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周希

    王阿姨就这样走了?伍秀丽母女俩这下傻眼了。

    没想到王阿姨的气性这么大,这才说她几句,就撩开手不干了?是这个世界变得太快,她们跟不上时代了吗?还是这个王阿姨特别有背景,连文家的帐也不买?

    伍秀丽张了张口,想埋怨女儿几句,想起在一旁的儿子,伍秀丽的话又吞回来肚子里。刚才发生的事,全被梓云看在了眼里,此时她如果开口斥责文梓秋,说不定两个孩子都会和她离了心。

    再说了,伍秀丽更担心的是王阿姨走后,家里的事情一大滩,等会文屹然和文玉龙回家,会不会发火?

    文梓秋见王阿姨干脆利落的走人,心里有些无措。毕竟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骂王阿姨的那些话,文梓秋根本没过自己的脑子,怎么爽快就怎么说。

    没想到这个王阿姨看着笑眯眯的,脾气却不大好。文梓秋此时的心中也有一丝懊悔。王阿姨就这么离去,回头爷爷文屹然肯定要问是怎么一回事。她这些年来在爷爷面前表现出来的乖巧不是全部白费了?

    伍秀丽和文梓秋各自想着心事,也顾不上挑食了,拿起筷子夹起盘子里的馒头就往嘴里塞。

    文梓云更是无语,自己去厨房装了一碗稀粥,端上桌后就快速地吃了起来。文梓云都不明白他妈和妹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才进爷爷家,就把爷爷的家政阿姨给气走了。回头爷爷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十几分钟后,伍秀丽母子三人手上拎了一些罐头之类的礼品,已经站在了市委家属大院的门外。伍秀丽坚持要带孩子们先去医院看冯雪莹,回来再收拾家务,两个小的只好陪着伍秀丽踏上了去人民医院的路。

    青山市人民医院,文屹然和文玉伦刚走到住院部门口,就被胡中良派来找他的人给截住了。

    胡中良这几天可差点急坏了。冯雪莹送进医院后,不断地苍老不断地消瘦,胡中良替她把了脉,气血两虚,其它的,不管是照x光还是验血,都没查出冯雪莹有什么毛病。

    冯雪莹的精神很差,每天除了吃饭和上洗手间外,冯雪莹就是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胡中良替冯雪莹打了葡萄糖之类的营养针,效果稍稍好一点。昨天冯雪莹的精神好了些,可以单独下地走上几步。不过,情况并不乐观,冯雪莹独自上完洗手间后,看见镜子里的人影,吓的她放声尖叫。

    冯雪莹是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的这么难看,脸色白中带青,最重要的是满脸皱纹。

    年轻的时候,冯雪莹是美貌的,她的美貌给她自己带来了自信和骄傲。年过五十,冯雪莹也一直很注意自己的形象。镜子里那个狼狈的样子,让冯雪莹直接气的晕了过去。

    医院里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胡中良了解到冯雪莹晕倒前的表现后,替她打了一针镇定剂。胡中良亲眼看见冯雪莹这几天前后的变化,虽然不喜欢冯雪莹的为人,胡中良也替冯雪莹惋惜。

    文屹然在冯雪莹送进医院的当天就打了电话去京都,让叔叔文惊涛帮忙找找有没有什么奇人异士,过来帮冯雪莹看看。冯雪莹的病连胡中良都没办法,文屹然不得不早做打算。

    文屹然虽然不信神不信佛,但是,冯雪莹的情况却由不得他不往这些地方想。

    胡中良找文屹然,是因为文惊涛找的人到了青山市。那人一下火车,连文家都没有去,直接跑人民医院这边来了。

    胡中良是冯雪莹的主治医生,肯定不能让一个陌生人替冯雪莹看病。上次赵庆山是个例外,赵庆山的医术胡中良曾经亲眼见过,而这个陌生人,是什么人胡中良都不清楚,肯定不会放他进病房。

    陌生人见胡中良拦住他,也不在意,到胡中良的办公室坐了下来,然后毫不客气地让胡中良派人去文家找人。陌生人说他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后见不到文屹然,他就回京都了。

    胡中良被陌生人气了个半死,却也不敢耽搁文屹然的事,只好派了几个人到处找文屹然。刚好文屹然来医院,就这么被人拦住请到了胡中良的办公室。

    文屹然走进胡中良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一个六十多岁,头发斑白的老人正坐在胡中良的专用椅子上,胡中良站在一边,敢怒不敢言。

    “文书记,久仰大名。”老人看见文屹然,从椅子上站起身,伸出一只手掌和文屹然握了握手。

    “你是······周管家?”文屹然认出了老人的身份,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如果此时周志新和周园园在这里,可以认出这个老人和他们在三合镇有过一面之缘。周园园当时看见老人鬼鬼祟祟在跟踪周志新,还把他给打晕了放在墙角边。

    周管家的本名当然不叫周管家,而是叫周希。不过,认识周希的人一般都不会称呼周希的本名,而是叫他周管家。

    周管家是华夏朝军中现在的最高统帅周将军的手下。据传,周希年幼时被父母卖给了周家,当了周将军的伴读小厮。外敌入侵华夏的时候,周将军弃笔从戎,周希也一直陪伴在周将军身边。

    华夏建国后,以周希的战功,完全可以担任国家重要部门的任何职位,周希不肯,从他做周将军小厮的那天起,周希就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周将军,他宁愿替周将军做管家,打理周家事务。

    在京都,有地位的人很少有不认识周希的。特别是近年来,周将军的身体不好,周家的很多事都是周希出面料理的。可以说,在京都,周希就代表着周将军的脸面。

    “是,我是周希。”周管家见文屹然认出自己,也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

    周希年轻时有过奇遇,冯雪莹的病情,他或许有办法缓解。

    这次的事,要不是文惊涛亲自致电周将军,周希又恰好在几十年前见过冯雪莹这样特殊的“病”况,他是不会过来的。冯雪莹的“病”,治疗一次,对周希来说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