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找骂

    眼看着文梓云兄妹俩站在赵庆山家门口没有动,小刘还以为文梓云知道这是赵庆山家才停下了脚步。小刘并没有因为手上抱了一大堆东西而催促文梓云,作为一名合格的后勤人员,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一直是小刘谨记在心的。

    文梓秋刁蛮的时候声音一向大,惊动了正在劈柴的文梓青。

    文梓青虽然专心劈柴,眼角的余光却扫视到了周园园那火辣辣的眼光。哎哎哎~!园园终于注意到自己了!文梓青手上的斧子更是被他舞动的像是一朵花一般,劈个柴火倒给文梓青弄成了耍斧头。

    文梓青正享受着自家小姑娘痴迷的眼神,猛然间被文梓秋的尖叫声打断,心里很不高兴。最令文梓青不高兴的还是这一对兄妹本身。

    文梓青在文梓云这对兄妹手上吃过不少暗亏。别看文梓青站起来比他们高,年纪比他们大,可是架不住这对兄妹有个护短的妈啊!

    每次回青山市,这两兄妹总会在大人看不见的地方欺负文梓青,文梓青不理会他们,他们就会变着法子在伍秀丽面前告状说文梓青欺负他们。

    伍秀丽不会当着别人的面骂文梓青,却会在文玉龙面前上眼药,说文梓青怎么看到他们回来还板着脸啊?是不是不高兴啊?或者说梓云梓秋多喜欢自己的哥哥啦~可是文梓青一点都不理他们,是不是心中记恨着自己这个后妈啊?而文玉龙听了伍秀丽的话,大多时候会把文梓青叫去骂一顿。

    久而久之,文梓青视这一对弟妹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轻易不会靠近他们身体一米的范围。就算这样,这对兄妹还是有办法整到文梓青,说文梓青性格孤僻,对弟妹一点都不友爱。

    所以说,在文家,只要文玉龙他们回青山市的这几天,对文梓青来说就是一场灾难。要不然,文梓青也不会这么渴望变强,淘换到一本“武功秘籍”就自己修炼起来,差点弄了个走火入魔半身不遂。

    文梓云兄妹俩的点点滴滴,带给文梓青的都是不好的回忆。如果可以,文梓青根本不愿意他们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过,今天不一样。看小刘手上的那些礼品,文梓青可以猜测到文梓云他们应该是来赵庆山家拜年的。文梓青就算现在不理,有小刘跟着,他们早晚也要进门。

    文梓青抿着唇,放下了手里的斧子,直起身子走到了院子门口。文梓青刚才劈柴的位置刚好被院子的门挡住了,文梓云兄妹俩站在门口,是看不见文梓青的。

    猛然间看见文梓青,文梓云和文梓秋都楞了楞。

    ”大哥,你怎么在这儿?“文梓云想起在青山市时伍秀丽说起文梓青被赵庆山“招外孙女婿”的事,心底涌上一股怪异的感觉。难道他妈妈伍秀丽嘴里说的那个村姑土妞,就是眼前这个漂亮的像是个花仙子般的小女孩?

    “小哑巴,你在这儿怎么不早点招呼一声,害的我们到处找。”文梓秋看见文梓青,下意识地呼喝了一声。

    文梓青冷着脸没有说话。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文梓青一点好感都没有。从小看大这句话可不是说假的,小小年纪的文梓秋,身上已经具有长大后的刻薄特性。

    不过,文梓云那经常往周园园身上飘的眼神让文梓青更不爽,他知道周园园长的好看,但是,这是他的小丫头,不是谁都可以看的。

    小气的文梓青走近几步,刚好挡住了文梓云看向周园园的视线。

    周园园听到文梓秋的呼喝声,脸上闪过一丝怒气。

    好大胆子,竟然当着自己的面骂梓青哥哥小哑巴?不知道冰山是自己罩着的吗?这小娘们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来欺负自己的人!大过年的找上门来讨骂的?

    周园园气势汹汹地站起身,几步就窜到了门边,小手一划拉,把文梓青划拉到了自己身后。

    文梓青淬不及防之下,被周园园的大力推动了几步。见周园园双眼怒瞪的凶狠模样,文梓青的心里涌上了一股暖流。活了两辈子,文梓青一直是挡在别人身前的存在,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挡在他的身前。虽然小丫头的个子矮矮的,根本挡不住文梓青高大的身材,但是,文梓青就是莫名的好感动。

    “小哑巴骂谁?”周园园摆了个经典的茶壶造型,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文梓秋的鼻子,凶巴巴地问。如果不是顾忌着大过年的见血不吉利,周园园准一拳砸上文梓秋那张高傲的脸,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原来小姑娘不是白痴?周园园敏锐的动作和凶恶的眼神让文梓秋的身子不由得缩了缩。刚才她还站在门口骂小姑娘“白痴”呢!不知道有没有被她听到?文梓秋有些心虚。

    就算是周园园由一个安静的小美人化身为凶恶的“母老虎”,文梓云也一直用欣赏的眼光盯着她。此时近距离观看,周园园脸上的皮肤像是刚剥壳的鸡蛋一样嫩滑,让文梓云好想伸手去掐一掐会不会嫩的滴出水来。看着周园园脸蛋上因为愤怒而飞起的两块红云,莫名的,文梓云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快了很多。

    周园园和文梓秋正面对面地站着,距离不过半尺,只不过一个站在门里,一个站在门外。

    “小哑巴骂他。”看见周园园凶巴巴的模样,文梓秋下意识地用手指了指周园园身后的文梓青,表明自己没有骂周园园。

    “哦~!原来你是小哑巴呀!”周园园说完这句话后,鄙视地看了文梓秋一眼,转过身拉上文梓青的手,施施然撤退中。

    “扑哧!”文梓秋还没明白过来,文梓云已经想明白了周园园话里的意思,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哑巴?自己明明在骂文梓青,怎么就承认自己是小哑巴了?

    “哇~!”文梓秋明白过来后,又羞又怒,放声大哭了起来。文梓秋一直在伍秀丽的娇宠中长大,在n市,文梓秋班里的同学都顾忌她有个当副司令员的老爸,不会和她作对。

    没想到在这个小山沟里,文梓秋第一次尝到了被周园园的伶牙俐齿怼的滋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