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说法

    吴金凤摔了一跤,脚裸扭了一下,在隐隐作痛。耳边听着厨房里碗碟被打破的“砰砰啪啪”声,吴金凤的心都痛的攥了起来。又见自家顶门立户的三个男人什么表示都没有,吴金凤心中的愤慨可想而知。

    “打死人啦!我不活啦!李家村的人上我们周家村来打死人啦!”趁着摔倒的机会,吴金凤大声地哭喊着,像是要把满心的愤慨全部哭出来一般。

    这时候,周春平家的邻居们听到动静,才慢吞吞地出来看看周春平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李大婶家和周春平家最近,赵庆山他们站在周春平家门前时,李大婶就看到了。后来,周春平家传出响动,李大婶的几个儿子要过来看,被李大婶拉住了。

    吴金凤这些年来对赵芸香的种种搓磨,李大婶一直看在眼里。刚入冬的时候,周园园被周苗苗故意推进池塘,也是李大婶帮忙救人找医生什么的。

    周春平家后来对赵芸香母女俩一点交代都没有,对周苗苗也就是骂了几句就放开了。李大婶心中替赵芸香不值,还好这次赵芸香立了起来,终于知道反抗了,带着孩子们回了赵家沟。

    腊月里,赵芸香因为鱼丸的事被吴金凤举报,李大婶也知道个清清楚楚。昨天李春娇被周春平夫妇俩骂的去上吊,李大婶在隔壁听到动静,还曾经跑过来帮忙替李春娇顺气。反倒是吴金凤面子上挂不住,嘴里嘀咕着李大婶多事。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都是周春平自家做事不地道。如今赵家和李家找上门来算账,李大婶觉得周春平他们这是活该。只要不出人命,李大婶巴不得周春平这些黑心的人被揍个半死。

    如今听到吴金凤喊叫“打死人了”,李大婶才叫上家人一起到周家看看。毕竟是乡里乡亲的,总不能让事情真的闹大到不可收拾。

    李大婶家几个人走出家门的时候,看到附近几家也开始慢悠悠地有人出门,大家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春平等了好久,才看见乡亲们出现在自己家门前,不由得精神一振,喊叫了一声:“乡亲们哪~!快点来看呀,这李家村的人跑到我们周家村来行凶,大家要替我们做主啊!”

    周春平还算狡猾,压根没提赵庆山一家,只管抓住李大福不放。今天动手的是李大福带来的人,赵庆山他们站在院子里连动都没动过,他此时就算扯上赵庆山,别人也有眼睛看。

    再说了,赵庆山在十里八村的名气比李大福大多了,不到万不得已,周春平根本不想和赵庆山对上。

    不过,周春平不扯赵庆山,赵庆山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赵庆山冲着门口的周家村村民们抱了个拳,说:“乡亲们,你们来的正好,我赵庆山今天是来找我女婿周志新的,这大过年的,周家把我们家芸香和两个孩子扔在赵家沟,算是怎么回事?要离婚还是要过日子,周家今天都要给个说法,这总不过分吧?”

    “怪不得看不到芸香这孩子回村过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李大婶首先声援赵庆山:“春平家的,这事可是你们家不对了,儿子媳妇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就好,你们扣着周志新不放,不让他们夫妻父子团圆,这事可做的不地道。”

    周春平被李大婶一席话说的瞠目结舌,什么叫做他们扣着周志新不放?难道大家都认为是他们的错,拦着儿子和媳妇团聚?

    “李桂兰,你瞎咧咧啥?赵芸香自己长了脚,不会带着孩子们自己回来啊?还要我周家人去三催四请不成?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配不配?”吴金凤见状,马上怼了一句。只要是周志新和赵芸香的事,吴金凤就觉得自己家有理,养恩大过生恩,当年要不是老头子好心把周志新抱回来养,他哪里还有命在?这些年来,周志新一家替周家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还他们周家的一部分恩情罢了!

    周春平心里“咯噔”一声,老婆子这句话说的,光顾着自己的嘴痛快,不是摆明了说他们拦着周志新不让去赵家沟吗?要是赵老头趁机提出要见周志新,他上哪儿找个周志新出来?

    果然,赵庆山听吴金凤说完后,笑了笑,说:“我们家芸香虽然算不上什么,目前为止还是你周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她要回周家,的确不需要人三催四请的。芸香她怎么回的娘家,相信周家村有眼睛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周志新和芸香小夫妻俩的约定,我老头子也略知一二。明明说好了第二天回赵家沟接芸香和孩子们,周志新为什么不露面?相信周春平你心里更清楚。”

    周春平听着赵庆山话里的意思,像是要把周志新的事当众撕开来。顿时急的他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开口打岔说:“赵亲家,这事是我做的不好,年前家里忙,把三儿媳和几个孩子的事给忘了。”

    “既然这样,周春平你把周志新叫出来,我们当面锣对面鼓的说个清楚。要过日子还是要离婚,我都要听周志新一句话。”赵庆山才不理会周春平的软话,今天既然来了,就是冲着闹事来的。赵庆山不怕周春平发火,就怕他不发火。

    “是啊是啊!连过年都不让儿媳妇回来过,这日子确实是过不下去了。”

    “离婚也没啥,反正他老周家也不喜欢那么好的儿媳妇。”

    “可惜了芸香那个女子了,多好一个人啊!这老周家的人都被眼屎糊住了吗?”

    ······

    七嘴八舌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惜里面没有一句是周春平愿意听的话。

    周园园看着脸色一忽儿红一忽儿黑的周春平,觉得很是解气。周春平这样的人,要面子又要里子,真以为人家都眼瞎,只有他一个人最聪明?

    忽然间,后院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像是有什么人碰倒东西又扶住的声音,吸引了周园园的注意。

    周园园家的厨房和菜地都在后院,后院里有一颗梧桐树,还有一口冬暖夏凉的水井。

    周园园活了两世,后院的天地给了她最美好的童年回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