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阿姨

    王阿姨还以为文玉龙一家人是回来探病的,没想到文书记夫妇俩生病这么久了,他们还不知道。这做儿子和儿媳做的哟~!心可真大,一点都不关心老人的日常情况。王阿姨暗自吐槽。

    “玉龙,出事了,你快下来一下。”伍秀丽朝楼上扬声呼唤了一声,声音里满满都是惊慌。

    “出什么事了?”文玉龙在楼上听到伍秀丽的呼唤,放下手里正在收拾的衣物,几步就从楼上冲了下来。

    “爸爸,奶奶生病了,躺在医院里呢!怎么办?呜呜呜······”文梓秋抢在伍秀丽前面说了冯雪莹的情况,说完后还不忘抬手擦了擦眼角边不存在的眼泪。

    文梓秋一点都不喜欢冯雪莹,正是冯雪莹,才让那人一直活在这个世上,成为了压住她和哥哥一头的大哥。呸!一个小哑巴,他也配?

    “什么?秀丽,你听谁说的?是真的吗?爸刚才都没说。”文玉龙大惊失色,没有注意到女儿的装模作样,还以为文梓秋真的是为奶奶伤心。

    今年是怎么了?流年不利?一回家才知道文屹然生病刚好,现在又说冯雪莹还躺在医院里。文玉龙的心提的高高的,他是文家的长子,从小到大,文屹然和冯雪莹对他比对两个弟弟看重几分。猛然间听到爸妈身体不好的消息,文玉龙心底的焦躁可想而知。

    “家政阿姨说的,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伍秀丽柔声劝说着文玉龙:“玉龙,别着急,刚进门的时候爸爸没说这些,想来妈的病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伍秀丽在文玉龙面前,一直表现的得体而又贤惠。这些年来,伍秀丽在家除了带孩子,剩下的时间都用在揣摩文玉龙的脾气上了,此时几句话说出来,文玉龙的脸色果然好了几分。

    厨房里的王阿姨听着伍秀丽的话,心里的懊恼可想而知。冯雪莹住院的事,文屹然没有和孩子们说,反而由她这个家政阿姨的嘴里说出来了。不管怎样,文家人对她的印象肯定坏了几分。没想到文书记的大儿媳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上眼药的功力倒是深厚的很。

    王阿姨再不高兴,此时也不知道该不该站出来解释几句。解释了,说不定文玉龙不信,反而还觉得她别有用心,在背后嚼主家的舌头。不解释,也不知道文玉龙会怎么看她?

    算了算了!爱怎样就怎样吧!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家政工人,能做多久算多久吧!

    王阿姨此时刚弄好带去医院的早餐,装在保温桶里,用一个篮子装着拎了出来。事情还很多,她没有那个闲工夫在这里陪伍秀丽猜东猜西的。

    “阿姨,这些是要送早餐到医院去的吗?”文玉龙见王阿姨走到门边,正想换鞋子,赶紧问了句。

    “领导,是的,我去医院送饭。”王阿姨站起身,回答了一句。王阿姨刚来文家一两天,除了文屹然,文家的其他人也不认识。不过,文玉龙虽然穿着一身便装,看那料子的颜色和款式,王阿姨猜测文玉龙应该是部队里的军官。反正“领导”这个称呼,对文玉龙来说应该没错。

    伍秀丽此时见王阿姨在文玉龙面前一副恭敬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解气。看来,这个家政阿姨也不蠢,知道有些人是她不能得罪的。他们家玉龙,可是南部军区的副司令员呢!

    “阿姨,叫我玉龙就好了。我刚好要去医院,这些东西,我送过去吧!家里忙,你辛苦了。”文玉龙虽然在部队里职位高,为人却很谦虚,见王阿姨五十来岁的年纪了,看起来比文玉龙还大一些,又是在家里,总不能让她一口一个“领导”地叫着。

    再说了,这里是文屹然他们的家,文玉龙再怎么威风,也不可能到爸妈的家里来为难一个家政工人。父母这段时间生病,文玉龙想想也明白王阿姨的忙碌。现在他们一家人回来了,能帮上忙的地方,肯定要尽一把力。

    “领导,这可不敢,如果您不介意,我称呼您为文同志吧!”王阿姨见文玉龙的态度和蔼,高高提起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没想到文书记的大儿媳妇不怎样,大儿子却平易近人,看来,都是文书记他们教的好啊!

    伍秀丽不知道王阿姨这么看她,要不然准被气个半死。在n市的军区家属院里,谁不说她伍秀丽为人好,待人真诚?

    这时的伍秀丽,选择性的忘记了,在n市的军区家属院,住的人都是文玉龙的下属和他们的家人,有谁会那么不开眼,当着伍秀丽的面说她的不是?

    文玉龙不知道王阿姨心里的感慨,接过王阿姨手里的篮子,穿上鞋子就走了。听到冯雪莹住院的消息,文玉龙的心都快飞到医院去了,他不去看上一眼,肯定不安心。

    伍秀丽和文梓秋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跟上去,还是留在家里继续收拾房间。

    楼上的文梓云,此时正好奇地看着文梓青的房间,并没有听到伍秀丽的喊话。

    毕竟,文梓云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身上的天真还未被生活磨灭。从记事以来,文梓云就知道他们兄妹俩还有一个哥哥,比他们大四岁,一直住在爷爷奶奶身边。

    这些年来,文梓青没有去过n市,文玉龙工作忙,想着孩子由父母帮忙照顾,他很放心,只顾着让伍秀丽每个月给青山市这边打钱,自己对文梓青却没有什么关注。

    文梓云只记得每年过年来青山市的时候,文梓青每次都是冷着脸。就算是文玉龙问他什么,文梓青也是抿着嘴不说话。文梓云对文梓青很好奇,只要来青山市,就想着办法往文梓青身边凑。

    此时,文梓云已经推开了文梓青的房门,房间里空无一人,就连床上都是空荡荡的,没有床单也没有棉被。看来,文梓青已经很久没在这间房里睡觉了。

    文梓云突然间很想住进这间房。他很想看看他那个经常面无表情的大哥,看到自己住了他的房间后会有什么反应?

    文梓云关上门,兴致勃勃地从柜子里翻出床单,自己铺起床来。正因为关着门,脑子里又有着出乎意料的兴奋,文梓云根本没听到楼下的动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