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 住宿

    “梓青背着小九,不就成了猪八戒背媳妇了?”文玉伦知道文梓青和赵庆山的约定,在心里早就把周园园看成了文家人。周家胜一问,他的回答张口就来。

    “哦~!梓青哥哥猪八戒背媳妇啰~!梓青哥哥猪八戒背媳妇啰~!”周家胜根本不明白媳妇真正的意思,他觉得好玩,扯着嗓子唯恐天下不乱地来了这么一句。

    气的周园园直冲着周家胜猛翻白眼。在周园园看来,小媳妇什么的,都是大人喜欢开玩笑才胡说八道的。她这辈子,还没想过要不要嫁人呢!

    “玉伦,这附近有没有干净一点的招待所,我们想安顿下来先。”赵庆山见文玉伦把他们往文家的方向引,赶紧问了一句。车站离文家不算很远,大概有三四站公交车的距离,走路只用十几二十分钟。赵庆山他们要找住的地方,当然不肯坐车,而是选择了走路。

    赵庆山想着自己这一大家子,老的小的加起来足足有六个人呢!总不能都到文家去挤吧?再说了,老文虽然好客,架不住文家还有个冯雪莹啊!如非必要,赵庆山一点都不想和冯雪莹那样的女人打交道。

    不过当着文玉伦的面,赵庆山总不能说自己不待见冯雪莹,只是说自己家人多,明天后天还有事要办,住在外面自在一点。

    文玉伦当然知道赵庆山为什么会这么坚持不住进文家,不过,他是当儿子的,总不能和赵庆山说起老娘冯雪莹的不是。文家的小楼很宽敞,赵庆山他们就算人多,住进去大家挤一挤也能挤的下。不过,文玉伦知道大嫂伍秀丽是个不省心的,又一向眼珠子顶在脑门上。赵家只是乡下人,在伍秀丽的心里肯定看不起赵家人,与其到时候伍秀丽出什么幺蛾子得罪了赵庆山,还不如一开始就顺着赵庆山的意住在外面。

    “赵叔,您放心,就在我家附近有一个招待所,离我家走路只要五分钟,是我们文化局办的,环境什么的还不错,一会儿我带你们过去吧!”文玉伦转念想了想,还真给他想到了一个好地方。文化局办到那个招待所离文家的市委家属大院走路只要五分钟,环境又清幽,文玉伦知道赵庆山他们应该会满意的。

    文屹然这两天不知道是人多嘈杂还是累到了,精神比赵庆山走到时候差了很多。就算赵庆山不来青山市,文玉伦都打算跑到赵家沟去请赵庆山过来了。毕竟,文屹然的身上担负着他们文家众多人的希望。

    文屹然的调令已经下来了,再过三个月,文屹然就要调去京都经济发展部门做副部长。拖着一副病怏怏的身子,文屹然怎么能开展新的工作?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好的机会从手里溜走吧?

    见文玉伦这么说,赵庆山也不再坚持要在远离文家的地方找招待所。毕竟,他来青山市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替文屹然梳理一下身体,住的离文家近些也好。再说了,有文玉伦在,熟门熟路的总比他们自己蒙头乱找强一些不是?

    一行人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栋巍峨的大厦前。

    “赵叔,到了,我们进去吧!”文玉伦招呼了一声。

    众人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这栋巍峨的建筑有些愣神。

    周园园趴在文梓青的背上,也愣住了。看着眼前这栋气派的高楼,周园园觉得刷新了自己的见识。这是招待所吗?这是带了星级的酒店吧?

    按照周园园前世的经验,还以为文玉伦口中的文化局招待所只是个小小的旅馆,猛然间来到一个疑似前世四星级酒店的地方,周园园差一点以为文玉伦带错了路。

    周园园不知道,青山市文化局的招待所在整个青山市都是有名的,青山市是一个文化古都,和各个城市的文化交流一直很频繁。开展文化交流的时候,一般来说场面都比较大,参与的人数也比较多,因此,为了更好地招待八方来客,青山市文化局申请建了这么一栋高楼,当做招待所。

    文化局招待所里面的坏境清幽,舒适整洁。不过这样的地方,也不是谁都能进来住的,要不是文玉伦带着,光凭着赵庆山手上几张赵家沟的介绍信,这招待所的门都进不了。

    众人晕乎乎地跟着文玉伦进了门,前台一个圆脸的姑娘见到文玉伦,赶紧笑着招呼了一句:“文主任,有客人?”

    文玉伦目前是文化局的古字画研究员,副主任级别,文玉伦自己写的一手好字,在外面,认识的人都称文玉伦一声文主任。

    看着赵庆山一行人的样子,不像是上级来考察或者是其它市的交流学者,圆脸姑娘在招待所上班也有几年了,练出了一双锐利的眼睛。

    虽然赵庆山他们的穿着有些土气,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农民。不过圆脸姑娘脸上没有露出什么看不起的神色。没见文主任都对这些人客客气气的吗?说不定是文主任家的亲戚呢!

    这年头,住在城里的人谁没有一两门乡下穷亲戚?就冲着文玉伦对赵庆山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圆脸姑娘就觉得自己不能开罪这一行人。

    “小梅,今天是你值班啊?赶紧的,帮我赵叔开四间房。”文玉伦笑吟吟地对那个圆脸姑娘说。

    文玉伦的话里隐藏了两个意思:第一,显示自己认识这位小梅姑娘,拉近了关系。第二,赵庆山是他长辈,在招待所住宿期间,让小梅要多多关照。

    “五间。”文梓青突然间开口。

    “梓青,你一会儿回家住,你爷爷挺想你的,听话,啊~?”文玉伦觉得头痛。他这个大侄子,还没娶人家小九丫头呢!就一副自己是赵家人自居了。回青山市不回家住,让老爸知道了多伤心啊!

    “我也住这儿。“文梓青没有理会文玉伦的劝说,盯着文玉伦,眼里一片固执。文梓青不喜欢说话,要不然此时的他准会问文玉伦,有伍秀丽母子在,他的房间还在吗?

    ”好了好了,五间就五间。“文玉伦没往伍秀丽母子身上想,他只是习惯性地选择了妥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