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人证

    “那你说说,八天前的晚上,你看到了什么?”老江盯着李春娇的双眼,像是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

    “公安同志,是这样的······”李春娇倒也痛快,把那天晚上自己看到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天知道,这些天来,那一幕经常出现在李春娇的脑海里,李春娇早就想找人倾诉一番了。

    那天周志新回家探望吴金凤,李春娇也在家,只不过周志刚天黑不久就打发李春娇去睡了,自己和周春平嘀嘀咕咕的,很晚也没回房。

    李春娇睡了一觉后被尿憋醒了,房间里有尿捅,大冬天的倒不用去外面的茅厕。

    李春娇起夜后,听到外面有说话声。李春娇好奇,站在窗边看了一下,看到的就是周志新被周春平父子追着用棍子打头的场面。

    李春娇吓的不得了,半点声响都不敢发出来,迷迷糊糊躺回了床上,耳听着周春平压低声音说什么“死了没有”之类的话,紧接着,就是周家大门开合的声音。

    等到周春平父子出门后,李春娇偷偷去院子里看了一眼,见到地上躺着一根木棒上,木棒上有着斑斑血迹。

    周志新被他们打死了?李春娇哆嗦着手把木棒藏了起来。周春平父子俩不知道是不愿意回想还是怎的,两个人都忘记了木棒的事。

    从那天开始,周志新就再也没露过面。李春娇心惊之余,也不敢问周志刚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李春娇的心里,周志新已经死了,是被周春平和周志刚联手害死的。

    那根木棒,李春娇藏的严严实实的。周志新是周春平的儿子周志刚的亲弟弟,他们父子俩都下的了狠手。自己这个媳妇只是个外姓人,万一知道自己发现了他们那晚的勾当,不知道会不会杀人灭口?李春娇害怕,更加不敢把木棒的事情拿出来说。

    第二天早上刘茉莉被抓奸后,李春娇听说了自家几个人在何寡妇家认错人的“笑话”,李春娇的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般,哇凉哇凉的。

    李春娇几乎可以肯定,昨晚的周家,有一场针对周志新的阴谋。不过好在周志新并没有在刘茉莉的床上,在刘茉莉的床上,反而抓到了周家村的老光棍周大牛。

    接下来的几天,李春娇一直恍恍惚惚的,直到周志刚身上的长头发和雪花膏味道出现后,李春娇才清醒了过来。

    这些天,周志刚的事和周家兴的事对李春娇都是一场接着一场的煎熬。今天李大福来周家替她撑腰,李春娇才打定主意远离周家。她有手有脚,周家的门风太坏,再让两个孩子继续呆下去,还不知道会不会落得大儿子周家兴的下场。

    “李春娇,你上面所说的一切是否属实?你要为你的证词负责。”李春娇说完后,老江追问了一句。

    “我保证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要不然,让我天打五雷轰。”李春娇赶紧发了一句誓言。

    老江知道农村人说话都爱带上老天爷怎么怎么之类的,也没有刻意去纠正李春娇话里的迷信思想。老江把小张的记录看了一遍后,发现没有问题,就递给李春娇让她签字。

    李春娇小学毕业,小张的记录还是看的懂的,看过后,李春娇按照老江的要求在下面签了名,还盖了个鲜红的手指印。

    办完李春娇的事后,老江才把李大福叫到堂屋里教训了一通。李大福带人砸了周春平家的厨房,本来是要赔钱的,只是周家的三个男人因为涉嫌杀害周志新一事被公安们铐住了,剩下的几个女人,吴金凤在老江进门的时候就晕过去了,剩下一个谷大花,光顾着拉住周志强的手“嘤嘤嘤”地哭,哪里还顾的上替周春平向李大福要赔偿?

    既然没有苦主出头,老江把李大福教训了一顿后,摆了摆手让他带着自己那些本家大汉连同李春娇母子三人离开周春平家。接下来周春平家会发生一些事,老江不想被太多人看到。

    周家勤本来不想走,但是看见满院子的公安和被手铐铐住的周家三个男人,周家勤还是跟着谷大花离开了。

    老江又让村长周洪明出面劝走了那些看热闹的村民。不到一会儿,闹哄哄的周家就恢复了清净。不过,周春平家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周家村的村民们嚼上几年的嘴。

    老江这边刚清完场,文梓青手上拎着个人,从后院来到了前院。

    文梓青经过周春平身边的时候,周春平看到那个人的大半边脸,吓得脸色刷白。

    文梓青抓住的人是老k,也就是周春平见过的那位贵人的跟班。前几天,老k刚来过周家村训斥周春平,那时候的老k,意气风发,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此时文梓青手里的老k,紧闭着双眼像是昏过去了一般,最让周春平心惊的,是老k的憔悴。几天不见,老k好像瘦的厉害,连面颊都塌了下去。

    周春平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文梓青已经拎着老k走进了堂屋。

    堂屋里,老江看清楚文梓青手里拎着的人,不由得乐了!

    怪不得出发前所长一再和老江说他们今天能立大功,原来,真有这么一件”大功“在等着他们呢!

    老k是于源县的通缉犯,几天前,供销社的物资被骗大案被三合镇派出所侦破,涉案的人员除了这个外地来的老k,其余全部落网。

    于源县发出了通缉令,在全县范围内抓捕老k。这老k也算能躲,这么多天了,没有人发现过他的踪迹。

    不过,看老k的样子,应该是吃了不少的苦头。老k的脸上还能看到一些瘀青,不知道是不是反抗的时候被文梓青打的。也不知道文梓青怎么弄的,此时的老k耷拉着头,明显已经陷入了昏迷中。

    文梓青一走近老江,老江觉得一阵怪味扑鼻而来。老江皱着眉头观察了一下,发现怪味正是来自老k身上。

    ”从地道里抓出来的?“老江的鼻子很灵,老k身上有潮湿的味道还有一股土腥味,所以老江才这样猜测。

    ”嗯。“文梓青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更没有趁机向老江说起自己抓老k时的艰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