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来客

    周园园也不是个霸道的人,做错了事肯定要虚心接受小玉的批评的。

    ”真的吗?那好,主人您让那老头把桌子上的那个白玉摆件送给我,算是赔偿我的损失。“小玉想了想,说。

    那件白玉摆件在小玉的眼里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不过,那里面蕴含着一丝小玉需要的灵力,有了这丝灵力,小玉勉勉强强可以提炼出一丝丝的精纯灵气来,补偿一二。

    白玉摆件?什么白玉摆件?周园园的眼睛在文屹然房间里的那张桌子上溜了一圈,才看见上面摆着一盆水仙花的玉雕。

    那玉雕栩栩如生,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如果没有小玉说一说,周园园还以为是一盆真的水仙花呢!

    和文爷爷要报酬?这合适吗?周园园皱了皱眉头。两辈子的教养让周园园做不出施恩望报这样的事。

    ”小玉,咱们不要人家东西,自己出去买好不好?“周园园想了想还是拒绝了小玉的要求。她出手救治文屹然,是自己想救,可不是文屹然求她救的,救了人后转眼就要人家的贵重物品,周园园觉得心中压力好大。

    ”哼!主人,你不喜欢小玉,不理你了。“小玉生气了,任凭周园园再怎么呼叫,也没有再出声。

    周园园满头的雾水,不过此时在文家,并不适合周园园内视识海,她只好把这些疑问暂时放在一边,想着等一会儿回招待所的时候再进识海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文屹然发生了这么一出惊险,楼上的动静就大了一些。

    伍秀丽娘儿三个听见了楼上赵庆山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吓得整张脸都白了。

    看来真的是不能在背后说人,明明看见赵庆山他们一堆人呼啦啦地走了,怎么反倒藏在了楼上?伍秀丽无比的懊恼。还没等伍秀丽娘儿三个想个办法打圆场,文家的门铃响了。

    文梓云和文梓秋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了声:”妈,我回房做作业了。“

    还没等伍秀丽说什么,文梓云和文梓秋”咚咚咚“几步就上了楼梯,回房去了。闯了这么个大祸,他们俩还不走,难道等爷爷一会出来收拾他们吗?

    周希第二次按响门铃后,板着脸站在文家的小楼前,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没错,这里就是文屹然的家。

    伍秀丽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脸不耐烦的周希。

    “请问您找谁?”伍秀丽在周希气势的压迫下,觉得有些瑟缩。

    “去告诉你家主人,就说京都周希来访。”周希打量了一下伍秀丽,皱了皱眉头。文屹然这是怎么了?请了这么个佣人?傻不拉叽的。像这么没眼色的佣人,他们周家是不会用的。

    “我······我······”伍秀丽又羞又怒,她明白来人是把自己看成是文家的家政工人了,也难怪,她突然间被文屹然和赵庆山的说话声吓了一跳,又被自家两个孩子的举动吃了一惊,来开门的时候手上还抓着一杆**的拖把呢!

    周希第一眼看见伍秀丽,就被她身上的气息恶心到了,黄的白带绿的一大团浮在头顶上,像是某种生物的便便一样,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心术不正,不是个好东西。

    “还不快去通报一声。”周希看见伍秀丽磨磨蹭蹭的样子,觉得有点不耐烦了。要不是想着找文屹然有事,周希都想转身走人了。看多伍秀丽一眼,周希都觉得烦的慌。

    “哦,哦。”伍秀丽被周希一喝,忘了要和周希解释自己是文家大儿媳的事,只好冲着楼上叫了声:“爸,有个叫周希的人找您。”

    周希?还没等文屹然反应过来,书房里的文玉龙听到了伍秀丽的喊叫声,急忙三步两步地跑下了楼。刚刚他还在书房里寻思着特别行动队的事,做为副队长的周希就找上门来了?刚才那道强者的气息,应该周希释放出来的吧?

    文玉龙自以为找到了真相。

    “周管家,还真是您啊!请进请进,我爸在楼上有点事,一会儿才能下来。”文玉龙看见周希,满脸堆笑地打了个招呼。周希所在的特别行动队和文玉龙管辖的部队有过一次合作,周希也因此认识文玉龙。

    “文玉龙,那是你媳妇儿?”周希听见伍秀丽话里喊文屹然的那声”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是,是我媳妇伍秀丽。“文玉龙在楼上没有听到刚才周希和伍秀丽的对话,以为周希是因为好奇才这样问,赶紧回答了一声。

    ”文玉龙,你这眼光可真不咋地。“周希摇了摇头,迈过文玉龙的身边,走进了文家。周希认识文玉龙的前妻曹爱梅,那是一个非常纯粹的女人,爱和恨都很分明,肚子里也没有什么弯弯绕绕。可惜红颜薄命,周希摇了摇头。

    文玉龙一怔,随即追上了周希的脚步,说:”周管家先稍坐一会,我上楼找一下我爸。“至于周希评判伍秀丽的话,文玉龙并不敢反驳,却也没多在意。自己的女人,就算再不好都已经娶回来了,还能踢了重娶?再说了,秀丽这些年来把家事打理的井井有条的,不仅自己生的一对儿女教育的很好,就连对梓青,也是关爱有加,还有什么不好的?

    满京都有点地位的人都知道周希有一手出神入化的”观气术“,他看好的人,往往都会前程远大,他不看好的人,还没听说哪一个是有大出息的。

    不过,周希轻易不会使用这项秘术。周希今早心情有些忐忑,总觉得今天会有大事发生。他又是第一次来文家,不知道心中感应到那件事会不会发生在文家,所以在伍秀丽开门的时候不经意间使用了这项秘术,结果,自然是恶心到了他自己。

    文玉龙没有多相信周希的这项本事。照文玉龙看来,那些说不定是别人特意提高周希的地位而说的,周希如果真有这么厉害,早就自立门户了,还用的着龟缩在周将军的羽翼之下?

    楼上,文屹然已经听到了伍秀丽喊的那一嗓子,知道周希上门,赶紧和赵庆山说:”赵老弟,我介绍你认识一个奇人,说不定你们可以一起切磋切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