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京都

    眨眼间,周园园一家人已经到京都两个多月了。

    周志新部队驻扎在离京都市三十公里左右的郊区,部队里有家属楼,周志新分到一套三室一厅。这京都的房子,和赵庆山他们乡下的不一样,都是楼房,五层高的楼房里,每一层住了六户人家。周志新去的晚,分到的是四楼,还好赵庆山的腿已经好了,要不然每天爬上爬下的,累也累死个人。

    家属楼住的每一户人家,都是警卫团的军官,最低级别也是连级干部。

    赵庆山和周春平家翻脸的时候,把赵芸香的嫁妆和粮食都运回了家。

    这次来京都是准备定居点,赵芸香大包小包一大堆东西,把家里能带上的都带上了。这个年代可不比后世,手里拿着一张银行卡就可以走遍全世界。被子床单什么的,就算你有钱,没有票也没地方买去。

    赵芸香还把她的缝纫机也给托运过来了。赵芸香不知道京都生活是个什么情况,做衣服可是她做惯了的活计,就算不替别人加工,自己一家六口也要穿衣服啊!

    赵芸香的一家六口里自然包括了文梓青,自从文梓青到赵家沟跟着赵庆山学武后,就算是在赵家扎了根。文屹然不打电话过来,文梓青从来没想过回文家。

    文梓青和周园园的婚约,赵庆山也和赵芸香透露过,赵庆山的借口也是赵氏武学不得传外人,再说了,文梓青这孩子平时的表现也让赵芸香满意,带着周家胜和周园园一起玩的时候,文梓青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却很耐心。

    赵芸香和文梓青相处了几个月,看文梓青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文家除了文屹然和文玉伦之外,根本没有人关心文梓青在赵家过多好不好,就连文梓青的亲爹文玉龙,也一次电话都没有打来过。

    赵芸香替文梓青心疼,刚出世就没了妈,亲爹是个万事不管的马大哈,摊上个后妈还是特别不省心的,难怪这孩子刚到赵家沟的时候连话都不怎么说。不过,文梓青和文玉龙他们的关系一般般,倒让赵芸香心中有着一丝希望。赵芸香自己吃够了恶婆婆的苦头,她希望周园园以后就算出嫁了,也不用面对恶婆婆。照文梓青和伍秀丽他们这么僵的关系看来,文梓青以后应该不会和伍秀丽他们一起住的。

    赵芸香对文梓青就像是自家孩子一样疼爱,一方面,是因为赵芸香本性善良,看不得文梓青没人关心。另一方面,赵芸香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赵芸香想着自家是农村人,文梓青是大干部家的孩子,说起来小九和文梓青的婚事,是小九高攀了。她这个做丈母娘现在对文梓青好几分,说不定文梓青以后就会对小九好多几分呢?

    所以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就连赵芸香这么老实的人,遇上自己儿女的事,都变得有了一丝算计。不过,赵芸香的这个算计也不算算计,而是希望以自己的真心来换取文梓青对周园园的真心。

    搬家那天,赵芸香他们要把大包小包的东西弄上四楼,还真需要一点时间。

    有几个军嫂主动过来帮忙,又是收拾房子又是帮着搬东西。让赵芸香感叹部队的水土就是养人,连军嫂们的觉悟都比普通人高出不少。

    赵芸香是第一次随军,看见这么多人热情帮忙,心里觉得过意不去。房子收拾好后的第二天,赵芸香就买了一大堆菜,请帮忙过的军嫂和她们家男人过来自己家里吃饭,算是温居饭了。

    三合镇有这个风俗,搬新家要请一堆亲戚朋友到家里吃饭,叫做”温居饭“,也就是俗话说的”燎锅底“。赵芸香不知道京都这边的风俗怎样,反正照着自己老家的规矩,热热闹闹做了两大桌的菜,请了二十来个客人。

    周志新这个正营从n市调过来的时候,确实惊跌了一大堆人的眼球。有几个军官好奇周志新家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厉害的背景,有几个军嫂第一时间去周家帮忙,就是想打探打探周家的底细。看见赵芸香和赵庆山他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那几个军嫂还暗自后悔自己不该这么献殷勤,讨好人讨好到同样是农村出身的赵芸香面前去了,感觉有些掉份。

    赵芸香请客,让那几个军嫂的心里好受了一点,起码赵芸香不像家属区其它农村出身的军嫂一样那么小气,一年到头也舍不得请一次客。就这样,赵芸香的大方让她无意中收获了一大堆军嫂的友谊。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军嫂去帮忙都是心中怀有目的地,最起码赵芸香家的新邻居林伟香,就是个热心人。

    一餐饭就在大家热热闹闹的气氛下吃完了。赵芸香一家算是在部队家属院里混了个脸熟,此时正值暑假期间,九月份开学后,周家胜也该去读小学一年级了。周家胜还是和在赵家沟时一样,每天早上起来练武和跑步,白天在家自学小学课本。不过,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周家胜还知道每天抽出一两个小时和家属院里的孩子们玩。不到一个星期,武力值超强而又头脑超群的周家胜,俨然成了个孩子王。

    来到京都后,文梓青就被文屹然叫回家去了。文屹然已经调到了京都市能源部担任部长一职,家里的房子还是和青山市一样,分了一栋三层小楼。自家大孙子放着宽敞的房子不住,跑去周志新那里六个人挤三个房间,文屹然实在是看不过眼了。

    不过,文梓青在家里呆了一天,就借口要跟着师傅学武,又跑回了部队家属楼。文梓青宁愿每天晚上在主周志新家客厅里打地铺,也不愿意回到爷爷那个冷冷清清的家。文玉伦和文玉祥的工作还在青山市,一年半载的调不回京都。文屹然新官上任,每天忙着工作,文家的小楼里只有冯雪莹在,冯雪莹又是一贯无视文梓青这个大孙子的,文梓青住在那个冷冰冰的家里,还不如在周志新家来的自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