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强者

    当年模型被毁的时候,文梓青也很伤心很愤怒,只不过,那时候的伤心和愤怒全部都是少年的他独自一人承受,不像今天,他不仅变得强大了,身边有一个小丫头替他心疼。

    能被小丫头心疼,他的汽车模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文梓青想到这里,心情恢复了平静。

    楼梯拐角处,文梓云兄妹俩赶在文梓青和周园园下楼之前,赶紧溜回了楼下客厅里。文梓云很怕文梓青会当众哭出来或者骂他,毕竟,那一地零零碎碎的零件他和妹妹都没来得及收拾。还好,废物还是废物,连向爷爷告状都不会。

    伍秀丽端出一盘盘的菜,热情地招呼着赵庆山一家人,仿佛刚才在厨房咬牙切齿咒骂着赵庆山的人不是她一样。

    周园园不得不佩服伍秀丽,有些人就是个天生的戏子,习惯了带着面具生活。伍秀丽看来就是其中翘楚。冰山摊上这么一个后妈,日子难过啊!

    不过,周园园才不会闲的去拆穿伍秀丽,毕竟,她来文家做客也就这么一次两次的,伍秀丽对周园园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陌生人。

    文梓青不知道周园园今天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吃饭的时候经常帮他夹菜不说,就连和他说话,也是一口一个“梓青哥哥”,声音甜甜的,甜的让文梓云那小子气红了眼。

    一顿饭,就在热热闹闹中结束了。饭后,文屹然邀请赵家人坐下来喝杯茶,被赵庆山拒绝了。连文屹然也被赵庆山规定,饭后半小时内不准喝茶,要不然文屹然的病,他是没法管了。

    文屹然笑呵呵地放下了手中的茶壶,对于赵庆山说的话,文屹然还是比较信服的。

    至始至终,文玉龙都没有下楼一步。吃饭前文梓云上去叫了一声,文玉龙让儿子带了句话下来,说是还有公事等着处理。

    文屹然知道大儿子有公事要办,也没有勉强他。

    吃完饭后小坐了几分钟,赵芸香他们向文屹然提出告辞。周志新后天就要回n市了,时间紧,他们想在青山市逛逛,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买的。

    这个年代的物资极度缺乏,青山市作为一个大城市,比三合镇好很多,商场的柜台上时不时会有一些“出口转内销”的布匹或者毛线之类的供应,不要票。赵芸香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买一些带回三合镇。周志新的毛衣还是三年前赵芸香织的,已经旧了。

    赵庆山要替文屹然做一次针灸治疗,跟着文屹然去了楼上。

    周园园也被赵庆山留下了,小丫头虽然聪明,但是医术这东西,不是说光靠聪明就能学好学精的,还要多看多练。有近距离观摩扎针的机会,赵庆山肯定要把小丫头留下来。

    周园园没走,文梓青也不走,他反正也没其他事要办,还不如一直守着他的小丫头。

    楼下,伍秀丽在厨房里收拾好出来,看见的是空荡荡的客厅。

    地板上那几个鞋印在伍秀丽的眼里愈发的清晰,一想起还要搞完卫生才能休息,伍秀丽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今天是倒的什么大霉啊!侍候文家一大家子倒还罢了,现在还要侍候公公招惹回来的一大堆乡巴佬。只要想起这些,伍秀丽就觉得嗓子眼里像是塞了一团棉花般的喘不过气来。

    书房里传来文玉龙和两个孩子说话的声音,让伍秀丽的心情稍稍的好了一些。她生的孩子就是聪明,总是会借着不同的机会和爸爸文玉龙亲密,不像前头那个死鬼留下的孩子文梓青,整天冷冰冰的板着脸,什么话也不说,自然讨不到文玉龙的喜欢。

    文玉龙没有下楼,不是因为看不起赵庆山他们这一行人的身份,而是在半个小时前,文玉龙发现有一股令他心悸的力量,笼罩着整个小楼。

    文玉龙身边有一份重要的信,不容有失,放在书房里他不看着又有点不放心。家里人多,文玉龙又不能把信给揣在怀里,生怕丢了,左右权衡之下,文玉龙只好让伍秀丽把饭菜给他端到书房,吃了个囫囵饱。

    文玉龙在部队呆了将近三十年,年轻的时候经常出任务,那些任务有一些的保密级别很高。做任务的过程中,文玉龙也曾经历过九死一生,文玉龙也因此练出了敏锐的感觉。刚才那股笼罩而来的力量,对文玉龙造成了一定的威压。文玉龙估计,文家附近来了一个强者,实力深不可测!

    文玉龙这个级别,已经可以接触到很多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层面。文玉龙知道,在华夏,有一群本领超群的人士,他们属于军方的一个秘密部门管辖,组成了一个特别行动队。

    特别行动队的人文玉龙也曾见过一两个,个个都有一身奇异的本领,就像周将军家的管家周希,暗中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特别行动队的副队长。

    那些奇人异士,轻易不会出动。只要他们出手,必定是在办一些普通人不能接触到的大案。文玉龙近来并没有收到特别行动队要出动的风声,照理说,文屹然的调令已下,文家妥妥是向上走的趋势,文屹然又是个正直的人,私底下和表面上一样干净,特别行动队对文家出手的机会也不大。

    文玉龙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好在那股力量一触即退,快的让文玉龙根本感觉不到一丝残留的痕迹。

    就算如此,文玉龙的心中还是升起了高度的警觉,在他弄清楚这个强人是冲着文家还是谁家而来之前,他只想低调了再低调。

    文玉龙放下公事,悠闲地坐在办公桌旁,听着儿子和女儿说起去赵家沟的见闻。

    文梓云口齿伶俐,又特地把乡下的一些风景描述的夸张一些,比如有些青翠的小山被他说成了郁郁葱葱的丛林,一尺来宽的蜿蜒小溪被他说成了丈把宽的大河之类的,听的文玉龙津津有味。至于文梓秋,在文玉龙面前的形象一贯是乖巧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