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跑了

    “怎么了?家胜你欺负妹妹了?”赵庆山在房里听到自家有小姑娘的哭声,以为是自家两个孩子闹了矛盾,赶紧从房里走了出来。

    周家胜正在房里缠着爸爸说故事,华丽丽地躺枪了。

    小家胜不知道自己被外公冤枉了一把,只是一个劲地缠着周志新:“爸爸,您就把上回那个解放军叔叔抓坐山雕的故事再讲一遍吧!就一遍,我保证是最后一遍。”

    周志新昨天晚上给儿子讲了个“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周家胜听的津津有味,他毕竟年纪还小,听了一遍后有些细节已经模糊了,偏偏周家胜很喜欢这个故事,特别喜欢故事里面那个英勇的解放军赵子荣。周家胜缠着周志新说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为了想亲自和妹妹显摆显摆。

    周园园每天吃完晚饭后就关紧了房门,周家胜不知道周园园是在努力修炼,还以为妹妹身体不舒服,要早点睡觉。毕竟,周园园从医院里出来的时间也没隔多少天。

    “家胜,你已经缠着你爸说了三遍了,一个故事听了三遍还不会复述,看来你是没用心听啊!”赵芸香取笑着儿子。其实,赵芸香是有些心疼周志新,一大早的就被儿子缠着说了两遍故事,周志新的嗓音都有点沙哑了。

    “没事的芸香,孩子喜欢听,我也喜欢说。”周志新当然明白赵芸香的心意,心里只觉得甜滋滋的。

    周家村的事,赵庆山昨天回到赵家沟的时候已经和周志新说了,周志新心里是满满的感动。周春平不当他一回事,赵庆山却把他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疼爱。

    关于周春平不是周志新生父的事,赵庆山也隐约和周志新提了一句。毕竟周春平他们进了派出所,不知道会招认多少东西出来。在赵庆山看来,不管周春平以后如何,作为被“杀害”了一次的周志新而言,已经不适合再回周家。

    周志新明白岳父的一片好心,自然也不会在大过年的给大家添堵。再过两天,他就要回部队了,在走之前,还是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最要紧。至于周春平那里,只能以后再打算。

    周志新又给周家胜说起了故事。为了学会这个故事,周家胜这一回听的很认真,连院子里的”热闹“也没顾的上出来看,也就错过了自家妹子发威的那一幕。

    门口的小刘看见赵庆山,赶紧招呼了一声:“赵老爷子新年好!我们给您拜年来了。”

    哟~!这不是文老哥的司机小刘嘛!赵庆山看见小刘手上捧着一大堆礼品,还有小刘身前这两个和文梓青有几分相似的孩子,楞了楞。

    “赵爷爷新年好!”文梓云反应快,小刘打完招呼后,文梓云已经猜到了赵庆山的身份。

    今天的赵庆山,穿着一件蓝色的大棉袄,黑色的扎脚裤,脚上一双千层底的手工布鞋,除了一脸的红光,怎么看怎么和文梓云心目中的“武林高手”和“神医圣手”相差甚远。

    “你们是……?”赵庆山怕自己猜错了,还是问了一句。

    “赵爷爷,我叫文梓云,这是我妹妹文梓秋,我爸是文玉龙。”说实话,文梓云的应对很得体,不到十岁的孩子,第一次见赵庆山一点也不怯场。

    文梓秋在赵庆山出来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嚎哭,身边没有伍秀丽在,文梓秋收敛了很多,或许她也知道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根本没有人会替她撑腰。

    “哦,是梓青的弟弟妹妹吧?来,快进来。”赵庆山笑容可鞠地招呼了一声。看着文梓云兄妹俩这阵仗,赵庆山哪有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见自家小外孙女孩子气地拉着文梓青的手冲着来做客的小女孩直龇牙,赵庆山转念间也明白了刚才孩子间的一场闹剧。这孩子肯定是惹到自家小九了,小九这丫头护短的厉害。

    尽管这样,赵庆山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进门就是客,不管梓青以前在家和他弟弟妹妹的关系如何,赵庆山也要招呼着那一对兄妹进门先。

    周园园知道外公出了面,她也不好就这么把这一对不讨喜的兄妹赶出门去,只好拉着文梓青的手跑到一边嘀咕着:“冰块,你怎么这么老实啊?人家骂你也不知道回嘴,气死人了。”

    “记住了啊!下次她在骂你,你就骂她,要不然等天黑了套麻袋打一顿也行······”周园园化身怪阿姨,教文梓青各种反抗方法,连套麻袋这样的暴力绝招也翻出来了。

    文梓青忍着笑点了点头。他虽然没有出声,心里却是暖暖的。小丫头这是心疼他呢!

    三合镇派出所,老江脸色铁青地从所长办公室走了出来。

    王所长刚才可是把老江狠狠地骂了一顿,说他这么一帮老公安,竟然被老k给耍了一道。

    王所长刚把抓到老k的事报给了于源县公安局,公安局很重视,准备派几个干警下来协助三合镇派出所办案,这还没过半个小时,重要人犯老k就跑了。

    老k很狡猾,借着上厕所的机会,一拳打晕了老王,又从老王身上搜出了手铐的锁匙打开了自己的手铐,甚至脱下了老王身上的那套警服,穿在身上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派出所。

    等晕倒在厕所的老王被人发现的时候,老k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虽说到了老江这把年纪,被所长骂几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老江心里憋屈啊!老k要跑,在周家村为什么不跑?偏偏进了派出所后才跑,这不是没把他们这些公安干警放在眼里吗?

    老江一回到派出所马上提审了周春平,周春平已经招认了,是老k给钱让他杀了周志新,至于原因,周春平咬紧了牙,没有吐露半分。

    周春平打定主意,不到最后的关头,周春平绝对不会把老k身后的“贵人”给招出来,不知怎的,周春平有这样的预感,如果他敢扯出“贵人”,说不定他的命就要到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