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惨淡

    为了何晶晶的喜好,这几天曹玉梅也经常跑娘家,去探听文梓青的事。可惜,文梓青对曹家人并不亲热,曹家人对文梓青也没有太多关注,只知道这个孩子在青山市过的也不是很好,要不然怎么上次来京都,整天不爱说话?

    何晶晶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地盯着曹玉梅,正在听曹玉梅说文梓青小时候的趣事。何晶晶觉得,了解文梓青多一些,肯定能找出文梓青的喜好。这辈子,她一定要嫁给文梓青!

    突然间,何晶晶觉得心口像是被锤子大力撞击了一下,痛彻心扉。

    何晶晶只觉得眼前一黑,张开嘴,喷出一口鲜血,正好喷了曹玉梅一头一脸。

    曹玉梅被何晶晶的状况吓呆了,醒悟过来后,只觉得鼻尖腥臭扑鼻。

    曹玉梅抬起手抹了一把脸,触手的滑腻让曹玉梅心惊,放下手后,满手暗黑色的鲜血让曹玉梅放声尖叫了起来。

    何晶晶双眼紧闭,脸上一片惨白,要不是她的胸口有着微微起伏的呼吸,曹玉梅差点以为何晶晶已经没气了。

    曹玉梅吓坏了,高声喊叫着何伯谦。吃完早餐后,何伯谦就进了书房,把客厅留给了曹玉梅母女俩说悄悄话。

    何伯谦从书房里冲出来后,看见的就是双眼紧闭的何晶晶和甩着手掌一脸惊慌的曹玉梅。

    曹玉梅手上的血色暗黑,要不是亲眼看见,曹玉梅根本不会相信这些暗黑色的“鲜血”是从何晶晶的嘴里喷出来的。

    何家一阵人仰马翻后,把何晶晶送进了仁和医院。经过专家们一夜的会诊,还是没有查出何晶晶有什么毛病。

    这个大年三十,何家人因为何晶晶的昏迷,过的有些惨淡。

    赵家沟,赵国辉吃完年夜饭后,跨上自行车就往三合镇猛蹬。吃年夜饭时,周家胜和周园园的可爱让他赵国辉心中柔情满满,在那一瞬间,赵国辉想起了徐丽琴肚子里的孩子。为了孩子,他愿意给徐丽琴一次机会。

    赵国辉一边使劲地瞪着自行车,脑海里都是他和徐丽琴过往的画面。怯怯生生的徐丽琴,笑容满面的徐丽琴,偷偷落泪的徐丽琴······

    结婚两年,赵国辉没少为徐家的事和徐丽琴甩脸子,此时想起来,赵国辉觉得胸口还是闷闷的。徐老赖夫妇太不着调,时不时要弄些事出来让赵国辉忙活。要不是看在徐丽琴的面上,徐家的那一大摊子烂事,赵国辉一点都不想管。

    为了徐老赖,赵国辉把一个女婿能做到事都做了个遍,为了徐老赖,赵国辉不止一次向派出所的老江他们求情,为了徐老赖,赵国辉也没少替他还赌债,为了徐老赖,赵国辉忍气吞声替他向人家赔罪······

    这一次,徐家人确实踩到了赵国辉的底线,才让他这么愤怒。赵国辉刚被抓进派出所被隔离调查,连结果都还没出来,徐家人就迫不及待地和他撇清关系,徐丽琴也为了弟弟徐二旺,让赵国辉把根本不存在的罪名认下来。

    赵国辉明白,要不是为了孩子,他和徐丽琴根本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为了给孩子一个安稳的家,赵国辉觉得带徐丽琴离开三合镇,不愧是个好办法。

    三合镇徐家,徐丽琴正躺在床上,脸上满是痛楚。

    这几天,徐丽琴在娘家住,每天忙的团团转。徐二旺被抓后,徐老赖夫妻俩去找赵国辉,让赵国辉帮徐二旺托托关系求求情,结果却连赵国辉家的院子门都没进去。

    徐老赖整天在家骂骂咧咧的,不是骂徐妈妈的肚皮不争气,生出了徐二旺这个“贼胚子”,就是骂赵国辉翻脸无情,连老婆孩子都不要了,要不就是骂徐丽琴,说她没本事,连自家男人都拿捏不住。

    徐丽琴不出声,只是一个劲的抹眼泪。反倒是徐丽芳看不过去,和徐老赖吵了一架后,搬到医院的集体宿舍去住了。

    徐丽琴没有理会徐老赖的催促回赵家去,徐丽琴觉得自己没脸见赵国辉。赵国辉生她的气,是她罪有应得。

    今天是大年三十,一大早,徐老赖就借口家里事多,逼着徐丽琴去单位请了一天假,回徐家忙活。徐丽琴先是攀高爬低的,把徐家房梁上的蜘蛛网清理了个干干净净。又在厨房忙活了半天准备年夜饭。

    徐老赖占惯了便宜,见大闺女一心留在娘家过年,也就撒开手什么都不管了。徐家过年的肉和鸡还是徐丽琴掏腰包给买的。买回来后,徐老赖倒不嫌弃徐丽琴大手大脚了,光说了句晚饭做丰盛些,自己就跑了个没影。

    许妈妈的单位特殊,就算是过年也不可能有假放。

    徐丽芳这几天一有机会就在医院加班,连徐家都没有踏进半步。徐丽芳对徐家很失望,对她大姐徐丽琴更失望。

    徐丽芳真的不明白,赵国辉多好一个人啊!徐丽琴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还要一脚踩回徐家这个泥潭来。难道在她姐的心里,赵国辉一点都不重要?

    徐丽琴的心里也满是苦涩,她不知道弟弟会被公安抓走,她只是想着,她是大姐,要多照看下面的弟弟妹妹,反正赵国辉已经被抓进去了,能不能出来还难说。赵国辉把罪名认了,徐二旺就不会被抓。

    徐丽琴也不明白,她怎么会对赵国辉提出那么不合理的要求。是这几年赵国辉对她太好了?以至于让她认为赵国辉愿意替她扛起徐家所有的事。归根到底,还是是她的私心太重,所以才让国辉对她失望。

    徐丽琴吃完中饭后一个人在灶间忙活着做年夜饭,刚才不小心滑倒摔了一跤。

    徐丽琴觉得肚子好痛,只好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想缓一缓再说。

    徐丽琴不敢**出声。徐丽芳和徐妈妈徐老赖都不在家,徐家大嫂吴大妮倒是在,不过,徐大妮正尖着嗓子骂自家的几个孩子,徐丽琴估计就算喊吴大妮帮忙,她也不会理睬自己。

    徐丽琴觉得肚子越来越痛,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肚子里直往下坠。

    不好,她的孩子!

    徐丽琴只想到这里,就坠入了一片黑暗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