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 发火

    赵芸香心里膈应周春平他们,用“你家”这个称谓来代替了以前的“咱们家”,不知道周志新是不是心事重重,这会儿竟然没听出来。

    从周园园昏迷到现在,周志新那晚发生的事赵芸香也算知道了个七七八八,这些天来,赵芸香只要想起周志新被周春平父子那样“对待”,一直气的不得了。

    在赵芸香看来,周春平一家子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和他们走的近了,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他们暗算。周志新这次是命好才逃过一劫。赵芸香光是想想那晚的惊险,就恨不得离周春平一家子远远的,最好以后都不要再往来。

    “芸香,那······那毕竟是我的爸妈······”周志新说这些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好难张开口。

    这世上还会有其它人对自己亲生儿子下手吗?周志新不知道,不过,他相信他自己是绝对不会的。园园和家胜都是他心中的宝贝,周志新宁愿自己受伤,也舍不得孩子们受半点苦。他毕竟是这个家的男人,再大再难的事都需要他来掌舵。周志新也很想不再理会周春平一家,可是,这在农村来说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

    尽管周春平这样对他,周志新却还是不能恨,在农村里,“家族”是一个很强大的观念,深深地扎根在众人的脑子里。做长辈的对小辈喊打喊杀,那是因为小辈没有做好自己的本分。做小辈却不能对长辈有半点不恭敬,至少在众人的眼里,父慈子孝才是这世上的王道。

    这些都是根深蒂固的老思想,不用有文字记录,一代接一代的人都会规规矩矩地遵守。周志新被周春平他们暗算,就算周志新当时嚷嚷出来让乡亲们评理,估计乡亲们都会以“父子之间哪来的隔夜仇”这样的话来应对。

    周春平虽然黑心烂肺的,可是,只要他头上还顶着“周志新生父”的帽子,周志新就不能站出来在人前指责他,要不然,不仅仅是周志新会被人骂不孝,就连赵芸香母子三人的日子,也要被周志新牵连,被众人排斥。

    这才是周志新决定妥协的最大原因。周志新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自己的妻儿活在别人鄙视的眼光之下。这也是华夏几千年来很多人的悲哀,一味的“孝顺”,不分青红皂白的“孝顺”,正是滋长周春平这种毒瘤的温床。

    周志新也曾经怀疑过自己的身世,为什么从小到大吴金凤一直对他不亲?

    这个年代,不少人家都是缺衣少食的,为了一大家子活命,把刚出生的孩子给扔了,也不是件稀奇的事。

    周志新觉得,不管他是不是周春平的亲生儿子,就凭着周春平他们养大了自己,他都应该感恩。这个年月,自家的孩子都养不过来,周春平他们能养大他,本身就是一份极大的恩德。

    如果他真的是周春平从外面抱来的,是因为他的家人把他抛弃了吗?

    只要想到这些,周志新就不敢再深想下去,他宁愿让自己保留着一点希望,希望自己并不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小孩,也好过去追寻真相。

    赵芸香很失望,她不明白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周志新还能想着周春平是他爸。世上有亲手杀自己儿子的爸吗?

    古时候还有个哪咤,父亲对他喊打喊杀的,哪咤为了和父亲断绝关系,还割肉还母,剔骨还父呢!经过了惊心动魄的那一晚后,赵芸香觉得周志新已经把命还给周春平了,怎么就不能硬气一点,和周春平断了关系呢?

    和周春平断亲的话,说闲话的人肯定会有。但是,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活着,为了一个虚无的名声活着。难道真的要等把自己的一辈子,还有孩子们的一辈子全都赔进去,才能醒悟吗?

    赵芸香想起自己做的那个噩梦,梦里的事已经开始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差点被打死的周志新,一大早何寡妇家的抓奸,这一切,就像是一根无形的绳索一样紧紧地套在赵芸香的脖子上,让她恐惧,让她不能呼吸。

    赵芸香可以预见,如果这次的事他们当作没发生,如果他们还和周春平一家相处下去,梦中的事说不定会有一天变成真实。不!她不要,她不想她的孩子们以后会有那么悲惨的下场!

    ”志新,我知道你心中割舍不下,也难怪,那是“你”的父母。“赵芸香说话的时候,故意把这个”你“字说的特别重音。

    周志新张开口,想为自己辩解几句。

    赵芸香摆了摆手,示意周志新不要说话,先听她说。

    ”这么些年来,你对我挺好的,我本来以为我们可以白头到老。“赵芸香的神色间带着一丝凄婉,她其实也不想在今天和周志新说这些事,但是,过几天周志新就要回部队了,他们的婚姻属于军婚,没有周志新的同意,赵芸香根本不可能和他离婚。赵芸香准备用这几天的时间里,说服周志新。

    ”芸香,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果然,周志新大惊失色。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在父母和妻子之间做一个选择,他们不能和以前一样,好好相处吗?

    ”志新,你明知道一切都是假象,还能和他们相处下去吗?我不能。“赵芸香吸了吸鼻子,强忍住眼中的泪意,说:“园园从池塘里被救上来那个晚上,一直昏迷不醒,我在床前坐了大半夜,你的亲人们没有一个过来看咱们的孩子一眼,你的爸妈连一句公道话都没有说。我忍了。”

    “你回来那天,你妈去镇上举报我投机倒把,想让我去蹲大狱,我也忍了。”赵芸香是真的火了,说出来的话半点都不留情面:“这一次,你爸和你兄弟要打杀你,你忍了,我却忍不了!和那样的一家人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我怕我和孩子们什么时候就没了命。”

    “芸香,不会的,我会护着你,他们不敢。”周志新听着赵芸香越来越犀利的话,整颗心都揪了起来。他知道赵芸香平时不会轻易发火,但是,等到赵芸香发火决定的时候,很多事情已经是不能挽回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