的小家遮风挡雨。

    “爷爷,您没事吧?”文梓云没想那么多,他一直崇拜爷爷文屹然,崇拜文屹然上过战场,崇拜文屹然做事公正,崇拜文屹然坚韧不拔的品格……文屹然在文梓云心中像是一座巍峨的高山。

    “没事,已经好多了。”文屹然不想谈自己的病。他这次住院,真实的原因说起来太丢人,说冯雪莹乱喝醋把他气进了医院?说他两夫妻太蠢被一个小女孩算计?不管哪一样,都是不能说的。

    “那就好,那就好。”文玉龙松了一口气。文家几个孩子中,文玉龙离家最远,平时忙着工作忙着自己的小家,对父母的关心一年也只有过年时的一趟探视。

    看着文屹然斑白的头发,文玉龙第一次发现,在他心中如同一座巍峨高山般的父亲,原来已经老了。

    “玉龙,你们的行李自己归置一下,王阿姨这几天有点忙,还没来得及收拾你们住的那间房。”文屹然看见儿子媳妇大包小包的,眉头微微有些皱了起来。

    这几天,因为冯雪莹的病倒,文家忙的人仰马翻。还好有王阿姨和二儿媳帮忙,生活才不会变的一团糟。不过一个人的精力有限,王阿姨每天要另外做冯雪莹的病号餐,又要送饭去医院,每天忙的团团转,自然没有时间替伍秀丽收拾房间。

    文玉龙一家人以前都是住三楼,三楼有两间空房,就算是文玉龙他们不在青山市,都一直空着等他们回来住的。刘阿姨在的时候,隔一天会进去打扫一次。刘阿姨走后这几天,王阿姨忙不过来,才没有顾得上收拾。实际上,那两间房也干净的,伍秀丽只要自己铺**单,缝一下棉被就好。

    这个时候还没有被套,棉被是在棉胎外包上一层布,然后用针缝起来。会缝棉被的主妇穿针引线,一床棉被大概要花半个多小时就能缝好。手工活不好的主妇就比较麻烦一点,一床棉被弄个两三个小时也是有的。

    偏偏伍秀丽的厨艺还好,手工活却拿不出手。在n市的时候,伍秀丽每次拆洗完被子后,都要叫一两个人帮忙缝一下棉被。大院里住的军嫂们,自家男人的级别都比文玉龙低,伍秀丽叫人帮忙缝被子,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捧场的,因此,这么多年来,伍秀丽还没为被子的事烦心过。

    文屹然交代了这些话后,被文玉伦扶着出门散步去了。赵庆山临走的时候可是说了,文屹然的病,平时除了要吃清淡点,还要多走动才能康复的快。今天是大年三十,文屹然打算和文玉伦走着去人民医院看看自家老婆子。

    冯雪莹一天天日渐憔悴,文屹然的心里也不好受。文屹然打过电话给叔叔文惊涛,让文惊涛帮忙找找有没有医治疑难杂症的神医圣手。要不然,冯雪莹这么一天天憔悴下去,什么时候那口气上不来,也就完了。

    文屹然忧心重重。他家老太婆,虽说这两年不着调了一点,但是少年夫妻老来伴,文屹然还是希望冯雪莹能好好的。年轻的时候,老婆子跟着他也吃了不少苦。眼看着现在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文屹然当然希望能和冯雪莹携手共度一生。

    文屹然和文玉伦出门后,伍秀丽才拉下了脸。这一年难得回一次家,还什么事都需要自己做,他们还回来干嘛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