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 我赔

    果然,小丫头忍不住和他说了真话。哎呀呀~!他家的小丫头,这是真心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呢!连灵气这么重要的东西也和他说了。

    可是灵气是什么东西?真的像那些仙侠小说里写的一样吗?文梓青端着那盆白玉水仙看了又看。

    没有啊?什么感觉都没有?哦,对了,刚才的白玉似乎比现在有光泽一点。怎么说呢?玉雕没有递给周园园手上之前,还闪着莹润的光泽。现在的玉雕,就像是新鲜的植物离开泥土放了一段时间失去了水分一般,看起来干巴巴了不少。

    周园园见文梓青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端详着玉雕,赶紧低头认错:”梓青哥哥,对不起啊!玉雕里面的灵气已经被我拿走了,我不该说把东西还给你,因为根本没法还。“

    这盆白玉水仙,一看就是很珍贵的东西,被她这样”吸“走了灵气,不知道玉雕的价值会不会跌价。这可是梓青哥哥的妈妈留下的遗物呢!

    ”确实,它的光泽比刚才黯淡了许多。”过了良久,文梓青才下了个结论。

    ”梓青哥哥,这样吧!等我长大一点,赚很多很多钱赔给你,怎么样?“周园园本来想说以后买一盆白玉水仙来赔给文梓青,转念间想起,这白玉水仙可不是普通的大路货,这种珍品,一般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万一她许了诺却做不到,到时候就糗大了。

    周园园这才改口说赔文梓青很多很多钱。

    至于等她长大后再赔,当然啦!凭周园园现在的小身板,就算有赚钱的法子也没办法去施展啊!

    ”我不要钱,我只要这样一模一样有灵气的玉雕水仙。“文梓青哪里猜不到小丫头的托词,赶紧把小丫头的侥幸给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那······梓青哥哥,你说说该怎么赔吧?一模一样的可能找不回来了。“周园园索性光棍一点,让文梓青自己开口索赔,好过让她在这里猜猜猜。她说的再多,文梓青不点头,也是没用。

    ”这个摆件,是我妈留给她儿媳妇的聘礼,没有了这个,我以后的媳妇可就难找了。“文梓青一本正经地说着胡话。

    呃?什么意思?

    周园园被文梓青的话绕到脑子有点晕。

    “这种玉石,我还有很多哦。“文梓青继续利诱。可不是嘛!只要去上一辈子知道的几个玉石矿里捡一堆回来,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主人,很多很多,我要我要,小玉喜欢这种玉石。“周园园还没说什么,识海里的小玉听到文梓青还有很多这种白玉,高兴地叫了起来。小玉刚刚炼化了那一丝灵气,感觉正棒棒哒!有了这种白玉,就等于有了很多灵气,小玉只要把那些灵气都炼化了,这实力还不是......?小玉想到美好的前景,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园园,你长大后把你自己赔给我好了。反正是给你的聘礼。“文梓青的话在嘴边绕了几圈,狠了狠心还是说出了口。他和周园园的婚事,是赵庆山做主的,如果周园园只是个单纯的六岁小女孩,在他们身边人的灌输之下,说不定长大后会觉得嫁给文梓青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可是,文梓青知道周园园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女孩啊!经过文梓青这些天的观察,周园园对于他们的婚约根本一点都不知情。万一她以后反对怎么办?

    “轰”的一声,楼下传来一声巨响,刚好把文梓青的这句话给盖过去了。

    “梓青哥哥,你说什么?”周园园被巨响镇定愣了愣神,这一愣神间,文梓青的话已经划了过去。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就这么办。”文梓青强忍住笑意,说完这句话后,走到窗户边,纵身跳了下去。

    刚才的那一声巨响,分明是爆炸的声音。这里是青山市的市委家属院,一般的人可进不来。这声巨响到底是谁弄出来的?文梓青打算赶紧去看看。

    “哎~哎哎,你还没说怎么办呢?怎么叫这么说定了呀!“周园园看着窗外那个矫健的身影,总觉得自己似乎被算计了一把。

    ”小玉,你有没有听到梓青哥哥刚才说什么了?“周园园没听清楚,只好求助于识海里的小玉。

    ”主人,他说······“小玉想说实话,又不知道周园园会不会答应长大后”赔“给文梓青做媳妇,文梓青那傻小子刚才可说了,他还有很多很多白玉呢!如果主人嫁给他,他的东西不就是主人的?主人的东西说起来也会是小玉的吧?好多好多白玉,就代表着好多好多灵力,要是那些灵力都归自己的话~实力那肯定是“蹭蹭蹭”地往上涨啊!

    小玉想到这里,忙说了句:”主人,我也没听清楚,就听到说让你赔。“

    哦,原来是要赔啊!弄坏了人家的东西,那倒是应该的。

    周园园在不知不觉中,被自己的玉灵”坑“了一把。

    嘿!搞定!文梓青跳下楼的时候,没有听到小丫头反对的声音,不由得乐滋滋的。不管怎么样,小丫头没反对,他就当她同意了。

    客厅里,文屹然,文玉龙和周希听到那声巨响,也吓了一大跳。

    不等文屹然开口,文玉龙拉开大门就冲了出去。

    周希不由得点了点头,光看文玉龙的反应速度,就知道文玉龙这个军区副司令的职位名副其实。部队里,应急反应也是一项很重要的考核。不过这文家的大孙子反应比他老爸还要快,倒是一个可造之才!周希暗自赞叹。

    ”老文,我们一起去看看怎样?“周希邀请着文屹然。事情发生在市委家属院,文屹然作为市委书记肯定要出去查问原因,周希这样做,其实是客气的说法,表明自己和文屹然在一起,会挺文屹然。

    ”好。“文屹然站起身,走在周希的前头出了门。虽然周希的本领高强,但是在这里,他文屹然是主,总不能让周希这个客人冲在前头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