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心冷

    徐丽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泪痕的妹妹徐丽芳。

    “大姐,你的孩子没了。”徐丽芳看见徐丽琴醒过来,张开就是这句话,说完后,徐丽芳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孩子······”徐丽琴一只手放在肚子上,眼神有些怔怔地。

    在昏迷之前,徐丽琴已经知道她的孩子凶多吉少,此时听到徐丽芳的话,她的心中哀痛大过震惊。

    “大姐,你听我的话,好好和姐夫过日子吧!爸妈那里,你就不要管了。爸妈就是个无底洞,你给他们再多,他们也不会满足的,不把你敲碎榨干,他们不会罢休的。你自己要立起来,姐夫是个厉害的,爸妈不敢朝他伸手。”徐丽芳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徐丽琴,这些天来,徐丽琴在徐家做的事,连她都看不下去了。真不知道自家那对没脑子的爹妈是怎么想的,大姐难得回娘家住几天,把大姐使唤的像是个陀螺般团团转,连一丝空闲都没有。

    不要说徐丽琴还是个孕妇,就算是个正常人,也要被累垮。徐丽芳自己这几年就没有以前那么听父母的话,只要是徐老赖夫妇有时过分了,徐丽芳就躲在医院宿舍里不回家。徐老赖在家虽然强横,却也不敢跑到医院去骂徐丽芳。

    徐丽芳很不明白她大姐是怎么想的,二旺的事是他自己不争气。徐二旺被抓后,徐丽琴就像是赎罪一般,徐老赖叫她干啥就干啥,怀孕的人了,一点都不顾惜自己的身子。

    “小妹,你姐夫他······不会原谅我了。”徐丽琴此时才向徐丽芳说了实话:“那天,我让你姐夫把二旺的罪名给承担下来,你姐夫生气了,说要和我离婚。”

    “大姐?”徐丽芳愣住了。这些天来,徐丽琴在娘家住着,从来不说回赵家的话,而赵国辉也反常的没有上门来找徐丽琴。徐丽芳以为她大姐和姐夫只是小夫妻间有了一点口角,根本没想到是徐丽琴会做了这么没脑子多事,这不是硬生生的把赵国辉往外推吗?

    为了自己的弟弟让丈夫去顶罪?真不知道徐丽琴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徐丽芳就算是再好的脾气也快被徐丽琴气坏了。

    “小妹,二旺是我亲手带大的,他那么小,我不想让他吃苦······”徐丽琴不知怎的,今天特别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

    “大姐,二旺他自己不争气,是他自己造的孽,你爱护二旺没有错,但是,你总不能让姐夫舍弃自己的自由和名声。替二旺去顶罪吧?大姐,你这样做是在妨碍司法公正,是犯罪你知不知道?”徐丽芳气的脸都红了,她这个大姐,是个心肠很软的人。她自己爱护弟妹没有错,赵国辉可不欠他们徐家什么。替二旺顶罪?赵国辉好好的前途和名声都要毁于一旦,大姐可真敢想。

    “我,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国辉生气不理我了,我也没办法。”徐丽琴怔怔的说着,眼里流下一串泪。

    “大姐,还不晚,你只是一时糊涂,你只要把自己的错和姐夫说说,他应该会原谅你的,要不然,今天姐夫也不会来找你。黄医生说,姐夫今天要是迟了十分钟把你送进医院,你失血过多,说不定就救不回来了。为了你,姐夫足足给你输了60的血。”

    “是国辉送我来的?”徐丽琴的眼神一亮。她当时肚子痛昏过去的时候,感觉肚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了体外。当时徐老赖夫妇都不在家,要不是赵国辉,她的命说不定真的就交代在娘家的那张床上了。

    “你流产了,大出血。姐夫给你输完血,听黄医生说你脱离了危险后才离开的医院。”徐丽芳有些好奇:“大姐,你怎么会流产的?”

    “地上滑,我摔了一跤。”徐丽琴想起赵国辉还在关心着自己,整颗心又是甜蜜又是酸涩。她对不起国辉,两年了还没怀上孩子,这好不容易怀上了,又被她自己折腾没了。

    “大姐,你先休息吧!住院费姐夫已经去交过了,他说明天再来医院看你。”徐丽芳安慰了徐丽琴一句,替她掖了掖被角后,才轻轻地离开了病房。

    徐丽芳今天值班,护士站里不能没人。

    徐丽芳走后,徐丽琴呆呆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了良久,才闭上眼睛,疲惫地睡着了。

    赵国辉家,赵国辉正躺在床上,也是睁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

    赵国辉的身体很疲惫。但是,他睡不着。

    一回到三合镇,赵国辉第一时间就去徐家找徐丽琴。看见徐丽琴面色惨白,半边身子耷拉在床沿的时候,赵国辉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房间里的血腥气让赵国辉意识到徐丽琴可能不大妙,赵国辉把徐丽琴送到医院的时候,徐丽琴的几条裤子都快被血给浸透了。就算赵国辉再没经验,也可以猜测到徐丽琴肚子里的孩子凶多吉少。

    黄医生替徐丽琴做完清宫手术后,说徐丽琴失血太多,需要输血。今天是大年三十,医院里很多部门都放假了。不过就算没有放假,三合镇医院这样的小医院是没有血库的,要用血的时候必须提前向于源县人民医院申请调血浆过来。

    赵国辉是o型血,见徐丽琴需要,二话不说卷起袖子就让黄医生把自己的血输给徐丽琴。黄医生做了一辈子医生,还是第一次看见赵国辉这样心疼婆娘的汉子。

    输完血后,赵国辉拖着疲惫的身子,愣是等到黄医生宣布徐丽琴已经脱离了危险,才离开医院。

    徐丽琴送进医院的时候,徐家的邻居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赵国辉离开医院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这么长的时间里,徐老赖和徐妈妈一个都没有出现在医院,让赵国辉心疼之余,又替徐丽琴心酸。

    窗外,过年的鞭炮声一阵接着一阵。赵国辉的心却很冷很冷,一点都没有过年的开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