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电眼

    中年妇女姓张,是何家请的工人。张嫂见何晶晶的头发有些乱,赶紧替何晶晶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发箍。

    何晶晶的发箍有些特别,用连衣裙同样布料包边做出了层层叠叠的花边,发箍中间,还订着一排米粒般大的珍珠,显得华贵又不失俏丽。何晶晶一头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她刚才跑的有点急,头发被风吹的乱了。

    张嫂手忙脚乱地整理好何晶晶的头发后,又轻轻地替何晶晶拍了拍身上肉眼看不出来的灰尘。何老爷子说过,何晶晶用的一切都要是何家最好的,包括佣人在内。

    ”张嫂,我没事,你慢慢跟过来就好,不用管我。“何晶晶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嫌弃张嫂的罗嗦。张嫂是何家请来专门跟着何晶晶的,何晶晶的脾气一向比较大,比较难侍候,也只有张嫂这么好的脾气才能在何晶晶身边呆了四年。

    何晶晶大年初一吐了一滩血,在床上躺了几个月,前几天才算痊愈。

    何晶晶今天终于被何伯远批准出门了,心里的兴奋可想而知。出了小区门口后,何晶晶就快步地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张嫂给甩在了身后。

    ”好,好,张嫂不说了。“张嫂跟着何晶晶已经有四年了,何晶晶神色间的变化,瞒不过她的眼睛。她知道小姐这是不喜欢她罗嗦,只好住了嘴,乖乖地退到了何晶晶的身后。

    不过,张嫂的心里却暗自奇怪。何晶晶的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病了几个月后,前几天刚刚能下床,今天就能跑到这么欢快,这显然有点不合常理啊!

    不过,这些事张嫂也只是敢在心里嘀咕嘀咕,并不敢和谁多嘴。何家的工资高,是别处的两到三倍,何家的规矩也大,张嫂能在何家做事这么多年,就靠的她嘴巴严实,做事勤快。

    何晶晶冲过来的时候,文梓青还以为何晶晶是找自己的。说实在的,文梓青一点都不想和何晶晶有什么牵扯。前世的时候,何晶晶是文梓青三十岁时曾经相亲过的对象,但他们的关系也仅此而已。何晶晶大小姐的眼睛长在头顶上,才不会看上他这个穷大兵。

    这一世,不知道什么原因,何晶晶从两年前就开始纠缠文梓青。文梓青莫名其妙之余,也对何晶晶有了警惕。这何晶晶不会像他一样,也是重生的吧?前世的时候,文梓青在死之前,确实做出了一些成绩,如果何晶晶知道他未来的光辉事迹,会“看上”他,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这辈子的文梓青,还是个稚嫩的少年,自闭而又不被文家重视,何晶晶会看上他?除非她眼睛瞎了。

    “眼瞎了”的何晶晶埋汰完周园园后,把身子转向了文梓青,娇声说:”梓青哥哥,好久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我?人家前几个月生病了,你也不来看人家一下。“何晶晶一边说,还一边冲着文梓青眨巴着眼睛,电力十足。

    文梓青板着脸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何晶晶,就当何晶晶这个人没有存在。

    文梓青心中暗自懊恼,早知道今天早上会碰见何晶晶这个”瘟神“,他就不叫小丫头送他上学了。被小丫头看见何晶晶缠着他的这副样子,文梓青莫名的有些心虚。

    ”妹妹,这个人眼睛有毛病干嘛不去医院治?怎么拦着梓青哥哥说个不停啊?“周家胜奇怪地看了一眼何晶晶,又奇怪地看了一眼文梓青。看何晶晶这副熟络的样子,显然是认识梓青哥哥的。可是,为什么梓青哥哥看见她一点都不高兴?是因为她长的丑吗?

    何晶晶的打扮在京都市都是超前的,反正何家有权又有势,何家大小姐想要什么东西,只要张嘴吩咐一声,自然会有人帮她办的妥妥的。就算是进口的化妆品,在普通民众眼里是可望不可及的,在何晶晶那里,也是一句话的事。

    何晶晶今天出门的时候,特意化了个淡妆,脸上还抹了胭脂。在看惯了老妈和小妹素颜的周家胜眼里,精心打扮后的何晶晶,整一个“怪”字了得。

    ”扑哧“一声,周园园笑喷了。老哥那是什么眼神啊?把人家小美女别出心裁的电眼看成了眼睛有毛病?她憋笑憋的肚皮都要笑痛了。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何晶晶被周家胜的话气的火冒三丈,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维持自己娇小姐的风姿,快步冲到周家胜的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周家胜做茶壶状,骂道。

    ”这位小妹妹,他没有病,他家里人也没人生病,我们刚才坐同一辆公交车过来的。“出乎意料的,一直躲在陈秋雨身后的任重远看见何晶晶指着周家胜骂,忙站出来替周家胜说话。

    坐同一辆公交车?连小汽车都坐不起?穷鬼!

    何大小姐鄙夷地看了任重远一眼,嫌弃道:”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我······我是任重远,你以前不认识我,现在认识我了吧?“任重远虽然觉得有些害怕何晶晶的咄咄逼人,但还是鼓起勇气回答了一句。

    ”扑~!哈哈哈哈······“周园园忍不住大笑出声。任重远这小子还真是好样的,回答的真妙,没见何晶晶的鼻子都快气歪了吗?

    ”傻子!谁稀罕认识你,给我滚开,别挡着路。“何晶晶被周园园笑得满脸通红,只好找任重远撒气。

    ”重远,过来妈妈这里。“陈秋雨这时才反应过来,赶忙把自家儿子带离了暴风圈的漩涡。

    陈秋雨想起来了,何晶晶上个学期是二年级三班的学生,听说家里有些背景,上个学期因为生病休了半年学。陈秋雨去年带的是五年级的学生,所以对何晶晶并不熟悉,要不然也不会到现在才认出她来。看何晶晶那骂人的跋扈样子,看来她的病算是好了。

    “我······我不是傻子。”任重远听到陈秋雨喊他,马上听话地走了过去,经过何晶晶身边时,任重远还是咕哝着替自己辩解了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