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愤恨

    为了看清楚后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园园运用神识扫视了起来。

    真有意思,什么人都赶在今天出现了!这可是只大老鼠啊!这么多人找他都没找到,原来躲在周春平家?

    嗯,既然这样,一会儿送个大礼给周春平好了!

    周园园收回了神识,脸上露出了微笑。

    ”怎么了?“周园园脸上促狭的微笑,文梓青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的,这几个月的时间下来,文梓青已经能够分辨出周园园露出这样的笑容,一定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了。

    周园园招了招手,示意文梓青把身子猫低一些。文梓青长的太高了,周园园想和他说句悄悄话,也够不着他的耳朵。

    文梓青老老实实的弯下了腰,周园园凑近他的耳朵,说了句:“后院有惊喜。”

    周园园说完后,看着文梓青直笑。周园园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两块璀璨的黑宝石,文梓青不禁被吸引了,一时忘记了他此时这副有点累人的姿势。

    小丫头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呢?文梓青很好奇。

    周园园拉拉拉赵国辉的衣角,她决定和文梓青出去一趟,布置一些事。

    “小九,怎么了?”赵国辉的眼睛虽然一直盯着周春平父子,防止他们突然暴起伤人。但是,他的注意力始终分了一点出来在周园园身上。

    “舅舅,我和梓青哥哥出去一趟。”周园园仰着小脸,说。

    赵国辉以为周园园是不耐烦呆在这里看一帮大人吵架,伸出大手摸了摸周园园的头发,说:“小九,你让哥哥带你出去玩一会儿。等会我们走的时候会叫你们。”

    周园园嘟起了小嘴巴,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爱摸她的头发呀?文梓青这样,小舅舅也这样,她的头发现在肯定乱糟糟的,难看死了。

    赵国辉的大手放上周园园头顶的时候,文梓青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跟着赵国辉的手在周园园的头上动来动去,要不是看到周园园皱着眉头左右躲闪着赵国辉的大手,文梓青都想赶紧把小丫头从赵国辉的魔手下解救了出来。

    文梓青知道小丫头最不喜欢别人摸她头发了。小舅舅真是的,没见她一脸的不情愿了吗?

    文梓青此时选择性的忘记了他自己。文梓青最喜欢摸周园园的头发,那毛茸茸的触觉让文梓青的心都变的软软的。

    周园园躲开了赵国辉再次伸过来摸她头发的手,拉着文梓青一口气跑出了周春平家。

    赵庆山听见动静,看了一眼,见文梓青和周园园在一起,才放心地把目光移回到周春平身上。

    “赵亲家,我们的事一会儿再说,让我先把李家的事解决一下先,你看可好?”周春平觉得很头疼,这大年初一的,他们家在整个村子都出名了,一下子来了两个亲家闹事,知道的人还会为他们辩解几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周家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哩!

    不得不说,周春平的脸皮非常厚,此时此刻,他还觉得是赵芸香和李春娇不好,一点都没有反省自家做的那些事确实太过分了些。

    赵庆山还没有接话,一旁的李大福跳了起来,骂道:“周春平,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我李大福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去找赵亲家来给自己挡灾。有什么章程,你给我划出来,我李大福要是怕你,算个球!”

    “好,李大福,既然你这样说,咱们就叫乡亲们来评个理。”周春平走了几步,靠近了大门边,对村民们说:“乡亲们哪!我们昨天不过是教训了老大媳妇几句,没想到她一个女人家家的,气性倒不小,居然跑去上吊寻死。我们一大家子人被她折腾的人仰马翻,连年夜饭也没能好好吃上一顿。今天,李大福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什么闲话,带着几个汉子跑到我家来砸锅扒灶的,乡亲们,大家来评评理,他李大福是不是太过霸道?”

    砸锅?还把灶台扒了?

    看热闹的村民们面面相觑。

    李大福这样做,如果说单单是为了替李春娇出口气,确实做到过分了些。公公婆婆教训儿媳妇,哪一家都有,不过可没有一个媳妇像李春娇这样教训几句就去寻死,这气性确实大了些。

    “爸!你说话怎么能掐头去尾呢?要不是周志刚他······”李春娇见大家都神色不对,知道周春平这话算是说到大家都心坎里去了。被公公婆婆骂几句就跑去上吊?当她李春娇吊着好玩吗?

    “春娇,我错了,有什么事我们一会儿回房说。”李春娇的话刚说半句,周志刚急忙拦住了。周志刚知道,要是任由李春娇说下去,肯定会扯到他和刘茉莉的事。他周志刚在周家村的形象一直不错,能不破坏,还是不要破坏的好。

    李春娇看着周志刚哀求的神色,迟疑了一下。

    此时,周家勤终于摆脱了周美美的拉扯,一个健步冲到了院子里,指着李大福骂了一声:“他妈的,你们这些龟孙子,敢到我周家来撒野,嫌弃自己活腻歪了?”

    满院子的人全部愕然。

    周家村的村民们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底下都在暗自摇头。这周春平家的家教真的有问题,李春娇被周家人欺负,娘家人赶来撑腰,作为外孙的周家勤不仅不感激,还冲着李大福骂脏话,真的是······,

    周家勤的脸上有几个显眼的疤痕,黑黑的,让他的半边脸看上去很诡异。因为脸上吓人的疤,周家勤这一个多月躲在家里没怎么出门,性子早就狂躁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愧疚,这一个多月,周春平和吴金凤对周家勤很好,周春平时不时塞个一毛几分的给周家勤零花,吴金凤也经常给煮个鸡蛋什么的给他开小灶。在周家勤心中,爷爷奶奶比外公和舅舅们亲多了,李大福只是个农民,平时手里没几个钱,更不用说拿钱给周家勤零花。

    李春娇上前一步,拉住周家勤的手,说:“老二,你出来干啥?这里没你的事,赶紧回房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