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坦白

    赵家沟,已经快到晚上十二点了。

    文梓青躺在床上,听着外面零零星星的鞭炮声,也没有睡着。

    今天无意中听到赵庆山和周园园的谈话,文梓青松了一口气之余,也替周园园感到心酸。

    上辈子的周园园,一辈子活的卑微而又艰辛,难怪小姑娘重生后,要积极经营她想要的生活。周志新被救的那一天,文梓青就差不多可以认定周园园的新身份,只是······他怕吓跑了小姑娘,才一直默默地把那些奇怪的事埋在了心底。

    如今,周园园竟然已经得到了赵氏武学的最隐秘传承,这令文梓青有些震惊。赵家底蕴深厚,赵氏武学的传承想来也非比寻常。不过,文梓青可没有自卑,也没有要放弃周园园的打算。

    上辈子,因为文梓青的疏忽,让周园园惨死,这辈子,不管怎样,他都要呵护周园园一世平安。周园园变强,是文梓青乐见的事,文梓青相信,只要他努力,肯定不会落下周园园太多。就算······就算周园园以后说不定会比他厉害很多,但是,他决不放弃。

    周园园不知道文梓青的纠结,今天晚上,周园园把那些埋在心底的事全部对赵庆山说了个遍,此时的她,就像是放下了满身的包袱一般,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吃完年夜饭后,赵庆山就被周园园神秘兮兮地拉到了房里。

    其他人见惯了赵庆山和周园园今天的古怪表现,也没有在意。赵芸香和周志新在厨房里收拾着残羹冷菜,文梓青和周家胜则被赵芸香他们赶出了厨房。

    天上飘起了片片雪花,周家胜在院子里奔跑着,一忽儿拿手去接空中纷纷扬扬的大雪,一忽儿又跑到院子里的矮树下摇晃着树叶上的积雪,一个人玩的哈哈大笑。

    文梓青站在廊下,抱着胳膊,眼睛盯着院子里的周家胜,耳朵里却时不时传来赵庆山房里的动静。

    赵家,是周园园唯一觉得放松的地方,赵家的所有人,也被周园园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人,连文梓青在一起。所以,周园园和赵庆山谈事的时候,并没有释放出神识去观察一下周围的动静,自然也不知道文梓青在十米开外也能听的到她和外公的谈话。

    房间里,赵庆山一脸笑容地看着周园园,他高兴啊!赵家的传家宝终于有了主人了,他无愧于爷爷的嘱托啊!

    “外公,我······我想和你坦白一件事。”周园园扭捏了一会儿,还是打定了主意。

    周园园觉得,周志新和赵芸香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过完年后,周志新没几天时间就要回部队,他们娘儿三个总不能一直呆在外公家吧?再说了,周家村那帮人可不是讲道理的,不和他们把事情撕撸清楚,赵芸香带着孩子呆在娘家不回去,还不知道会被那些人泼上什么脏水。

    周园园想好了,趁着这次她老爹周志新回部队的机会,他们一家三口全都跟上,外公如果愿意一起去就更好了。此时的周园园,还不知道舅舅赵国辉已经辞职不干了,要不然,周园园畅想的未来版图里,绝对会有赵国辉的一份。

    周园园想好了,到了n市,就算老爹周志新的部队里没有安排住房,他们可以自己找房子住啊!如果n市的房子不贵,赵芸香手上有钱,可以买上一栋,如果n市的房子太贵了买不起,他们一家人可以先租着住。

    赵芸香想和周志新离婚的事,周园园也知道。谁让她一天到晚没事的时候就用神识扫来扫去呢?可以说,赵家的院墙下新搬来一窝老鼠,周园园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周园园现在并不赞成赵芸香和周志新离婚。周志新和周春平一家的关系眼看着就要撕撸干净了,赵芸香这时候和周志新离婚,那几年的苦不就白受了?说实话,没有周家人参合的周志新,确实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爸爸。

    周家村的事和赵芸香的事,都需要赵庆山出面去办。特别是周春平一家人,只有赵庆山出面才能压制住他们。

    “小九,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有外公呢!”赵庆山以为小姑娘家家的,或许是看上什么喜欢的东西要买,女儿和女婿不同意,所以跑他面前撒娇来了。

    确实,周园园的年纪太小,赵庆山根本想不到周园园关心的是大人才会考虑的事。

    今天,赵庆山不是没看出赵芸香和周志新之间的别扭,只是,他回来的时间不是很恰当,大年三十的,估计女儿赵芸香也不会拿夫妻间的矛盾来烦他。

    “外公,几个月前,我做了一个梦。”周园园开口了,重生的事太过匪夷所思,周园园不知道该怎么和赵庆山说,只好用做梦这个借口。反正赵芸香前些天也做过噩梦,其中的一些事,正好应在了周志新身上。要不是那天周园园突然间心有警兆,和文梓青一起赶到周家村,此时的周志新,说不定已经是个死人了。

    周志新在周家村发生的事,因为赵庆山突然间要赶去青山市替文屹然看病,所以赵庆山还不知道。

    周园园趁着这次说梦到机会,把妈妈赵芸香的梦境也和外公说了一遍。周志新不是周春平的亲生儿子,差点被周春平父子三个联手害死的事,周园园也半点都没有隐瞒赵庆山,原原本本的说了个清楚明白。

    赵庆山听周园园说到她因为强行让神识延伸去“看”周家人的行动,才让文梓青救出周志新后,一双大手不由自主的攥的紧紧的。难怪上次小九丫头会突然昏迷,原来是强行动用了神识的关系。

    赵庆山没有修炼出神识,但是赵家先祖曾经有话传下来,说是赵氏武学练到极致,能练出“神识”,这个“神识”可是好东西,足不出户就能发现自己身周围几十米的动静。

    这么些年来,赵庆山一直没能明白“神识”到底是什么东西,经过周园园的解说后,赵庆山若有所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