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 神识

    ”嘘~!“周园园把食指竖在嘴唇前,示意文梓青噤声后,才轻轻地说:”楼下那个老头,在三合镇的时候被我打晕在元宝巷里,不知道是不是来寻仇的。“

    呃?文梓青看了一眼周园园指的人,不由得满头黑线。他的小丫头,还真是彪悍,连大名鼎鼎的周管家也敢暗算。

    ”嘿嘿,嘿嘿······“周园园从文梓青的眼里看出了他想说的话,不由得干笑了几声。

    这也不怪她啊!谁让那老头鬼鬼祟祟跟在老爸身后,不打他打谁?

    想到这里,周园园觉得自己占理,不由得挺了挺小胸脯。

    周希怎么得罪小丫头了?让她下这么重的狠手。文梓青有点好奇。

    ”走吧,去和人家认个错。“文梓青好笑地看了周园园一眼。小丫头这模样,让文梓青想起得理不饶人几个字。

    周园园不情愿地扭了扭身子。道歉?道的哪门子歉?老头自己有错在先,又不知道打人的是自己,这一道歉,不就什么都暴露了?天知道他那天鬼鬼祟祟的跟着老爸想干什么。

    “怎么了?”文梓青见周园园半天不愿意挪动脚步,还生气地翻了个白眼,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小丫头的性格就是这样,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点都不知道妥协。这样性格的人,做不来口是心非的那一套,也确实难为了她。

    “嘿,不用去了,他走了。”周园园不想去见周希,偷偷地释放出神识观察周希的动静。眼见着周希已经告别了文屹然,往大院门口走去。周园园不由得笑眯了眼。这下子,梓青哥哥总不用逼自己去面对那个老头了吧?

    “你这个小调皮。”文梓青伸出一只手指点了点周园园挺翘的鼻尖,没好气地说。

    “梓青哥哥,走啦走啦!咱们也逛街去。”周园园想起自己还没见识过这个年代的大商场呢!不由得心生向往,既然来了青山市,总要买点“土特产”什么的带回家,顺便去见识见识这个年代什么东西的销路最好,为她以后的“赚钱大业”做准备啊!

    周希还没走到大院门口,突然心生警兆,一股强大的神识锁定了周希。

    自己这是被高人盯上了?想起当年道人说的修真界以强者为尊的话,周希到今天总算是明白了。在那股强大的神识锁定之下,周希拿出了全部的勇气,才能机械地挪动自己的步子。

    过了两秒钟,那股神识对周希并没有其他举动,也没有向周希发布什么指令,周希这才放下心来。

    想起文屹然的奇遇,周希绷紧的后背慢慢地放松了,反正到目前为止,周希还没有发现高人对自己的敌意。看来,高人并不是要警告自己,或许,他是在暗处观察自己的言行后才会现身?

    周希不敢孟浪回头,只好一步一步地按照原来的速度走出了大院。

    果然,走出大院后,被人紧盯的感觉就消失了。周希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再一次坚定了要和文家人交好的念头。不要说文屹然的高升,光冲着文家有这么个强大的帮手在,周希都不敢小瞧文屹然。

    周园园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举动已经被周希理解成了”高人的考验“。她是个修仙小白,得到传承的这些天,周园园又光顾着解决现实中的家庭琐事去了,还没来得及系统地学习学习。周园园不知道,在修真界,神识是不能乱放的,低阶的修士如果放出神识去窥探高阶的修士,分分钟会被高阶的修士出手灭杀。

    而且,神识也不仅仅只有窥探的功能,还可以传音。修士和修士之间对话,是不需要把话说出口的,通过神识,修士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直接传给另一位修士。修士们斗法的时候,还可以通过神识的攻击,击破对方的识海。修士的元神都寄存在自己的识海中,识海一灭,元神消散,修士就死翘翘了。

    周希和修士有些渊源,周希练习的功法也算有点来头,只不过周希的资质有限,学到的只是一点点的皮毛而已。

    周园园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周希冠上了“前辈高人”的称号,等周希走后,周园园拉着文梓青的手,出门逛街去也。

    青山市占地六千多平方公里,有一百多万人口,是华夏的十大城市之一。

    青山市的周边有丰富的煤炭资源,青山煤矿是青山市最大的国企,有几万个职工。青山市的纺织业也很发达,青山市棉纺织厂也是青山市市民们渴望进去工作的企业之一。

    有这么两大企业支撑着,青山市光百货大楼就有三个,其中青山市第一百货坐落在主街解放街边,是青山市最大,货品最齐全的百货大楼。

    从文家吃完饭出来后,赵芸香和周志新带上小灯泡周家胜,还有个大灯泡赵国辉一路往青山市第一百货大楼而去。

    一路上,周志新发现小舅子的状态不大对头。赵国辉是个开朗的人,一天到晚这么闷着头不说话的日子,在周志新的印象中似乎没有过。

    赵国辉辞职的事,早就和周志新说起过。周志新记得当时的赵国辉,并没有因为“物资事件”颓废,反而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情景。

    时隔几天,是什么事情让赵国辉这么失落?是徐丽琴吗?周志新若有所思。

    赵国辉和徐丽琴的事,在赵家也不是什么秘密。对赵庆山来说,女婿周志新就是赵家人,赵家所有的事都不会瞒着周志新。

    赵国辉刚得知自家媳妇怀孕的喜讯,转眼间又失去了孩子,对他的打击肯定很大。再加上徐丽琴不愿意跟着赵国辉出去闯荡,也是赵国辉心情欠佳的最大原因。

    周志新眼见着赵国辉这对昔日的恩爱夫妻落到了如今分手的结局,震撼也是挺大的。这些天来,赵庆山找周志新谈过一次话,周志新也反思了自己和赵芸香结婚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