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羞愧

    或许是时光过得太久了,近两年来,文玉龙已经很少去想起曹爱梅,就算想起,也觉得曹爱梅的容颜在他的脑子里模糊了不少。只记得曹爱梅有一双和文梓青一模一样的丹凤眼,看人的时候气势有些凌厉。

    到底还是自己亏欠了她。当初明明说好了会陪她生产,可是,任务来了,他又不能不去。等他完成任务赶到医院时,曹爱梅已经因为产后大出血,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只要看到文梓青那双和曹爱梅一模一样的丹凤眼,文玉龙就会想起曹爱梅临死的那一瞬间,那一双凌厉的丹凤眼里,满满都是责备,还有着一丝淡淡的不舍。他自责,他愧疚,文梓青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文玉龙的工作和生活,这也是文玉龙把文梓青送到文屹然他们身边的最大原因。

    文梓青走后,文玉龙觉得自己的心恢复了平静,这些年来,有伍秀丽和他们的一双儿女陪伴着,文玉龙很少去想起被他送到父母身边的大儿子。他想,或许他们之间的缘分太浅。

    文梓青这一送走,到现在已经八年了。这八年里,文玉龙每次回青山市,也想和孩子表达一下自己的疼爱之情,可惜那孩子不知道是傻了还是怎的,对待文玉龙一家都是淡淡的,不管文玉龙怎么讨好他,脸上一贯是没有表情。

    时间久了,文玉龙也就放弃了和大儿子亲密的想法。在他看来,他这个做父亲的,尽到自己的责任,把孩子养大也就算了,至于长大后孩子和他亲不亲,一切全靠缘分了。

    如果文梓青知道文玉龙的想法,觉得会呵呵他一脸。生而不养的理由为自己找的这个强大,真不知道文玉龙的脸皮是什么做的。

    文玉龙很喜欢文梓云文梓秋这一对双胞胎,这两个孩子像足了伍秀丽,从来不会说他不喜欢听的话,也不会做他不喜欢的事。不像老大文梓青,整天像是只锯了嘴的葫芦一样闷声不响。就算是文玉龙有空时想和文梓青亲近亲近,两个人在一起也说不到两句话。原因无它,是文梓青不愿意回应文玉龙的关心。文玉龙问文梓青有没有什么困难?文梓青只知道摇头。文玉龙问文梓青有什么要求?文梓青也还是摇头。

    想起文梓青,文玉龙就不由得想起前妻曹爱梅。曹爱梅的性子也和文梓青一样比较沉闷,一天到晚话不多,家里家外的事物却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的。那几年,文玉龙有更多的精力花在工作上,才奠定了他后来升迁的基础。

    文梓云两兄妹在书房呆了一会儿后就离开了,他们兄妹俩都牢记老娘伍秀丽的教导,每次就算和文玉龙玩的再愉快,也不能超过二十分钟,不能让文玉龙觉得不耐烦后才走。

    文梓云两兄妹回到楼下,伍秀丽正费力地拖着地板。

    “妈妈,您辛苦了。”文梓云嘴巴甜,看到伍秀丽忙的额上的汗水都出来了,赶紧拿了块毛巾替伍秀丽擦汗。

    “没事,妈妈惯了。”伍秀丽一脸温柔地看着自家的两个儿女,心中满满都是骄傲和自豪。

    “都怪那些乡巴佬,到人家家里做客还这么不懂规矩,瞧把咱们家客厅给祸害成什么样了?”文梓秋一开口就是巴拉巴拉一顿埋怨。

    “是啊!一点教养都没有,活该他们在乡下受穷。真不知道你们爷爷从哪个旮旯翻出来这么一大堆穷酸。”伍秀丽有两个孩子撑腰,又以为赵庆山他们已经全部离开了文家,说话间也就没有了顾忌。

    冯雪莹从医院搬回来后,要卧床静养,文屹然晚上睡眠不大好,两夫妻就暂时分了房住。文屹然现在的睡房,是二楼最靠近楼梯的一间。

    房间里,赵庆山刚刚替文屹然的脑部下了第六支银针,楼下伍秀丽母子三人的对话就传进了文屹然他们的耳朵里。

    看着面沉如水的赵庆山,文屹然觉得脸都羞红了。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赵老弟在这里竭尽全力救治他文屹然,可是他文家呢?大儿媳在背后偷偷编排着赵家人。赵庆山这些年来不愿意带着一家大小登门,或许就是有这样的顾忌吧?毕竟,被人嫌弃谁都不喜欢。

    楼下母子三人的说话声继续,反正书房的隔音很好,他们就算说什么难听的话,文玉龙也听不到。

    文梓秋刚好找到了发泄的渠道,在伍秀丽面前把周园园贬低的一文不值。文梓云虽然不同意妹妹的说法,但是,当着妈妈和妹妹的面,文梓云才不会替周园园辩解惹她们不开心。

    文屹然的脸越来越红,伍秀丽母子几人说的越多,越发显示出他文家的教养堪忧。当妈的伍秀丽自己不着调,连带着教出来的两个孩子也喜欢扯老婆舌。掐尖好强不是件坏事,但是,不靠自己的努力去超越别人,一味地靠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就显得可笑了。

    文梓青和周园园也听到了楼下伍秀丽母子的谈话声,他们两人都没有出声。有些人就是这样,当面的时候笑的热情洋溢,背转身子又是一副嘴脸。像伍秀丽这样没品的人,和她生气等于拉低了自己的格调。

    赵庆山根本没把伍秀丽的话放在心上,说实话,他来替文屹然治病是看在两人的交情上,根本没想过自己是个乡下人来攀上文屹然这个市委书记的高枝。心中无所求,就算伍秀丽说的再难听,赵庆山心中都是微波不起。

    文屹然却不这样想,他是文家的大家长,文家小辈们对赵庆山不敬,是他这个做家长的没管好。也怪他这些年看在双胞胎的份上对伍秀丽太纵容,以至于她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什么人都不看在眼里。耳听着伍秀丽母子一句接一句越来越过分的言辞,文屹然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老文,不能生气。”赵庆山见状,知道文屹然是动了怒。文屹然这个病最忌动怒,更何况现在正在针灸期间。文屹然一动怒,说不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