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帮忙

    周园园见灵力对赵庆山有效,也不由的笑眯了眼,对修炼也更努力了。能看着自己的亲人在她的帮助下有所好转有所进步,就是周园园目前需要努力的目标。还有住在木匣子里的那一缕残魂,周园园可不能忘。等到她修炼有成的时候,说不定能让木匣子里的外婆和外公团聚呢?周园园想。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周家胜。

    周家胜从青山市回来后,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跟着大家一起练功,一点都不怕苦不怕累。

    青山市被疤脸和小江讹诈的事在周家胜小小的心灵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周家胜只想着有一天面对着疤脸那样的坏人欺负时,自己能有本事自己整治他们,不需要靠别人来解围。

    每天早上练完功后,周家胜由文梓青护送着向三合镇跑步进发。赵国辉虽然没在三合镇供销社上班了,周家胜的学前班名额却没有取消,周家胜喜欢上学,也喜欢学前班的几个朋友。赵国辉不在家,文梓青这段时间成了周家胜的“守护者”,早上送周家胜去上学,下午接周家胜回赵家沟。

    普通人需要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在文梓青和周家胜的脚下,由半个多小时再到十几二十分钟,煞是花费了两人一个多月的努力。刚开始的时候,周家胜跑到跑不动了,文梓青就背着他继续跑,到了后来,周家胜光凭着自己的一双小短腿,从赵家沟到三合镇简直不要太轻松。

    周园园眼看着哥哥的进步,内心不是不欣慰的。不过,她心疼周家胜小小年纪就要这样辛苦,私底下也曾劝哥哥放松一点。赵家沟像周家胜这么大的孩子,每天帮家里捡一点柴火之外,都在大青山上跑着疯玩。不像他,每天除了练功之外还要学习,这些课程对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确实不轻。不像周园园自己,是个披着萝莉皮子的中年妇女,才定的下心整天修炼修炼。

    周家胜听了周园园的劝告,只是摇头。外公说了,学什么本事都要吃苦,他现在吃多一点苦,长大以后肯定会厉害一点,读书可以明智,练武可以提高武力值,放弃哪一样,对周家胜来说都舍不得。他现在辛苦一点,学到手的本领肯定会多一些。等他拥有一定的实力后,他就可以保护妹妹和妈妈了。

    可怜的周家胜小盆友,根本不明白他家妹妹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周园园的武力值不要说是他,就连文梓青在周园园手底下,也过不了几招。毕竟,文梓青学的是赵氏武学的“凡人篇”,而周园园学的,却是赵氏武学的“修仙篇”。

    周园园见周家胜坚持,也没有再劝。毕竟,周家胜想学本事是一件好事,她这个做妹妹的,只能在暗中出手相助一二。

    每隔五天,周园园等周家胜睡熟后,就会偷偷溜进他的房间,用自己的灵力替周家胜梳理一下经脉,顺便留下一丝丝来滋养周家胜的骨血。周园园不是偷懒,而是周家胜还小,本身的骨骼什么都还没有发育完成,五天一次的灵气滋润,已经是周家胜的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了。有了周园园偷偷的帮助,周家胜的个子长的飞快,八岁的孩子有十岁的孩子那么高,身体强壮了很多,就连本来聪明的脑子也更聪明了。

    学前班的课本来就很简单,一个月后,周家胜已经把老师教材里的内容全部学会了。每天去学前班听着老师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十以内的加减,周家胜放弃了去学前班和小伙伴们玩耍的机会,选择了留在家里自学。

    小学五年的课本赵庆山托人帮周家胜借了回来,家里除了赵庆山和赵芸香两个老师,还有文梓青这个小老师在。文梓青为了讨好周家胜这个未来大舅子,不管是教武功还是课本上的知识,都是不遗余力。

    不过,每天早上的跑步锻炼周家胜还是坚持了下来。每天早上,周家胜和文梓青跑步到三合镇,买了热气腾腾的油条豆浆后,又拎着跑回赵家沟。这样一来,倒是替赵芸香省了不少心,起码连早餐都不用做了,周家胜和文梓青从三合镇买回赵家沟的油条豆浆,他们一家人开吃的时候还是热气腾腾的呢!

    三个月后,周志新终于来信了。在信中,周志新说部队已经批准了赵芸香母子几人的随军,不过,随军的地点不在n市,反而在京都。因为,周志新被调到驻扎京都的警卫团当营长去了。

    周园园觉得有些奇怪,华夏的军队调动应该不容易啊!更不用说周志新还不是平级调动,而是由副营长升级成为了正营长。京都的警卫团,说起来就是首长们的近卫军呢,这可是人人争抢着去的地方,他们家既没背景又没权势,老爸怎么这么好运,调到这么牛的部队里去了?

    文梓青听到这个消息后若有所思。部队里的情况,文梓青比周园园了解的更深一些。看来,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帮助周志新前进。这个人是谁呢?

    文梓青的脑海里不由得闪现出周希的面孔。文梓青觉得周希对周志新的关注超出了一般人的范畴,出了正月,周希特地跑到赵家沟来了一趟,极力邀请赵庆山去京都的仁和医院上班,结果还是被赵庆山婉拒了。

    周园园因为在三合镇打晕过周希,借口去找小伙伴小草玩,躲开了没和周希照面。文梓青看着周园园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不过,文梓青才不会去戳穿周园园的谎言,几十岁的人了,怎么会真正和小草那样的小女娃玩的开心?周园园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重生的秘密,文梓青也就故意装作不知道。

    周希那次来,除了游说赵庆山,话里话外都在打探着周志新的事。文梓青虽然不多话,心思却很缜密。自从知道周志新是周春平的养子后,对周希的出现,文梓青有了一些怀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