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撕撸

    李大福来帮她出头,李春娇总不能认怂。她知道,今天如果顾忌着周志刚,李大福他们一走,吴金凤转回头来肯定会撕碎了她。

    李春娇不想被吴金凤搓磨死,又对周志刚没了期望,趁着李大福为她出头的机会,她想着还是尽早和周志刚撕撸清楚算了。

    “李春娇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竟然纵容娘家人砸我家的锅?我要叫志刚休了你,休了你这个丑八怪!”吴金凤听到自己厨房响起”彭彭啪啪“的声响,整个人都快气疯了。吴金凤不敢去拦住拿着棍子凶神恶煞一样的李家人,只好指着李春娇大骂来出气。

    “哼!我李春娇长的是丑,可没有赖着你周家,是你周家好说歹说托了我堂姐做媒的,也是你周家巴巴地到我李家来求娶的。“既然准备撕破脸了,李春娇才不怕吴金凤。她心里有周志刚的时候,敬着吴金凤是她婆婆,现在周志刚在李春娇心里什么都不是,她吴金凤又算是老几?

    ”哎哟喂~我滴个天哪~!我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要被儿媳妇指着鼻子骂哪~!老天爷啊!你快点降个雷下来~,劈死这个不孝的东西吧~!“吴金凤被李春娇顶的心口发痛,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手拍着大腿,嘴里哭喊了起来。

    吴金凤的招牌哭喊声,都是像唱歌一样还带着节奏的。

    ”扑哧“一声,周园园忍不住笑了出来。吴金凤的样子太搞笑了,她那拍着大腿的手一上一下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为她的哭喊声伴奏似的。

    周园园笑喷后,赶紧看了看周围。还好,大家都被吴金凤的”唱念作打“把眼球给吸引过去了,除了文梓青,根本没人发现自己那一刻的失态。

    房间里,周美美死命拉着周家勤的手,不让他冲到院子里去。李春娇出去的时候交代过周美美和周家勤,让他们俩就在房间里躲着,什么都不要管。

    再说了,眼前的情况,是他们外公家过来找茬,周家勤冲出去,难道还要帮着爷爷去骂外公吗?不!周美美摇了摇头,外公对他们比爷爷好多了。要是真要选边站,她宁愿站在外公这一边。

    周志刚也在房里,李春娇出门的时候,没有看他一眼。反正在周志刚的心中,她李春娇什么也不是。从现在开始,周志刚在她李春娇的心中,也什么都不是。

    周志刚呆呆地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从李大福骂出”周家养出的儿子是嫖客“这句话后,周志刚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周志强两夫妻不愧是夫妻,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后,非但没有出门,还不约而同地一个搬了一张桌子另一个一张凳子堵在了自家房门后,生怕外面的人心情不好,冲进房来把他们一家人给打了。

    周家杰还小,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些害怕地拉着谷大花的衣角。谷大花和周志强倒好,两个人拿桌椅顶住房门后,一起凑到窗边,从窗缝里朝外看着外面的动静。

    周苗苗嫌恶地看了自家不着调的爹妈一眼,转过身子凑到了另一边的窗缝上,也津津有味地看起了热闹。

    谷大花和周志强都是不肯吃亏的主,眼前来找茬的李家和赵家,一个是大哥的老丈人一个是三弟的老丈人,和他们二房一点都不搭界,他们才没有那么伟大的情操,自动跳出去替周春平和周志刚平息赵李两家的怒火。

    周园园看着周围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笑,赶紧板了板脸,接着,又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文梓青伸出手掌,摸了摸周园园头顶的头发。只要周园园露出这样的笑容,文梓青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要去摸一摸。手底下毛绒绒的触觉真的很像文梓青小时候养过的那只猫。

    头顶上忽如其然的压力让周园园不禁摇了摇头,想甩掉头顶上那只做怪的手。啊啊啊~!文小子又开始发神经了!自己一早上好不容易梳的油光水滑的头发啊!

    文梓青的嘴角不由得往上翘了翘。小丫头的表现果然在他的意料之中,就像一只炸毛的小花猫,好可爱!

    不过,文梓青到底不敢挑战周园园的底线,周园园摇头的时候,文梓青的手再摸多了一把就挪开了。

    周园园翻着眼睛,白了文梓青一眼,又往外挪了挪身子,离文梓青远了一点,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文梓青看见周园园这样的神态,手又开始痒痒了,他很想再去摸摸周园园的头发,可是小丫头现在炸毛了,他还是别太过分的好。

    房间里,周苗苗的眼睛嫉恨地盯着周园园看了几秒钟,又马上挪开了。这个周园园,绝对和她妈一样,是个“狐狸精”,才多久没看见?这周园园长的倒是越来越勾人了!

    周苗苗绝对不会承认周园园是变漂亮了。谷大花这个人有点粗,说话什么的都不避忌着孩子,周苗苗不止一次从谷大花嘴里听到谷大花说赵芸香长的“勾人”,周苗苗不知道“勾人”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谷大花说起赵芸香“勾人”时,语气是不屑的。此时的周苗苗,自然而然地把这个“勾人”这个词给按到了周园园身上。

    周苗苗真的很嫉妒周园园,不仅爹妈疼,前些日子还多了个疼她的英俊大哥哥,现在,竟然连长相也比自己漂亮了几个档次······

    吴金凤家的灶台是那种三眼灶,按了两口大锅一口炒菜锅。这种三眼灶在于源县的农村算是最豪华的配置了,一口大锅最少要七八块钱,三口锅最少也要二十块。周家村用的起三眼灶的也就那么四五家,吴金凤一直为自家的灶台自豪。

    此时,厨房里”砰砰啪啪“的声音更大了,”咚“的一声,好像真的是大锅被敲破了一个洞。

    ”啊!我的锅啊!“吴金凤听到大锅被敲破的声音,顾不得在地上哭闹,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冲进了厨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