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六章 被咒

    王秋燕看见文玉龙脸上神色的变化,大概猜到了他心里的疑惑,解释着说:”医生说了,妈身体里面的营养不够,一天三餐最好吃一些高蛋白高脂肪的食物。这几天,妈一直嚷嚷着肚子饿,这些饭菜,也只能顶一个多小时而已。“

    文玉龙愕然。

    从小到大,除了文屹然被审查的一段特殊的日子里,文家还真没缺过吃的。有文惊涛在,文屹然的审查也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就结束了,所以说,冯雪莹嫁给文屹然后的日子一直是富裕而又安详的。只有她不想吃的东西,还没有多吃不饱的时候,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营养不够?

    王秋燕说完那句话后,也没有再说什么。毕竟,冯雪莹的病因医院里都查不出来,她是儿媳妇,平时冯雪莹待她的态度就是不冷不热的。为了婆媳关系着想,王秋燕也不方便对文玉龙说些什么猜测的话语。

    胡中良一行人来到病房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冯雪莹吃完几大碟食物后,刚刚打了个满意的饱嗝。

    ”咳咳咳······“文屹然被自家老婆子这个彪悍的动作吃了一惊,口水直接呛到气管里去了。这么些年来,冯雪莹做什么事都是慢条斯理的,吃饭轻嚼慢咽,走路慢条斯理,说话细声细语,吃完饭后打饱嗝这样“粗鲁“的行为,在以前的冯雪莹身上,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冯雪莹这辈子第一次的歇斯底里,也就是昨晚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容颜的改变。不过那也怪不得她,换成任何一个人,也会被自己几天之中这么大的变化吓到的。

    ”老文,你来了。“冯雪莹看见文屹然,心里高兴,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文屹然恢复健康,是冯雪莹一直盼望着的事。此时见文屹然没拄拐杖,也不用人扶,走路的姿势虽然慢了点,但也算是正常,让冯雪莹心里松了一口气。

    在文家,文屹然就是一座大山,文屹然病倒的那些日子,冯雪莹的心里一直自责。

    冯雪莹脸上的皮肤有些空荡荡的,皱纹比昨天又加深了些,她这一笑,脸上的皮肤直接皱成了一团,像是一朵盛开的干菊花一般,让人不忍直视。

    ”嗯,你好点没?“文屹然走上前一步,抓住冯雪莹的手,说:”雪莹,叔叔找了周希同志过来替你治病,你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老文,我没病,我只是觉得好饿。“冯雪莹老老实实地对文屹然说出心里的感受:”老文,我觉得肚子里老是空荡荡的,怎么吃也吃不饱。“

    冯雪莹此时说话间的神态,就像她平时和文屹然撒娇一样。这样的神态,年轻女子做出来肯定会赏心悦目,此时状如老媪的冯雪莹做出来,却让人不忍直视。

    但是,在文屹然的脸上,满满都是温柔,似乎冯雪莹就如同几十年前一样,还是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姑娘。

    ”好,好,一会儿叫王阿姨做多点食物过来给你吃。“文屹然伸出手拍了拍冯雪莹的手背,宠溺地承诺了一句。

    见文屹然两夫妻说着话,一旁的几个人都没有作声,怕打扰到他们。看着文屹然和冯雪莹此时的情景,大伙儿心中不由得闪现出”相濡以沫“四个字。

    周希进门后,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冯雪莹看。

    看着冯雪莹的状况,听着冯雪莹说的话,周希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见文屹然和冯雪莹的对话告一段落,周希指着文玉龙,说:”除了他,别的人都出去吧!“

    文屹然愣了愣,随即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照着周希的吩咐去做。

    一时间,塞的满满当当的病房里,只剩下冯雪莹,文玉龙和周希三人。

    不知周希使了什么手段,他走近病床的时候,抬手在冯雪莹的脸庞上凌空抚过,冯雪莹马上陷入了昏迷中。

    周希直起身子,还没等文玉龙说什么,偏过头对文玉龙说:”文副司令,接下来的事,可能有点超出你的想象力,要借你的鲜血用一用,不知你愿不愿意?“

    如果不是文玉龙身上有着浩然正气,他的血对解开冯雪莹身上的咒念有特殊的作用,周希肯定不会让文玉龙留下的。本来文屹然的血也可以,但是文屹然大病初愈,周希就打消了让文屹然帮忙的念头。

    ”请问您想干什么?“文玉龙的眼里带着一丝警惕。周希是由文屹然亲自陪同过来的,照理说文玉龙不应该这么问,但是,治病要用鲜血吗?文玉龙觉得自己应该问个清楚。

    ”我是周希,是文惊涛请我过来替文夫人治病的。“周希废话不说,直接把文惊涛这尊大神给搬了出来。

    周希?文玉龙一直在n市,对周希的本名并不熟悉,但是,他听到周希语气里满满的自信,和周希提到文惊涛时的语气,文玉龙直觉周希应该是个可靠的人。

    ”行,您说怎么办吧!“文玉龙点了点头。

    ”文夫人这个病,其实不是病,我四十年前见过和她这样症状的人。“周希淡淡地解释了一句后,走到床边,翻了翻冯雪莹的上眼皮。

    冯雪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周希看着冯雪莹眼白上淡淡的血丝,示意文玉龙过来看看。

    冯雪莹情绪不激动的时候,眼球上的血丝没有充血,就像是半透明的一般,文玉龙看了看,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文夫人得罪了什么人,被人下了咒。“周希知道文玉龙不懂,不厌其烦地解释着:”你看,文夫人眼球上的这些血丝,已经像是蜘蛛的触角一般,看来,下咒的人应该已经催动过了。“

    ”下咒?“文玉龙被周希的话惊得不瞪口呆,要不是周希是文惊涛特地从京都请来的,文玉龙都想骂娘了。

    不是说破除封建迷信了吗?怎么周希提起下咒这件事,一本正经的,让人生不出质疑他的念头?

    “四十年前,我见过的那人没有拖过第七天,就死了。死的时候全身的血肉全部没了,只剩下骨头和皮。”周希的神色淡淡的,语气也就是今天刚吃饭这么平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