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舌剑

    ”赵亲家来啦!真是稀客,赶紧进屋喝杯热茶。“畜生?赵庆山竟然骂他们一家人都是畜生?周春平强压下喉头的一口老血,故意装作没有听到赵庆山的话,脸上堆满了微笑,招呼着赵庆山。

    ”不敢,你周家的茶可不是我老赵家能喝的起的,我怕有些狼心狗肺的人往里掺点什么东西。别茶没喝上两口,倒把命给送在你这里了。“赵庆山摆了摆手,挑高眉毛讽刺着说。

    周春平一惊,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茶里放东西?放什么东西?难道前几天自己和大儿子往周志新的面条里放药粉的事被赵庆山这个老不死的给知道了?不不不!赵庆山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他不是在诈我的吧?周春平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爷爷,我们来找爸爸,我爸呢?“周园园拉着文梓青的手,慢了一步赵庆山一步,此时才走进门来。

    ”你爸?你爸不是回赵家沟了?“周春平一惊,顺口说了这么一句。

    ”爷爷,我爸前几天说回周家村看您和奶奶来了呀!一直没回来呢!“周园园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脸上满是疑惑。

    文梓青站在周园园身边,面无表情,心底却快笑翻了。还是小丫头机灵,一出场就先拿话挤兑住周春平,让他不能否认前几天周志新曾经回过周家。

    赵庆山和赵国辉也不是傻瓜,听到周园园这样说,两个人的脑子马上快速运转了起来。

    ”周春平,你儿子回来看你们是应该,可是,这大过年的,连个人影都不见,把老婆孩子都甩在赵家沟,这就太过分了吧?“赵庆山毕竟经验丰富,转念间明白了周园园的想法,赶紧发话。

    ”是啊,周志新来看你们之前,说当天就回赵家沟,第二天接姐姐他们回周家村过年,这么多天过去了,他连个人影都不见,你周家到底搞什么鬼?周志新不想和我姐过下去了就明说,当缩头乌龟,算是什么事?“赵国辉也赶紧帮腔。

    ”这,这不可能。“周春平大惊失色。

    ”爷爷,你快叫我爸出来,我要问问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呜呜······妈妈都气病了,爸爸也不回来,呜呜······“周园园说起谎话来还似模似样的,连赵芸香病了也扯出来胡说一气。

    赵庆山脸上的皮肉抖了抖,差点笑喷。

    ”周园园,你别胡说,你爸早就走了,没有在这里。“周春平想起生死未明的周志新,赶紧替自己撇开关系。

    ”没有,爸爸不要我们了,爸爸昨晚还在梦里对我说,叫我要听妈妈的话,爸爸脸上都是血,肯定被你们害死了,呜呜······我要爸爸。“周园园伸出手擦了擦眼睛,只要想起前世,周园园的眼泪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梦里?满脸都是血?李大福听到这里,觉得心里毛毛的。周春平这龟孙不会是把自己的儿子给弄死了吧?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么灵异的事?

    于源县的乡间,一直有“人死后会托梦”的传闻,昨天李春娇刚被周春平他们逼的上吊,也难怪李大福会这样想。

    ”你这个小兔崽子,尽胡说!“周春平看周围几个人的脸色变了,赶紧呵斥了一句,扬起手想去打周园园。

    文梓青见状,把周园园轻轻扯到了自己身后,文梓青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但他的架势却摆明了,要是周春平敢动手打周园园,他肯定会先扑上去,撕碎了他。

    ”哎哟~!我还以为周家就会对外姓人心狠呢!原来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放过?“李大福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毛,忍不住怼了周春平一句。

    ”胡说什么?志新不在家,他早就走了,那天晚上就走了。“周春平有些慌,周志新真没回赵家沟?那是不是代表着他真的死了?周志新死了,是不是代表着贵人的钱不用还了?

    不得不说周春平的神经还真的有点强大,此时此刻,他还能从周志新身上想到贵人给的那笔钱上。

    ”哪天晚上?“赵庆山逼问了一句。

    “就是那天,那天······”周春平慌乱之下,忘记了周志新回来的那天到底是几号,只好说了一句:“就是何寡妇侄女被人抓奸的那天晚上。”

    “呵呵呵,周春平,你还真是说谎不眨眼啊!我早就问过人了,志新回来的那天根本没有离开周家村,大晚上的,你家还传出声音,你和周志刚叫周志新一起吃夜宵。”赵庆山听周园园说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此时怼起周春平来,一怼一个准。

    “志新他吃了夜宵走的,对,他是吃了夜宵走的。”周春平更慌了,赵庆山问的谁?周家村有人看到那晚的事了?那······那······那天晚上他们背着周志新的”尸体“出门的事,也被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周春平只要想起这个可能,脸上的汗水就像是小溪水一样,”哗哗“地往下淌。

    “走了?周志新走到哪儿去了?你周春平倒是找个人证出来呀!“赵庆山睥睨地看了周春平一眼,眼神里是满满的不屑。

    周春平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却也没什么好说。是啊!正常人都不会在半夜三更离开家,周志新既然要回赵家沟,白天不走,还非要等吃完宵夜才走?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吗?

    看着赵庆山和李大福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周春平在心里把吴金凤和两个儿子给怨上了。明知道赵庆山和李大福来者不善,他们一个两个都躲在房里不露面,这到底安定什么心?

    “少废话,周春平,你现在就把周志新给我交出来,我家女儿不是非要巴着你周家的,让周志新赶紧去镇上,离婚。“赵庆山见周春平这样子,心里暗自鄙夷。做了坏事又怕被人发现,做了"biao zi"还要立个贞洁牌坊,说的就是周春平这种人。

    “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周志新不在你这里?我们怀疑被你害了。走,去派出所说个清楚,你周春平到底对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赵国辉一脸的凶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