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木棍

    这次李春娇回娘家,可不是短住,而是长住。而且李春娇还要带上两个孩子。这个年月,谁家都不宽裕,一下子多了三张嘴吃饭,李春娇娘家嫂子要说没意见,李春娇的哥哥们自己都不信。

    可是,李春娇有粮食搬回去就不一样了,娘家嫂子们就算看在粮食的面上,也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所以,李春娇一发话要搬粮食,李春娇的哥哥和堂兄弟们马上行动起来,搬粮食的搬粮食,搬东西的搬东西,周家顿时热闹的不得了。

    周春平站在院子里,鼻子都快被自家蠢的像猪一样的婆娘给气歪了。

    一辈子了,老婆子就没做过几件靠谱的事,一点眼色都没有,没看见他们父子三个被李春娇挤兑的不得不放他们娘儿三个回娘家吗?还特地去提起东西的事?现在倒好,一麻袋粮食最少两百斤,一下子不见了四百斤粮食,可把周春平心疼的够呛。

    吴金凤也傻眼了。她一直在几个儿媳妇面前强势惯了,看见有什么不顺心的张嘴就骂,已经成了习惯。今天她骂一句,就要损失这么多东西?不!她不许!

    ”李春娇,你这个杀千刀的,赶拿老娘家东西,老娘撕了你。“吴金凤气的红了眼,气势汹汹地冲着李春娇奔了过来,伸出手去抓李春娇的脸。

    吴金凤的指甲又尖又利,指甲里面还有刚才在厨房里和人撕撸时不知从哪儿蹭到的锅灰,看上去黑乎乎的,李春娇要是被她的手划破了脸,肯定会破相。

    李春娇长的虽然不好看,但也不愿意被吴金凤抓到破相。见吴金凤气势汹汹的奔过来,李春娇闪了闪身子,避开了些。

    吴金凤的手刚好抓在了李春娇手上的棍状物体上,一使劲,把那东西从李春娇手里夺了过来。

    吴金凤刚才就看到了,整条的床单呢!被李春娇这败家婆娘拿来包这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条床单要七八块钱呢!

    李春娇光顾着躲避吴金凤的指甲,不经意间,手上的东西被吴金凤用力扯走了。

    李春娇愣住了。她带上那东西,只不过是怕周春平他们过河拆桥,现在被吴金凤夺走了,她要不要去夺回来呢?

    李春娇楞神间,吴金凤已经快速地拆开了包裹着的床单,露出里面一条血迹斑斑的棍子来。

    ”妈呀!“吴金凤吓了一大跳,手一抖,把床单连同棍子一起甩了出去,刚好甩在赵庆山的身前。

    赵庆山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棍子。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根棍子应该就是周春平他们那晚药倒了周志新后,又冲他头上打了两棍的那根木棍。赵庆山看见木棍上的血迹,心里替周志新心疼。这么粗的棍子,打在头上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赵亲家,你这东西能给我吗?“周春平讪笑着凑了过来,对赵庆山说。

    棍子从吴金凤的手里抛出来之前,周春平已经看了个一清二楚。周春平想去接,却慢了一步。

    赵庆山拿着木棍端详的时候,周春平心跳如鼓,忍耐了一下,周春平还是没忍住想把棍子拿回来的**。

    ”给你?为什么?“赵庆山慢悠悠地抬起眼皮,扫了周春平一眼,嘴里说出的话气的周春平差点想骂人。

    “这东西是我周家的,再说你拿着也没用不是?”周春平陪着笑脸一门心思想让赵庆山自动放弃手里的棍子。

    “你认出是你家的东西就好。”赵庆山看着周春平,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话。手里的棍子却还是紧抓着,并没有递给周春平。

    周春平绞尽脑汁,正要想个主意把赵庆山手里的棍子拿回来,此时,周家门外传来周洪明的大嗓门:“怎么了怎么了?这么多人堵在门口,春平叔家出事了?”

    周春平气了个倒仰。呸!你才出事了呢!大过年的,有你周洪明这么诅咒人家的吗?

    门口的村民们见村长来了,赶紧让出了一条通道让周洪明走进了周家。

    周洪明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周春平一张黑的像是浸透了墨汁般的脸,除此之外,周春平看着周洪明的眼神也带着点寒意。

    “哟~!春平叔这是怎么了?看见我怎么一脸的不高兴?是嫌弃我来打扰你们了吗?”周洪明被周春平眼里的寒意吓得倒退了一步,随即脸上觉得挂不住,说话就没有那么好听了。

    周洪明其实半个小时前就收到村民们报信,说是李春娇的娘家来了七八个汉子到周春平家闹事。碍着老婆李翠莲的面子,周洪明故意拖了半个小时才过来看个究竟。

    不过,虽然他来晚了点,可好歹他也是个村长不是?周春平看见他这样一副嫌弃的样子,太不把村长当干部了吧?

    “哼!”周春平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说实话,周春平对周洪明和老村长周大柱都有意见。周洪明上次和刘茉莉偷情被周大牛抓了个正着,这小子倒好,自己被周大牛威胁了,就想着拉他家志刚下水。要不是被周大柱逼着,他也不会一口答应贵人帮他做事。说实在的,周洪明就是他周家乱成一锅粥的罪魁祸首。

    想到这里,周春平看周洪明的眼神更加冰冷了。李春娇是周洪明的媳妇李翠莲介绍嫁到他们周家的,现在李大福敢带人在他们周家闹这么大一场,还不是仗着周洪明的势?这么大的动静,周洪明要是做的公正的话,早就带着村里的民兵过来阻止了。现在李大福把他家的锅也砸了,灶台也扒了,周洪明才出现在这里,还不是明摆着偏着老李家?

    还有周大柱那个老东西,收他周春平的钱没少收,到了关键的时刻却帮不上半点忙。周春平满腹的怨言。

    “得,算我周洪明多事,看来你周春平家的事根本用不上我帮忙。”周洪明见周春平这个样子,满腔的热情像是被水浇了一样,熄的一点都不剩。

    周洪明和周志刚做了这么多年的连襟,村里有什么好处也不会落下周志刚一份。周洪明自认对周家是一片真心,可惜有些人是记坏不记好,就像周春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