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心思

    周园园当然知道这个风俗,在谷大花膝盖弯了弯的时候,周园园已经往旁边闪开了一大步,刚好错过了谷大花下跪的方向。

    就算这样,周园园的心里还是很恼怒。

    谷大花的小心思其实并不难猜,如果不是周园园自己机灵,谷大花今天这一跪要是结结实实跪在了她的身前,肯定会嚷嚷着周园园不敬长辈,故意站在谷大花面前受她的大礼。如果赵庆山他们不答应谷大花的要求,这一件事说不定在半天之内就会传遍整个周家村。

    谷大花做的事虽然不上台面,但是,不得不说谷大花还是有两分急智的。赵庆山和赵国辉他们可以不在乎自己,却不会不在乎被他们看成眼珠子般珍爱的周园园。

    周园园这一避开,直接让谷大花的盘算落了空。

    赵庆山面沉如水,谷大花的这一跪,让赵庆山的心肠硬了几分。t直接拒绝了谷大花的要求:“志强媳妇,你这个忙我们帮不了,也没法帮。”

    “就是,也不知道某些人怎么这么大的脸,如果周春平那天要杀的人不是我姐夫周志新,换成是你家周志强,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替他们求情?”赵国辉也怒了。有很多事都是这样,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很多人会站在一边,用道德来批判别人:人家已经道歉了呀?你怎么不原谅别人?或者说那人虽然害了你,不是没害死吗?你怎么可以不依不饶的?没看见人家的家属很伤心吗?

    周志强虽然没有亲自对周志新动手,但是,周志强参加了周春平的这个计划,那是明摆着的事。周志强如果真的念着兄弟之情,他就应该在事情发生之前提醒周志新一句。可以说,周志强没动手,不是因为他不想动手,而是没有遇上动手的机会。

    况且第二天一大早,跑去何寡妇家抓奸的人中,周志强可是最积极的一个。

    这样的人还想让自家去派出所帮忙求情?谷大花她哪来那么大的脸?

    赵国辉看都懒的看跪在地上的谷大花一眼,顾自弯下腰一把抱起地上的周园园,大步走出了周家。这里的空气太污浊,再呆下去,赵国辉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窒息。

    在赵国辉心里,他家小外甥女是最重要的,今天的事情已经圆满完成,他才没空呆在周家听谷大花这个娘们胡咧咧。

    赵庆山和文梓青瞪了谷大花一眼,紧跟着赵国辉的后面,扬长而去。谷大花算计他们倒没有什么,算计周园园,让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憋着一口气。

    谷大花张口结舌,她刚才确实是有意跪在周园园身前的,她想制造个把柄出来,好让赵庆山他们答应放过周志强。她刚才可看见了,那个镇上来的那个带头的公安,听了赵庆山的几句话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不是表明了赵庆山和那个公安头头有交情吗?

    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这么快就被赵庆山他们几个看破了,就连周园园那小丫头也机灵的像什么似的。这条路算是行不通了。谷大花有些懊恼。

    先不说周家剩下的一大堆烂摊子,说说留在赵家沟的周志新和赵芸香。

    周志新和赵芸香一大早起床,一起到厨房做好了早饭。

    于源县的风俗,大年初一这一天的早餐是由家里的男人主厨的,算是对自家婆娘在灶台边忙碌了一年的肯定。

    周志新的厨艺赵芸香清楚的很,除了能做熟,能吃之外,根本没有别的惊喜。赵芸香出嫁后第一次在娘家过年,当然不想周志新的厨艺被老爹他们挑剔。

    尽管赵芸香的心里打着大不了和周志新离婚的主意,但是,潜意识中,赵芸香还是很维护周志新的。周志新这些天在赵庆山和赵国辉面前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赵芸香看了直心疼。

    在赵芸香的指挥下,周志新蒸好了一蒸笼的白面馒头,又熬了一锅稀饭,再把昨晚剩的菜热了一遍,才让周家胜去叫赵庆山他们吃饭。

    赵庆山家房子多,在周园园的强烈要求下,周园园和周家胜都拥有自己**的小房间。

    赵芸香和周志新起床后,周家胜听到动静,也跟着起来了。周家胜起床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

    周家胜以为外公和妹妹他们都还在睡懒觉,也不吵不闹的,一个人在院子里玩着树叶上的积雪,玩的手掌红通通的。

    周家胜听到赵芸香的吩咐,赶紧跑到文梓青的房门前敲门。周家胜一起床就想找文梓青一块玩,已经忍了好久了。

    房门虚掩着,周家胜的手在门上一敲,房门就开了一条缝。

    “梓青哥哥,快点起床啦!”周家胜先是喊了一声,才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没人,床上的被子折叠的整整齐齐的。

    周家胜以为文梓青是一大早去大青山上练功去了,只好去找妹妹和外公他们。

    几个房间跑了一圈后,周家胜才回到厨房向赵芸香报告:“妈妈,外公他们都不在家。”

    赵芸香和周志新面面相觑。这一大早的,他们几个跑哪儿去了呢?昨晚也没听他们说今天有事啊!

    三人吃完早餐收拾完后,已经是上午十点来钟了,赵庆山他们还是没有回家。

    赵芸香想了想,对周志新说:“志新,你过三天就要回部队了,趁着爸他们不在,你把你的想法说说吧!”

    “芸香,我回去后就递申请上去,申请你们娘儿三个来随军,你放心,我每个月的津贴可以养活你们娘儿三个。”周志新这几天想了又想,觉得这样的安排应该是最好的。今天就算赵芸香不问,他今晚也要找岳父商量一下芸香他们随军的事。

    周志新的级别早就够了,家属随军的申请,递交上去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批下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周志新估计,用不了一个月,他们一家准能在n市团聚。

    “那······你家那边呢?不用和他们说什么?”赵芸香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东西,赶紧追问了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