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老K

    老k的身手不错,如果不是有小丫头帮忙,文梓青今天差一点阴沟里翻船了。

    ”小伙子,不得了啊!“老江伸出手拍了拍文梓青的肩膀,这是他对喜欢的后生表达热情的一种方式。

    老江手下紧绷绷的肌肉触感让他赞叹不已,虽然不认识文梓青,但是老江却很喜欢文梓青这样的性格,不骄不躁,只顾埋头做事。这样的孩子,不知道是哪个家庭培养出来的,真是让人羡慕呢!

    老江的一双眼睛可是毒辣的很,光看文梓青的穿着和气势,也可以看出文梓青的出生家庭肯定不一般。

    文梓青走上前一步,把手里的老k扔在了老江的脚边。

    说是”扔“,这个字还真没用错。老k落地时,不知道身体的哪个部位撞到了桌脚,发出了”咚“的一声,声音大的让老江都替老k觉得疼。

    不知道是文梓青的力气太大,还是老k的昏迷本来就是假装的,文梓青把老k扔在地上后,老k的身子一扭,就从地上弹跳了起来。

    老k本来想往院子外窜,院子里一个小小的身影让老k的脚步迟疑了一下。

    就这么半秒的时间,老江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抓住老k的手把他扭到了他的身后,随即,一副铛亮的手铐把老k的手腕铐了个严严实实。

    看见地上的人有逃跑的迹象,小张和老王他们比老江迟了一步,此时才”呼啦啦“地冲进堂屋里。

    “收队。”老江吩咐了一声,抓起老k被铐住的手,率先离开了周家。

    老江走过周园园身边的时候,他身边的老k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哆嗦。

    刚才,就是这个小女孩,在他快要逃脱的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手上寒光一闪,老k就觉得自己的身子麻木了,想动都动不了。要不然,他还不会这么快就被那个半大的小伙子抓住。

    只要想起小伙子走后小女孩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老k就禁不住发抖。太可怕了,这么小的女孩子,不是该在幼儿园和小朋友们玩过家家吗?怎么会有那么多逼供的手段?

    “老实点。”老江以为老k想挣扎着逃跑,赶紧呵斥了一声。抓到了老k,他们要赶紧收队回三合镇派出所,老k这个人非常狡猾,老江还真担心他会半路逃跑。

    周园园的眼神却没有看老k一眼,她一脸严肃地站在赵庆山身边,赵庆山的身后,是赵国辉。他们几个人的对面,就是周春平一家。

    赵庆山几个人的目光都是冷冷的,对周春平,对周家的所有人。

    周园园上辈子已经见识过周家人的无耻和凉薄,赵庆山和赵国辉是第一次见。如果不是周志强的嘶喊声犹在耳边回响,赵庆山和赵国辉还真不敢相信这个世上还有周家这样的人。一家人,不应该是相亲相爱相互帮助的吗?怎么到了周家人这里,变成了相互推诿责任相互揭发短处了呢?

    吴金凤躺在台阶下,一动都不动。如果不是周园园的“神识”早就发现吴金凤曾经偷偷张开过眼睛,周园园也会以为吴金凤真的被气晕过去了。

    不过,周园园并没有戳破吴金凤的技俩,周园园的心中,此时充满了欢喜。

    前世周志新的仇,周园园算是报回了几分。唯一遗憾的就是,周春平父子两人就算被判刑,也不会太重。毕竟,他们是杀人未遂,而不是真的把周志新杀死了。

    不过,周园园也满足了。在要周志新活着还是要周春平他们得到惩罚这两件事上,周园园选择了前者。只要周志新活着,周春平他们的仇,周园园可以慢慢报。这一世,就算周春平他们不再来惹自己,周园园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让周园园好奇的是老k这个人。看老k的样子,斯斯文文的,就像是大城市里的大干部,他这样的人会缺钱花?他会需要马胜利他们去骗供销社的那一车物资?而且那么多的物资,弄到手后老k并没有第一时间运走,又是为了什么?

    更让周园园觉得奇怪的是,老k一个外地人,被通缉时怎么会跑到周春平家藏起来?看周春平刚才的反应,他应该不知道老k藏在自己家。

    老k又怎么会知道周富贵挖的地道?要知道上辈子的时候,周春平在这栋房子里住了一辈子,也没能发现房子的秘密。老k到底是谁?

    这一个接连一个的问号,把周园园搞的头大。所以周园园才会趁着文梓青去周家村大队部打电话报案的空档,掏出了她的银针对老k乱戳一气。

    要不是老k曾经受过专门的训练,周园园十来分钟的逼供,早就逼出了她想知道的东西。

    老k虽然咬紧牙没有吐露半分消息,但是,对周园园的恐惧却刻进了老k的心底。

    周园园的性格还算好,不钻牛角尖,想不明白的事,周园园索性不去想了。通常有些事当时想不通,过一段时间自然就会有答案。

    文梓青并不知道他离开那么一会儿时间,周园园已经把老k整的死去又活来。不过,就算是文梓青知道也没什么,在文梓青的心里,周园园做什么事都是对的,如果文梓青在场的话,说不定他还会帮周园园递工具呢!

    谷大花眼巴巴地看着周志强被公安带走了,在公安面前,谷大花根本不敢撒泼,生怕公安一生气,连她也一起抓了。

    看见公安的摩托车去的远了,谷大花才折转身子,“扑通”一声跪在了赵庆山父子俩的身前,说:”赵家大伯,赵家大哥,你们可要帮帮我啊!我家志强是冤枉的,你们帮我去和公安求求情吧!“

    赵庆山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这谷大花就是个不着调的,她没看见小九站在自己身边吗?就这么跪下来,不怕折了小孩子的福气吗?

    于源县的风俗,长辈在小辈面前下跪,会折了小辈的福气。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做长辈的人不会做这么不着调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