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三章 刁钻

    “妈妈,爸爸连早饭都没吃呢!我们还是吃了早饭,再去医院看奶奶吧!时间还早,奶奶说不定还在睡觉呢!我们迟点去,还可以顺便把爸爸的早饭也带去医院。”文梓秋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心里的话。

    文梓秋知道她妈伍秀丽这个人,每天不管做什么事或是说什么话,都是看着文玉龙来的。文梓秋知道她此时不出声,伍秀丽肯定追着文玉龙的背影去医院了。昨晚坐了一夜的火车,文梓秋已经很累了。现在饿着肚子去医院?她不要啊!

    也对!玉龙刚才没喊他们一起走,说不定就是想让她们留在家里收拾房间呢。伍秀丽想了想,扬声问厨房里的王阿姨:“阿姨,早餐做好了吗?赶紧端上来,我们吃了一会儿去医院。”

    作为儿媳妇,知道婆婆住院,肯定要抓紧时间去医院探望。等收拾完房间再去医院,伍秀丽怕被人说闲话。不过,拿收拾房间做借口,迟一点去医院,伍秀丽自认还是能忽悠住文玉龙的。

    这些年来,伍秀丽已经习惯了看文玉龙的脸色行事。文玉龙这么担心冯雪莹,伍秀丽就算心底对冯雪莹有什么意见,也不能让文玉龙发现。

    王阿姨听了伍秀丽的吩咐,没有作声,只是快手快脚地装了两碗稀粥,夹了一盘子热气腾腾的馒头,弄了一碟小咸菜端了过来。

    “妈妈,怎么才两份早餐啊?哥哥还在楼上没吃呢!”文梓秋一看早餐的菜式是一碟子小咸菜,脸上的不快就摆了出来,借口王阿姨摆少了一个人的早餐,发起了脾气。

    在n市,伍秀丽每天的早餐不是包子豆浆就是饺子面条之类的,文梓秋已经吃习惯了。眼见着王阿姨拿稀粥馒头来招呼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文梓秋觉得心里委屈极了。

    妈妈不是一直说爷爷的级别很高吗?级别高就代表着工资高呀!还有奶奶冯雪莹,还是个教育局的领导呢!爷爷奶奶都不差钱,王阿姨不给他们这些“客人”另做好吃的,分明就是打击报复。

    文梓秋问都没问,直接在心里给王阿姨定了罪。实际上,王阿姨真的是被冤枉了。

    文屹然一辈子就喜欢吃肉,在文屹然生病之前,文家的早餐除了馒头包子煎蛋或者就是肉片面条之类的。文屹然生病后,胡中良和赵庆山都说了,老年人的饮食要吃的清淡一点,特别是早餐,最好吃稀粥馒头,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按照赵庆山的吩咐,文家的早餐这些天连肉包子也禁止了。

    文屹然不喜欢吃稀粥,但是为了身体着想,只好一直吃稀粥馒头。为了看着不眼馋,文屹然吩咐王阿姨每天早餐就做稀粥馒头,有肉的就连包子也不要做出来让他馋了。

    王阿姨也是忙昏了头,没想起问问伍秀丽她们要吃什么早餐。所以伍秀丽一催,王阿姨直接就把稀粥馒头给端了上来。听到文梓秋发脾气,王阿姨愣了愣,随即满脸笑容地说:“不好意思,刚才我在厨房,不清楚你们回来几个人。这样吧!我再拿多一份,你们喊一下楼上的那位小同志下来吃早餐,好吗?”

    文梓秋见王阿姨只知道道歉,并没有说要替她去重做一份早餐,心里甭提有多委屈了。

    文梓秋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竖着眉毛站起来骂道:“你怎么做事的呀?这么大个人,连个眼力劲儿都没,喊人吃饭有多难?自己跑楼上一趟不就行了?懒的要死,活该你只能做保姆。”

    伍秀丽在一旁没有作声,她还记恨着王阿姨刚才不帮她缝被子的事,见女儿出声呵斥王阿姨,伍秀丽只觉得心中一阵舒爽。还是她家梓秋懂事,知道心疼妈妈,替妈妈出气了。

    王阿姨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指着鼻子骂,整个人气的直发抖。她做保姆怎么了?伟人还说过“职业不分贵贱”这句话呢!她王淑芬凭自己的双手,靠劳动吃饭,怎么在这个刁钻的小女孩口里,成了什么下贱的人了吗?

    “妹妹,你怎么这么没礼貌?赶快和阿姨道歉。”文梓云刚好走出房门,听到文梓秋尖锐的话语声,赶紧三步两步地跑下楼来。妹妹的性子有些刁钻,在自己家里倒还罢了,到了爷爷家还这样挑三拣四的,不被爷爷训一顿才怪。

    “凭什么要我道歉?是她自己没把事情做好,哥哥你怎么还骂我?”文梓秋不高兴了。她这才找回一点点文家小主人的派头,哥哥怎么就拦住自己了呢?

    “梓秋,阿姨是长辈,你不能用这样的口气和一个长辈说话。”文梓云耐心地劝说着妹妹。一年难得一次来爷爷家,妹妹可不要被爷爷嫌弃了才好。爷爷是位老革命,最见不得妹妹这样鄙视劳动人民的作派。

    “长辈?她算哪门子的长辈?”文梓秋见文梓云一直为王阿姨说话,性子里的执拗一上来,说出口的话更难听了。

    “梓云,你这随便认长辈的做派真的要不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文家这么容易就能攀上关系呢!”伍秀丽一开口,就压制了文梓云的说法,变相地承认文梓秋说的话并没有错。

    王阿姨快气死了。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大过年的牺牲了自己的休假,跑到文家自找苦吃,还要被一个小女孩指着鼻子骂,她这张老脸都快羞死了。

    算了算了,这文家的小辈一个比一个厉害,她还是早点抽身为妙,免得落到前任刘阿姨那样的下场。家政阿姨被辞退后,名声可不好听。

    王阿姨打定主意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反驳了过去:“我只是一个保姆,确实当不起长辈这个称呼。这几天有点累,我的腰疼病又犯了。麻烦领导和文书记说一下,我回家休息几天。”

    王阿姨说完后,看也不看伍秀丽母女俩青白交加的脸,解下身上的围裙挂在厨房的墙壁上,拿上自己的东西,开门,走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