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模型

    昨晚回到青山市后,文梓云的脑海里全是周园园那双水灵灵的杏眼,没想到才隔了一晚上,心中思念着的人就出现在了面前。

    看着跟在周园园身后的文梓青,文梓云的心底冷哼了一声,脸上的神色暗了下来。他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孙子,爷爷对大哥就这么好,什么好的都留给文梓青,包括周园园这么漂亮的小女孩,明明他和园园的年纪相近一些,他们更般配。

    文梓秋没有发现文梓云的异样,见文屹然特地嘱咐自己要和周园园玩的好,不由得气怒交加,驽了驽嘴,‘哼“了一声,说:”爷爷,我不喜欢这个妹妹,她好凶的,昨天还骂我了,我不要和她玩。“

    见文梓秋告状,赵庆山几个大人都有些尴尬。文梓秋说的是周园园,其实还不是说赵庆山他们没把她这个小客人给招呼好?

    文梓秋也不想想,如果她不骂园园白痴,不骂文梓青小哑巴,周园园又怎么会针对她这么个小女孩?很多人只看到别人对自己不好的一面,并没有想过是自己先对别人不友善。

    周园园笑眯眯地拉着文梓青的手,玩着文梓青的手指头,故意装作没听到文梓秋的话。文梓青的手掌比周园园的小手大了三分之一,他的耐心又好,不管是周园园怎么折腾他的手指,他都不出声。

    文屹然愣了愣。不是为了周园园”欺负“文梓秋气恼,而是觉得自家大媳妇太不会教孩子了,小孩子家家的,闹个矛盾是一件正常的事,过了一天半天的也就像青烟一般消散了,像文梓秋这样记仇的心性,可不好。

    “梓秋,小姐妹要和睦相处,你比园园大,爷爷希望你能做个合格的小姐姐。”文屹然吩咐着文梓秋。

    “嗯。”文梓秋委屈地点了点头。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周园园,长的比自己好看不说,一张嘴也厉害的能气死人。

    周园园没有说话,她一点都不喜欢文梓秋,从来没有过想和文梓秋交朋友的想法,看来是要辜负文爷爷的一片好心了。

    “爷爷,我带园园上楼玩。”文梓青赶紧替周园园解围,小丫头皱了皱眉,文梓青知道她这是不耐烦了。

    “去吧去吧!把你之前组装的那辆小汽车好好在园园妹妹面前显摆显摆。”文屹然摆了摆手,让几个小孩子顾自先去玩一会。既然梓秋和园园合不来,文屹然也不强求了。

    文梓青拉着周园园的小手,走上了楼梯。没去赵家沟之前,文梓青一天到晚喜欢摆弄一些机械模型,那辆小汽车是文梓青淘换了几个月的零件才淘换齐全的,车子的外壳没地方买,是文梓青用废铁皮慢慢打磨而成的。车子模型只有一个巴掌这么大,做好后文梓青又耐心地替模型喷上了绿色的漆。

    模型的比例做的很好,可以说,十二岁的文梓青心里第一次值得骄傲的就是他的这辆汽车模型。

    自从练功练到“走火入魔”后,文梓青的外表虽然还是那个十二岁的文梓青,但实际上,文梓青的芯子已经成了前世那个四十多岁的文梓青。如果不是文屹然提起,文梓青自己都忘了少年时的这辆手工汽车模型。

    文梓云听到文屹然提起那个汽车模型,脸上闪过一丝别扭的神色。就这么一愣神间,文梓青已经拉着周园园的手走上了二楼。文梓云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还是跟在了文梓青他们的后面。

    文梓秋正好觉得文屹然他们的聊天让她觉得闷,见哥哥跟着上楼,也跟了上去。

    二楼的最后一间房是文梓青的,文梓青四岁开始从n市来到青山市爷爷家,一直住在这间房里没有挪动过。

    文家小楼的空房很多,每年文玉龙他们回来,在三楼也有固定的房间留给他们住。

    今年,文梓云心血来潮之下,却占了文梓青的房间。文梓青推开房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地上散了一地的塑料手枪和玩具木剑之类的东西。中间夹杂着的,还有文梓青那辆被拆的七零八落的手工小汽车模型。

    文梓青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并没有进去。周园园看着房里散乱了一地的小汽车零件和文梓青脸上的黯然神色,心里哪有不明白的?

    此时,楼下传来文屹然喊大家吃饭的声音。

    楼梯拐角处,文梓云拉住想要上楼的文梓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兄妹站在原地,看着一动不动的文梓青和周园园的背影,心中有些慌乱。

    拆汽车模型的事,文梓云兄妹俩都有份。只不过文梓云是负责拆,而文梓秋是负责把一些能踩扁的零件给踩扁。谁让爷爷昨晚和爸爸提起文梓青的这辆模型的时候,语气里满满都是骄傲呢?

    文梓青站在原地看着满目疮痍,什么话都没有说。沉默了半分钟后,文梓青拉着周园园的手,转回身,准备回到楼下。比起上一世见到模型被毁的愤怒,此时的文梓青已经好了太多。

    周园园却奇异地感觉到文梓青身上那一丝的悲伤,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黯然。

    文屹然刚才话里提到汽车模型时的骄傲,周园园已经听出来了。为了做那辆手工汽车模型,文梓青花费了不少精力。可是,好好的模型却被文梓云他们给拆的七零八落的,这其中代表着什么?周园园虽然不甚了解,但也能猜到一两分。

    周园园站住脚步拉了拉文梓青的手,示意他低下头来。

    文梓青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对于小丫头的每个要求,他都乐意去满足。

    周园园掂起脚,在文梓青脸上”啵“地亲了一下,悄悄说了句:”梓青哥哥,你别难过,下次我们一起重新做一辆。“

    不知道为什么,周园园就是想对文梓青这么说。文梓青身上的气息让她觉得心浮气躁,她觉得安慰一下,或许会让他的心情好过一些。

    文梓青很想笑,他的小丫头这是心疼他了吗?虽然这辆汽车模型对文梓青来说是几十年前的旧物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