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吵架

    ”那个周营长家媳妇,可不是什么贤惠的。还好你不是她家亲戚。“何来娣习惯了察言观色,见李红梅这样的神色,哪里猜不到李红梅对赵芸香有意见?

    趁热打铁,何来娣诋毁人的话张口就来。

    果然,李红梅听到何来娣说赵芸香的坏话,脸上的神色好看了不少,她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问了句:”怎么了?我看赵芸香挺贤惠的呀?长的也不错。“

    何来娣见李红梅对赵芸香的事情感兴趣,赶紧凑上前一步,轻声说:”周营长家媳妇花钱可厉害啦!天天去集市上买菜回来吃,三两天就炖肉或炖鸡。我看哪~!周营长那点工资,还不够她一个人霍霍的。“

    要说何来娣对赵芸香最不满的,就是赵芸香每天的伙食都弄的很好。隔三差五的,炒肉或炖鸡的香味,直往他们家房里飘。在何来娣看来,赵芸香这样做,就是冲着他们满楼的其他军嫂们得瑟。显摆她家舍得花钱?显摆她心疼家里的男人和孩子?这经常大鱼大肉的,一个月要多少钱才够花呀?

    前几天,张长生还冲着何来娣发火了,说是天天不是青菜就是黄瓜,他都吃的快成黄瓜脸了。张小山也在吃饭的时候哭着吵着要吃肉。吃肉?就张长生那一个月二十三块钱的津贴,一个月还要寄五块钱回乡下,要不是她何来娣持家有道,吃了上半个月家里就要揭不开锅。

    张长生被何来娣怼了两句,也火了。反问道:“人家周营长一个月也才二十八块钱,他们家吃饭的人有五个,天天吃的喷喷香,也没见人家断了炊?自己家三个人吃饭,一个月二十三块钱还不如人家?”

    何来娣被张长生骂了两句后,没敢顶嘴,心里却把赵芸香给怨上了。赵芸香没来之前,她家也是这么个吃食,那时候怎么没见张长生骂她?说白了,就是羡慕人家周营长媳妇长的漂亮,又舍得为自家男人花钱。贤惠不贤惠的,男人倒没有那么在意。没见周营长?赵芸香天天这么霍霍钱,周营长就算上楼的时候脸色不好看,站在家门口,马上换上了一副笑嘻嘻的面容。

    何来娣也是想偏了,她也不想想,赵芸香一个月花多少钱,怎么花钱,是她自己的事。周志新都没有说什么,用的着何来娣管的这么宽吗?

    外面走廊上,两个女人正头对着头说赵芸香的坏话,说的热火朝天。里面房间里,周志新正向赵芸香陪着小心。

    赵芸香躺在床上,看了一眼走进房门的周志新,没有说话。

    “芸香,睡午觉呢?”周志新笑容满面地凑了过来,没话找话。

    赵芸香白了周志新一眼,不想回答他这个白痴的问句。还睡觉呢?他见过睡觉的人睁着眼睛睡的吗?

    “芸香,那是我战友李红梅,以前在n市军区医院做军医的。”周志新见赵芸香这架势,不说实话肯定过不了关,只好老实交代。刚开了个头,就被赵芸香的话打断了。

    “哟~!没看出来,那朵红梅花还是个医生啊?该不是你去医院看病,然后看着看着就看上眼了吧?”赵芸香听着周志新略带心虚的语气,心底的火腾的一声上来了。她就说这女医生怎么奇奇怪怪的,一来就看自己不顺眼,原来根在周志新这儿呢!这算什么?小三上门踩原配的脸?

    “咳咳咳······芸香,不是你想的那一回事,我和李红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周志新见赵芸香一开口就戳中了他的肺气管子,吓得他气都岔了,咳了一会儿才顺过气来,周志新也顾不得再往下说,忙顺着赵芸香的话替自己辩解了一句。

    “周志新,那你还想有什么事发生不成?哦,我明白了,这朵红梅花今天上门,是来示威的呢?还是来赶我们娘儿几个出门的呀?”赵芸香怒火更炙热,什么叫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听周志新这话说的,难道他很遗憾他和红梅花之间没能发生点什么事不成?也难怪,红梅花那一副美艳的样子,赵芸香作为女人看着都觉得养眼,周志新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正常的男人,看见漂亮的女人追着他,说不定心里正美着呢!

    “芸香,你瞧你这话说的,示威?示什么威啊?李红梅只是有急事找我,才来咱们家一趟,这也没什么吧?”周志新见赵芸香开始蛮不讲理,不自觉地替李红梅辩解了一句。之前李红梅缠着他的事,确实是李红梅不对,但今天的事,李红梅也没做错啊!

    “周志新,反正我和你说,你要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你以后再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往家里招呼,到时候可不要怪我不客气。”赵芸香听着周志新话里话外都在替李红梅辩护,心里的怒气更盛了。女人的直觉让赵芸香明白,这个李红梅和周志新之间肯定发生过一些什么事。这么些年来,周志新从来没有和她说过在部队的生活,该不是他真的对李红梅起过什么心思吧?

    只要想到这些,赵芸香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这么些年来,她在家累死累活的替周志新孝敬他的父母,他倒好,在部队里和其他女人不三不四?那她赵芸香算什么?傻瓜吗?

    “赵芸香同志,你这话说的不对。”周志新被赵芸香这么夹枪带棒地损了一顿,火气也上来了,他直起身子坐在了床前的板凳上,一本正经地说:“李红梅同志今天是来找我谈工作的,并不是你所想到那样龌龊。”

    “哈?我龌龊?我怎么龌龊了?谈公事不到办公室谈,还追到家里来了?”赵芸香也越吵火气越足,她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站在周志新身前,说:“周志新,别把我当傻子,你和红梅花以前的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过,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以后还和这朵红梅花有什么不清不楚的,不要怪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