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三章 安排

    赵国辉沉默了。说实话,这个年代,有一份供销社的工作还是很吃香的,更不用说徐丽琴负责的柜台是副食品柜台,白糖什么的都是限量供应的,有些亲戚要买多半斤几两的,还要跑徐丽琴这里来说几句好话。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物资被冒领的事,赵国辉也舍不得辞掉供销社的这份工作。

    物资被冒领,说起来也不都是赵国辉的错,发放物资的王经理责任比赵国辉大多了。可是,这次的事派出所只抓了赵国辉去协助调查,王经理却什么事都没有。赵国辉在派出所的那两天好好想了想,要说这次的事没人在后面整他,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这也是赵国辉忍痛放弃供销社主任这个职位的最大原因。在供销社主任这个职位上,赵国辉一天要做很多事,做的事情越多,越容易被人钻空子。有一个躲在暗处的仇家窥视着,赵国辉可以预见以后的日子不会平顺。

    徐丽琴不愿意放弃目前优渥的生活跟着他去流浪,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赵国辉思考了半晌后,抬起头,说:”丽琴,既然这样,我们就分开吧!我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是个好女人,我不想耽误你。“

    ”国辉,国辉,我不想分开,我就在家里等着你,不行吗?“徐丽琴摇了摇头,眼里满是希翼地望着赵国辉。她只是不想到未知的外面去流浪,并不是想离开赵国辉啊!是赵国辉误会了吗?

    ”丽琴,你知道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我爸的,所以我不能给你。上次垫进去买物资的钱年后就会还回来,到时候我分你一半。如果你在徐家住的不开心,你可以暂时住在我们的房子里,等到你有地方住再搬走,当然,如果房子我有用,你也只能住到那时候,你看这样行不行?“

    赵国辉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和徐丽琴废话,直接把他们的财产做了一个分割。

    说实话,徐丽琴自从结婚后,她的那点工资时不时贴补娘家,每个月都差不多花的精光。赵国辉上次和王经理垫进去买物资的那笔钱差不多有四百块左右,分一半给徐丽琴,也差不多有两百来块。

    两百来块,等于徐丽琴差不多两年的工资。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了。

    ”国辉······“徐丽琴的眼泪流了出来。她没有想到,即使她不愿意跟着赵国辉走,赵国辉却连她后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是她配不上他。这些年来,徐家也拖了赵国辉不少后腿,趁着这个机会,放开他吧!

    赵国辉和徐丽琴各怀心思,但是,离婚的事总算是达成了协议。

    赵国辉走出医院门口时,深吸了一口气。天气寒冷,赵国辉一大口气吸进去,初初是冰凉的,被他的身体温暖后,渐渐的变成了和体温一样的温度,此时再去体内感受那团冰冷的空气,已经找不到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或许,这一句话最能表达赵国辉此时的心境。

    赵国辉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像是把身体里所有的郁结全都吐出去一般。

    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阳光照在赵国辉的身上,暖洋洋的。想起赵家沟的亲人们,赵国辉脚一蹬,骑上了他的那辆二八大杠自行车,飞快地往赵家沟而去。

    青山市,市委家属大院,文家。

    伍秀丽这几天可忙坏了。

    冯雪莹出院回家,文屹然才发现自家新来的家政阿姨不见了。

    看见伍秀丽母女俩一副心虚的样子,文屹然就算是用脚趾头猜也猜到了王阿姨为什么会离开。

    王阿姨来的时候,文屹然的二儿子文玉祥特地回来说了一声,说王阿姨是后勤部的金牌家政阿姨,本来是应该休年假的,是他看到父母家里没个家政阿姨不方便,才特地去请了王阿姨来帮忙。

    王阿姨做事勤快,嘴巴又紧,是个不可多得的家政人员。到文家两天,王阿姨做的菜文屹然吃着也习惯,屋子里也收拾的紧紧有条的,文屹然很满意。

    可是,伍秀丽他们回来还不到两个小时,王阿姨被她们气走了。真不知道这伍秀丽的脑子是用来干嘛的?要不是大过年的,文屹然都想赶文玉龙他们一家人回n市了。

    冯雪莹病刚好,身子还很虚,胡医生交代了要卧床静养几天。

    王秋燕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冯雪莹,也累惨了。

    冯雪莹一出院,王秋燕赶紧回了自己家补眠,要不然这么熬下去,她也快病倒了。

    这下子,厨房的活计算是全落在伍秀丽头上了。

    在n市的时候,文玉龙因为工作需要,一年中倒有大半年的时间在部队,伍秀丽做饭一般都是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吃,倒也不觉得累。

    在青山市,文家老两口加上文玉祥一家三口和文玉伦一个单身汉,最少也有十个人,这还没算上去了赵家沟的文梓青。

    伍秀丽一天忙活着十个人的饭菜,差点没把她给累趴下。

    不过,伍秀丽又不敢抱怨,谁让她母女俩自己没事找事气走了王阿姨呢?

    可是,繁重的家务活却让伍秀丽的心里憋着一股气,总想找个机会撒一撒。

    有些人就是这样,面对着比自己强的人,再憋屈也只能忍着,忍到火气十足的时候,总想找一个比自己弱小的人来撒撒气,伍秀丽也是。回来几天,伍秀丽没有看见文梓青,华夏的传统:有钱没钱回家过个好年。文梓青是拜师学艺去了,可不是卖身为奴,这大过年的不回家?也太不像话了吧?

    ”爸,梓青这孩子,不知道我们回来吗?怎么这么多天也不见人影啊?“这一天,伍秀丽收拾完后,看见文屹然正坐在沙发上喝茶,忙拖了张凳子凑了过来,坐在离文屹然两米开外。

    文屹然抬起眼皮看了伍秀丽一眼,没有作声。

    说实话,文屹然挺不喜欢这个大儿媳妇。伍秀丽这个人看起来文文静静的,相貌也是端庄秀丽,但是文屹然老觉得她有一种不真实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