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四章 做主

    周家兴被抓进派出所后,让周洪明在镇政府干部面前大失面子。

    每一年镇上都会开村长大会评比先进,周家村出了周家兴这个贼胚子,村长周洪明今年的先进是甭想有份了,连带着在其他村长面前也抬不起头。要不是看在李春娇的面子上,周洪明早就开村民大会批评周春平一家了。

    “我家庙小,容不下周村长您这尊大佛!”周春平被周洪明一气,说的话也带上了点阴阳怪气。前些天,周家兴出事后,周春平曾经去周洪明家去了一趟,想替儿子周志刚求求情,保住村会计的位置。没想到周洪明一口一个不符合政策规定,就把周春平给挡了回来。

    现在李春娇又要和周志刚离婚,他周春平家算是和周洪明没了半点关系。周春平一上午被李大福和赵庆山逼着堵着的气,这下子算是有了出气口。

    “得,那我就不讨人嫌了,你周春平家的事以后都自己理,用不着再叫我。”周洪明再好的脾气,也被周春平怼的怒气冲冲。周洪明一甩手,决定不管了,管他周春平家会不会被赵家和李家砸个稀巴烂,也管他周春平会不会被两个亲家公打。

    赵庆山急忙走上前几步拦住了周洪明,说:“周村长,请留步,我这里还有件事要请你做主呢!”

    “庆山叔,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周洪明能做的到的,绝不推辞。”周洪明不发浑的时候,待人接物都还是井井有条的。看见赵庆山主动找自己搭话,周洪明高兴地眯起了双眼。

    赵庆山和周洪明的老爹周大柱是同辈人,说起来算是周洪明的长辈。加上赵庆山这个人在于源县的名气大,有本事不说,还很会做人,周洪明一直很敬佩他。

    ”周村长,我是替我家女婿喊冤来的。我昨天才听说,八天前,周春平父子三人合谋杀害我家女婿周志新,小老儿惊讶至极,今天一大早才赶到周家庄来看个究竟。“赵庆山的话刚说出口,现场一片哗然。

    ”什么?周春平父子三人合谋杀人?“

    ”志新多好的一个人啊!又有出息,这周春平发什么疯?“

    ”真的吗?假的吧?当爹的要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世上还有这样的事吗?“

    ”难怪这些天没看见周志新在村里露面,好让人痛心啊!“

    ······

    ”庆山叔,话可不能乱说,你说志新兄弟被周春平父子杀害,你有人证还是有物证?“周洪明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张口反驳道。如果真的出了这样的人命大案,他们周家村算是出名了,不过,这个名声可不好听,说不定以后外村的姑娘不敢嫁进周家村,周家村的姑娘嫁去外村也没人要哩!动不动就会杀人的亲家,想想都可怕。

    ”有人证也有物证的话,这件事周村长是不是就替小老儿做主了?“赵庆山没有正面回答周洪明的话,说话时的满脸自信却不由得人不相信他的话。

    ”我······“周洪明没敢搭腔。这杀人的事,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属于派出所管,他只是个小小的村长,哪里管的了?

    ”赵庆山,你胡说。“周春平这下子慌了。那天的事,除了李春娇,难道还有其他人看到了?

    周春平父子三人对付周志新,当时做的时候还没有什么。第二天,几个人想起来还是后怕。此时被赵庆山喝破,周春平父子三人都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

    ”周春平,举头三尺有神明,胡说不胡说的,你自己心里清楚。“赵庆山说完这句话后,连眼角都没有扫周春平一眼。周春平这样的人,太污浊,看多几眼都觉得伤眼睛。

    ”你······我······“周春平想替自己辩解几句,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赵庆山有证据在手上握着呢!打死周春平也不敢在此时惹怒赵庆山。

    一阵风吹过,吹的大家的脸上脖子上都冷飕飕的。赵庆山这句”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句话大家都听到了,此时被风一吹,有几个村民直接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不知道哪位村民眼尖,看到村口处开进来几辆三轮摩托,摩托上坐着的,真是穿着一身白色警服的公安。

    那村民不由得叫了起来:”公安,有公安进村了。“

    难道······周家父子真的杀人了?不然······那些公安干什么来了?村民们不约而同地这样想。

    这下子,周洪明就算是想走也走不成了。公安到周家村来,肯定是有事。他这个村长肯定要在场。

    周志强在看到那根木棍出现在眼前时,已经是面如土色。他记得那根木棍是周春平专门为周志新准备的,一共有两条,一条在他手上,一条放在周志刚家。

    那天晚上,周志强躲在何寡妇家,想着对三弟手下留情,棍子砸下去的时候力气并不大,才没把黑暗中的周春平砸个脑袋开花。此时看见赵庆山手里的木棍血迹斑斑,周志强哪里猜不到周志刚他们下手时的狠辣?

    三弟肯定死了!被爸和大哥用那条棍子打死了。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本该在刘茉莉床上的周志新尸体第二天变成了周大牛。

    听到村民们喊叫着“公安来了“。周志强的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完了,他们几个人对三弟下手的事,公安真的知道了。这就是周志强心中第一个想法。

    接着,周志强又想起以前曾经听人说过,派出所里不仅有”小黑屋“,还有”老虎凳“,就算是再硬气的人,被抓进去后都会把自己做过的事一五一十交代的清清楚楚的。周志强想起自己今年才刚刚三十岁,美好的人生还没过上一半呢!要是被判个杀人罪,那可是要被枪毙的。

    周志强越想越害怕,顾不得地上的泥水,几步爬到周春平脚下,抱着周春平的大腿哭喊着:”爸,那天晚上是你和大哥对三弟下的手,我可是连三弟的一根汗毛都没碰到过。公安来抓人,你可要和他们说清楚啊!不要把我也给错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