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准备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文梓青的武力值突飞猛进。文梓青在高兴之余,也有了一丝怀疑。周园园替周家胜梳理经脉的时候,并没有瞒着文梓青,难道小丫头也替自己做了同样的事?文梓青不由得有些感动。

    几个月的守候,文梓青知道周园园是个不肯轻易让人走近的人,现在他能得到和家胜一样的待遇,是不是代表着小丫头也把他看成了一家人?

    接下来的几天里,周家胜不止一次看见文梓青一个人看着院子里的那棵冬青树发笑。只可惜面瘫脸惯了的文梓青,一笑起来显得有些狰狞,差点没把周家胜给吓坏了。

    周志新来信后,赵庆山一家子就开始准备去京都。

    家里的事看起来没有多少,仔细处理下来也有一大堆。

    首先是赵庆山的村支部书记职务。过完年后,赵庆山就去镇上找了几次镇长和书记,要求卸任赵家沟的村支书职务,镇长和书记都极力挽留,不肯让赵庆山辞职。

    周志新的信回来后,赵庆山特地带上信,又去找了三合镇的领导和书记,说了自己要跟着女儿女婿去京都的事。这一回,镇长和书记同意了赵庆山的辞职报告,赵庆山走的时候,两人还笑容满面地把赵庆山送到了镇政府门口。

    当然啦!赵庆山的女婿升了官,说起来他们这些地方领导脸上也有光啊!更何况赵庆山要去京都享福了,他们总不能挡着不让遭人恨是不?

    赵庆山的事情算是搞定了,赵芸香这里却还有些事没有收尾。

    年前的时候,赵芸香和婆家翻脸回了娘家,做鱼丸的事就外包给了周家村的邻居秋菊婶一家。

    赵国辉还在供销社担任主任的时候,秋菊婶做的鱼丸每天送去供销社,赵芸香自己有空就过去结帐,然后到月底的时候把工钱开给秋菊婶。

    赵国辉辞职后,供销社换了个新主任,是赵国辉原来的副手李文华。

    李文华之前对赵国辉有点意见,赵国辉卸任后,李文华趁机拿捏起赵芸香的鱼丸生意,说之前的鱼丸供应合同是赵国辉经受签的,不符合供销社现在的情况,要求赵芸香重新和供销社签订今年的鱼丸供货合约。

    一朝天子一朝臣,赵芸香知道李文华这样做也无可厚非,也就同意了李文华的要求,从青山市送完周志新回来后,大年初五,赵芸香就去供销社找李文华重新签供货合约。

    谁知道李文华狮子大开口,让赵芸香每天供应的鱼丸数量要增加一倍,总价却照以前每天的日结价。这样一来,就等于把赵芸香的鱼丸价格生生的砍了一半。

    李文华的合约这么过分,赵芸香肯定不签。来签合约之前,赵芸香已经考虑过了,反正他们一家过不了几个月就要离开三合镇了,对于赵芸香来说,京都和三合镇的距离太远,做不做三合镇供销社的鱼丸生意还真是一件难以决断的事。赵芸香本来打算,如果李文华为人厚道,这个鱼丸生意继续做一两年,也算是替秋菊婶家找多一条财路。如果李文华做生意不诚信,赵芸香远在n市,难道还要时不时跑回三合镇找李文华讲理?

    赵芸香也不是不肯让利,但这个让利也是有一定的限度的。鱼丸的生产费时费力,其中还有赵芸香自己的秘方,李文华这样一出手就砍一半价钱的做法,让赵芸香很反感。

    赵芸香不想和李文华扯太多,直接说鱼丸生意她不做了,让李文华自己去青山市食品厂进货。反正当初赵芸香把鱼丸方子让给青山市食品厂的时候,文玉伦为了替赵芸香招揽生意,才保留了赵芸香对于源县的鱼丸供应权。现在李文华翻脸不认人,赵芸香也懒得和他扯皮,最多她放弃这个供应权好了,少赚点钱,至少心里踏实。要不然,和李文华这样的人做生意,迟早会被他坑的满头包。

    李文华见赵芸香转身就走,心里还沾沾自喜。不从赵芸香这里进货,他就可以跑青山市食品厂进货了呀!大食品厂生产出来的鱼丸,肯定比赵芸香做的鱼丸畅销吧?

    李文华接手供销社主任的职务后,特地查了赵芸香交来的鱼丸供应价格。虽然鱼丸在供销社每天都是供不应求,赚的利润也最少在百分之五十以上。但是,李文华认为,赵芸香的这个供应价是赵国辉暗地里放水的结果,如果他能以便宜一半的价钱进货,一个月不是可以替供销社赚多几千块钱?

    李文华怀着恶意猜测赵国辉,心里自然对赵芸香不满意,才有了那张砍价百分之五十的合同。赵芸香不同意,自然是一拍两散。赵芸香结了帐后,直接通知于源县水库不要再运送鱼去周家村了,秋菊婶家,赵芸香也特地跑了一趟,通知他们不用再做鱼丸。

    赵芸香无事一身轻,回了赵家沟后,每天除了替大家做一些吃食之外,就是织毛衣。青山市买的几斤毛线,在赵芸香手里渐渐地变成了一件又一件的毛衣。全家人包括文梓青全都有份。

    文梓青拿到赵芸香替他打的毛衣时,小伙子差点感动地落泪。文梓青还是第一次收到毛衣这样的礼物,从小没了妈的文梓青,每年穿的毛衣都是商店里买的,是那种机子编织出来的,那种毛衣,看起来虽然好看,但是一样的花样在街上十个人有八个人都是相同的。

    赵芸香替文梓青织的毛衣却不一样,赵芸香的手巧,一件毛衣上运用了好几种针法,他们一家人的毛衣每个人的花样都不一样,赵庆山是厚厚的元宝针,文梓青的是清雅的锁链针加桂花粒,周志新的是左右交替的上下针。至于赵芸香娘儿几个的,赵芸香还没来得及织。

    文梓青想,就算他妈妈在世,说不定也只能做到赵芸香这个地步。这些日子里,吃的,穿的,每一样都是赵芸香亲自替文梓青打理。赵芸香在文梓青的心里,也成了母亲般的亲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