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 找人

    “文书记,我想让你帮忙找个人。”周希想起自己年前在三合镇看见的那个年轻人,越想越觉得事情有蹊跷。这世上相似的人虽然也有,但那年轻人和老爷一模一样的容貌却一直在周希脑海里盘旋不去。

    周希觉得他应该查一查那个年轻人的事,要不然,他说不定会后悔。这些天,少爷和老k几次在三合镇出没,引起了周希的注意。三合镇这么个穷乡僻壤,有什么值得少爷关注的?会不会就因为那个年轻人?

    ”找人?是青山市的人吗?“文屹然有些奇怪。以周希的能耐,找个人直接去公安系统不是更方便?怎么找上自己了呢?

    ”确切的说,应该是于源县人。“周希知道文屹然肯定会有疑问,但是,有些事他又说不出口。事关周家的隐秘,还有这件事周希并不想让周将军的孙子周念新知道,所以才找文屹然这么迂回了一下。

    周念新在公安部工作,如果周希直接找上公安系统,很容易就会被周念新收到消息。

    那天周希在元宝巷口差点撞上了周志新,周志新曾经伸手扶了周希一把,还说了声:”老大爷,小心。“

    周志新当时说话的口音就是三合镇本地的口音,周希不会听错。整个于源县的方言,包括三合镇都是一样的,这也是周希判断周志新是于源县人士的重要依据。

    ”周管家请说,如果文某能帮到上忙,肯定不会推辞。“文屹然是个爽快人,虽然不明白周希的用意,但也不会去寻根问底。毕竟,周希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到了周希这个层次,已经很少会开口求人。文屹然今天能被周希求上门,说实话还是一件好事。

    ”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应该是个现役军人或者是刚退伍的。年前腊月二十五中午时分出现在三合镇元宝巷。“周希回想起那天看见那个年轻人时,年轻人的身上穿的是一件部队中发的军人便装,加上着周志新走路的姿势,所以周希判断周志新应该是个军人。

    ”名字?“文屹然等了好久,没见周希有下文,忍不住问出了声。

    ”不知道。“周希摊了摊手。如果他知道年轻人的名字,又怎么需要文屹然帮忙?随便叫个生面孔去公安系统查问一下不就得了?

    文屹然差点气的喷血。感情周希的难题在这里等着呢!于源县的人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三十来岁的现役军人或者是退伍军人,加起来没有八百也有五百吧?一个一个的去问过来?那要问到什么时候?再说了,问人家有没有去元宝巷,那肯定要本人才回答的上来啊!难道还要追到部队去询问?

    周希看着文屹然谴责的目光,觉得有点心虚。

    他这个请求,确实有一定的难度。可是,谁让文屹然欠他人情呢?当日救冯雪莹,可耗费了他不少精神呢!

    想到这里,周希又恢复了一片云淡风轻的模样。

    ”这个······周管家,我能不能问问,这年轻人长的什么模样?身高体重大概多少?您什么特征都,您什么都没说,确实不好找人啊!“还是文玉龙机灵,马上就问到了点子上。

    周希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的钱夹子里有一张老爷年轻时的黑白旧照片,赶紧拿了出来,递给了文屹然。

    ”周志新?“文屹然看着照片中的人,大吃了一惊。

    ”什么?文书记认识这年轻人?“周希激动地一把抓住了文屹然的手。

    ”周管家,放手放手,你的手劲大,文某受不起。“文屹然觉得手上一阵剧痛,手指差点连照片都拿不住了。

    ”哦,哦。“周希赶紧放开文屹然的手,高兴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圈。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文屹然居然认识这年轻人,这下子,他总算有追查的方向了。

    ”这个人就是刚才走的那个赵老弟的女婿周志新,一个小时之前还在我们家吃饭呢!“文屹然揉了揉被周希捏疼的手腕,差点想翻白眼了。不知道周希和周志新是什么关系?让他这么紧张。

    不对啊!照片已经很旧了,一看就是几十年前的旧物。照片上的人一身长衫,周志新不可能穿着长衫去拍这么一张照片吧?文屹然转念间已经想了很多。

    不过,文屹然可是个人精,虽然知道事情有蹊跷,却不愿意追根问底。毕竟,如果周希能说的事,想必他也不会瞒着。既然瞒着,就有他瞒着的道理。

    周希拿回文屹然手里的相片,小心翼翼地夹进了随身携带的钱包里。才坐下来听文屹然说起周志新的事。

    楼上,周园园已经搞定了小玉要的那点灵气,把玉雕摆件还给文梓青后,看着文梓青落寞的神色,周园园忽然间觉得自己很混帐。

    “偷”了人家最珍贵的灵气,却说“物归原主”,她还真的挺混帐的。

    “梓青哥哥,我和你说实话,我不是不喜欢这个玉雕了,刚才想要,是因为它里面的灵气吸引着我。梓青哥哥,我练的功法和你的不一样,可以自动感应灵气。“周园园没法解释小玉的事,只好说是自己想要玉雕里面的灵气。

    灵气?那是什么东西?文梓青默然。不过,文梓青不会认为赵庆山藏了私心,而是替周园园高兴。上辈子那个怯懦的女人已经越来越模糊,现在的周园园,身上自有一股夺目的光华。假以时日,小丫头还不知道会成长成什么样呢!

    周园园以为文梓青的沉默是不相信她的话,赶紧解释着说:“梓青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把玉雕放在我手上时,不知怎的,玉雕里面的灵气自己钻进我的手掌里面去了。“

    会自动钻进身体的灵气?没想到这个玉雕摆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文梓青抬起手,把玉雕凑近眼前,前前后后仔细地观察了一遍。

    这么几个月接触下来,文梓青知道周园园不是个眼皮子浅的人,看见玉雕想要,肯定是另有缘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