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老乡

    “国辉,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追上去看看。”周志新打定主意,不能让小贼这么猖狂,今天这钱包,他非追回来不可。说完话,周志新的身形就准备往外冲。

    “姐夫,一起吧!大姐那里要排队买东西,一时半会的肯定没那么快出来,咱们两人也有个照应。”赵国辉一把拉住周志新的胳膊,说。

    周志新转念一想,这青山市人生地不熟的,两人在一起,确实有胆气些,不由得点了点头,说:“国辉,一会儿有什么事,你躲在我后面。”

    周志新知道赵国辉是赵家的独苗苗,听说大城市里这种偷钱夹子的小贼,都是有一个个团伙的。周志新怕万一运气不好,真的碰上团伙作案,到时候打起来,他希望能护住赵国辉。

    “行,姐夫,我知道轻重。”赵国辉点了点头,也不和周志新客气。周志新是当兵的,身手肯定比他这个学了半吊子武的人强一些。自己的姐夫愿意护住自己,赵国辉哪有不同意的?

    说话间,赵国辉和周志新已经挤出了拥挤的人群,撒腿往刚才小贼跑到方向追了过去。

    那小个子女人顺了周志新的钱夹子后,慌慌张张地往街角跑去。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周志新。更没想过自己居然能从周志新身上摸到钱夹子。哼!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一个当兵的人,警惕性还不如青山市的本地市民呢!

    小个子女人走到街角拐角处,才有空把怀里的钱包拿出来看。

    打开钱包,女人就看见笑的一脸幸福的赵芸香。妈的!真晦气,又看见这娘们!随时随地出来晒幸福吗?女人楞了楞,强迫自己忽视那张照片,翻进了钱包的夹层。

    才两张大团结?小个子女人把整个钱包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未能再多翻出一个钢蹦来。

    ”呸!穷当兵的,才这么点钱,真晦气!“小个子女人拉下头上的帽子,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女人一直以为周志新有很多钱一个月,部队里的大官呢!此时看见钱包里的二十块钱,女人觉得心里平衡了一些。

    如果赵国辉在这里,肯定会惊讶,这女人就是赵家沟的村民古铁柱的媳妇,也是赵芸香的前闺蜜王碧云。

    王碧云因为对着文玉伦发花痴,成了赵家沟去年最受热议的人士。古铁柱觉得丢人,狠狠地打了王碧云两次。王碧云被打后,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一门心思只想着报复古铁柱。

    古铁柱去大青山偷了几棵树卖了,替他老娘治病。王碧云抓到古铁柱的小辫子后,立马去三合镇举报了古铁柱偷树的事,古铁柱因此被抓进了派出所,这些日子正等着判刑。王碧云倒好,家里的婆婆和两个孩子都不管了,瞅准机会去赵家沟村长赵有田那里威胁着替她开了一叠介绍信,跑到了青山市。

    赵有田被王碧云讹诈了一叠介绍信后,差点气了个半死。在赵庆山的指点下,赵有田去三合镇派出所报了案,把王碧云拿了村里一叠空白介绍信的事报备了一遍。

    王碧云刚到青山市的时候,手里有钱又有介绍信,日子还是过得很逍遥的。还没等王碧云找个临时工作,三合镇派出所关于王碧云手持介绍信全部作废的决定,一级级上报到了青山市公安局。王碧云的介绍信作废,被招待所赶了出来,找工作的事更不用说了,人家本地身家清白的市民都好多找不到事干,在街上混着。王碧云一个外地来的女人,连介绍信都没有,谁会请她干活?

    王碧云住不到旅馆,只好找了个桥洞猫着。找不到活干,天天吃老本,身上的钱也一天少过一天。王碧云不肯回家,既然已经离开了赵家沟,王碧云打算这辈子就算是死在外面,她也不会回去了。

    青山市不比三合镇那个小地方,喜欢呆在哪里就呆在哪里,喜欢呆几天都没有人管。青山市的每条街每条巷,都有它的势力范围。王碧云住的那个桥洞,就属于一个叫“疤脸”的混子的势力范围之内。

    “疤脸”是个无业游民,本地户口,四十多岁。“疤脸”年轻的时候好勇斗狠,不小心捅死了人,被抓进监狱坐了十几年的牢。“疤脸”五年前出狱后,家里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因为坐过牢,也没有单位肯接收“疤脸”去上班。为了填饱肚子,“疤脸”拾起了旧行当,召集了一帮无业的混子,做起了小偷小摸。

    几年下来,靠着够狠,“疤脸”在附近混的还算不错,手底下二十多个小弟,每天也收上来不少孝敬。

    “疤脸”听到手下有人来报,说是拱门桥桥洞那里来了个新面孔女人,不由得乐了。刚好,“疤脸”觉得年纪大了,想找个女人安定下来。本地的姑娘都看不起坐过牢的“疤脸”,”疤脸“虽然吃喝不愁,在青山市娶个正经女人做媳妇,对“疤脸”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见到王碧云时,“疤脸”有些失望。王碧云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这么些天地风吹雨淋的,王碧云的三分姿色早被磨成了五分的沧桑。

    ”疤脸“看不上王碧云,”疤脸“手下的几个老光棍对王碧云却有很大的兴趣。在他们看来,反正这辈子想正经娶个媳妇过日子是不大可能的了,有个女人暖暖被窝,时不时纾解一下自己的欲~望,也是一件美事。

    王碧云一个女人被那些混子盯上后,没有办法,只好答应加入“疤脸“的小团伙里,替”疤脸“做事,以换取小团伙对她的庇护。

    王碧云毕竟从来没做过小偷这个行当,刚开始的时候,王碧云一天都偷不到一个钱包。为了不饿肚子,王碧云只好贡献出自己的身体,被小团伙里几个男的睡了个遍。

    做小偷的人,有几个长相是俊朗的?”疤脸“小团伙里看到上王碧云的,自然是一些找不到媳妇的歪瓜劣枣。每天陪着那样的人睡觉,王碧云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