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倒霉

    周春平觉得近段时间是霉神附体了。

    先是张志新的事没办好,被京都来的贵人跟班老k呵斥了一顿,再接着,周家兴又被抓进了派出所。

    周春平之前有多为周家兴骄傲,现在就有多丢人。周家兴的事,周春平去三合镇找熟人打听过,听说是团伙作案,几个小混混骗了三合镇供销社一大堆物质。这批物质价值非常大,看来周家兴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周春平想去派出所看周家兴一眼,想让周家兴把事情的主要责任推到其他同伙身上。可惜,他连派出所的门都进不了。周家兴他们的案件,连上面都惊动了,在宣判没有出来之前,所有的犯案人员一律不准探视。

    公审大会安排在年后,到时候,三合镇上会搭起高台,在人民群众的见证下,对周家兴一伙人做出宣判。

    想起公审大会,周春平急火攻心,病倒了。三合镇十里八乡的村民如果在公审大会上,看到高台上等待宣判的周家兴,他周春平以后还能出门吗?一说起周春平,乡亲们肯定会添上一句:那个贼胚子周家兴的爷爷。

    周春平越想越窝火,昨天顾不得是大年三十,把大儿子周志刚和大儿媳李春娇叫到床前骂了个狗血淋头。吴金凤在一旁帮腔,把李春娇骂的一文不值。

    在周春平和吴金凤的眼里,周家兴不学好,就是李春娇这个做娘的没教好。至于周志刚?男人家家的,要在外面赚钱养家,哪里有那么多闲心管家里的孩子?这时候,周春平夫妇俩都选择性的忘记了,李春娇一年三百六十天,没有耽搁过生产队的出工,也没耽搁家里的家务活。说起忙,李春娇比周志刚忙多了。

    李春娇嫁到周家这么些年,因为有堂姐的关系,周春平夫妇一直顾忌着她村长亲戚的身份,连重话也没说一句。被周春平夫妇俩指着鼻子骂扫把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李春娇也是个狠人,被骂后抹了抹眼泪,直接跑回房里,不声不响地把自己挂在了房梁上。还好周美美一直在家,看见李春娇上吊,赶紧哭喊了起来。

    李春娇被周志刚救了下来,吴金凤和周春平被李春娇吓了一大跳,这才消停。

    周家兴被抓,谷大花也很懊恼。这个年代,家里出了一个劳改犯,一家人的名声都坏了。谷大花很担心自己的女儿周苗苗和儿子周家杰会被周家兴拖累,这些天一天到晚拉长个脸,好像周家欠了她十万八万没还似的。

    周志强也是个趋利避害的主,他的想法和谷大花差不多,要不是他手头紧,都想搬出去住了。反正周家三兄弟已经分了家,住的远一点,在别人的眼里,或许会把他们一家和大哥周志刚一家分开看待。

    周家的大年三十过的惨惨淡淡的,吴金凤连团年饭都没做,只是做了自家老两口的吃食。周志强平时插科打诨最会活跃气氛,如今也懒得凑到爹妈和大哥面前去,顾自吩咐谷大花做了几个菜,一家四口混了个肚子饱。

    只有周志刚,因为谷大花的上吊,周志刚不敢去叫谷大花起床做饭,只好自己擀了几碗面条,带着周美美和周家勤也对付着吃了点。周志刚吃着面条,想起了那天晚上离奇“失踪”的三弟周志新,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躁。

    当天晚上的一幕,这些天不止一次出现在周志刚的梦里。在梦里,周志新确实死了,死在刘茉莉的床前。周志刚大喜之下,又见周志新七窍流血地追着他,问周志刚为什么要害他?周志刚一惊之下,就被吓醒了。

    这样的梦连续了几天,周志刚不禁在心里嘀咕,周志新是不是真的死了?那天面条里的药,是周志刚亲手下的,没理由周志新被药翻后还能逃过一劫。

    过年的前几天,周志刚把周家村找了个遍,也没发现周志新的一点消息。周志新不知是死是活,成了哽在周志刚喉咙里的一根刺,一想就刺的慌。

    周志刚曾经想过周志新会不会去了赵家沟,他和周志强跑了几趟赵家沟,得到的消息都是赵庆山去了青山市还没回来。赵芸香母子几个不知道是不是也跟着赵庆山去了青山市,赵家沟根本没看到人。

    临近过年,就算是为了堵住外人的嘴,他们周家也应该去赵家接赵芸香回来。不过,周春平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另有打算,一直没有提起这个茬。现在,周家兴出了事,周志刚自己都忙的焦头烂额,更不会去向老爹周春平提起赵芸香的事。

    不过,周志刚为了排遣心中的郁闷,反倒和刘茉莉走的近了些。周志刚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儿子周家兴即将成为劳改犯,眼看着他这个村会计的位置还不知道能坐多久,趁着现在手上还有点权势,能和刘茉莉那娘们玩一回算一回。

    再说了,刘茉莉现在是周大牛家的婆娘,周志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里有毛病,对刘茉莉的兴趣反倒比以前大了不少。

    赵春平家的大年三十就这么惨惨淡淡的过去了。周春平被周家兴的事,气的连鞭炮都没买。周志强和周志刚也装做不知道。反正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这家里人连吃的都不宽裕,要他们掏钱去买鞭炮,他们觉得浪费。

    历年来,周家过年的鞭炮都是周春平准备的。于源县的风俗:不管年成怎样,家家户户都会在大年初一的凌晨放上一挂鞭炮,取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大年初一的凌晨,周春平躺在床上,听着村子里乐乐闹闹的爆竹声,而自家的鞭炮却始终没有响起。周春平的心里像是火烧一样的难受,在床上翻来覆去大半夜,到了凌晨,才眯了一会。

    早晨,周春平家静悄悄的。周家人全部躺在床上,不想起床,反正他们也没地方好去。周家的两个儿媳妇也不想回娘家,李春娇是颈子上有一圈吓人的瘀痕,而谷大花是怕回娘家后被人问东问西。周家兴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在有心人的眼里,早就看了个明明白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