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甘

    何晶晶扶额。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莫名其妙跳出来替周家胜说话的人就是个脑子一根筋的,不管她说的是不是反话,他都会当真。对了,文梓青呢?她还没好好和梓青哥哥说说话呢!上次去青山市被文梓青溜走了,何晶晶正懊恼着错失机会。都怪那个冯雪莹坏事,连自己的大孙子都不听她的。这种人,活在世上有什么用?

    何晶晶想起半年前的事,心里还是很恼火,要不是后来在“系统”的帮助下出了口气,何晶晶估计还要更恼火些。

    何晶晶从小在蜜罐子里长大,何家上上下下又都宠着她,因此养成了一身骄横跋扈的毛病。正因为如此,何晶晶的性格有些单纯,要不然她前世也不会被婆家人毒死了。重活一世,何晶晶虽然有了些长进,但却因为身怀“系统”,造成了她自信心过度膨胀,反而去比前世的自己更骄横了些。

    何晶晶不知道她现在的行为有些奇怪。前世何晶晶死的时候已经三十五了,那个年纪的何晶晶,正是喜欢靠着化妆品提高自身魅力的时候,可惜她嫁的丈夫看重的并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家世。何家一倒,任她何晶晶依然美貌如花,她丈夫都没再进过她的房间。

    现在的何晶晶年纪还小,十来岁的小姑娘,正是活泼烂漫的时候,根本不需要靠化妆来提高自己的颜值。不能何晶晶前世带来的习惯,总觉得不在脸上涂点东西就不能出门见人似的。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却是一副成**人的做派和口吻,冲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放电这种行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郎做起来或许让人赏心悦目,但在何晶晶这个年龄段做出来,却让人啼笑皆非。

    偏偏何晶晶一点都不自知,总以为自己活多了一世,比别人多了一世的见识。她喜欢化妆,是因为过多十来年,京都市满大街都是化了妆的精致女人,何晶晶认为她现在是走在了时代的前沿上。

    如果文梓青知道何晶晶的想法,肯定会吐槽:牛就算牵到京都还是一头牛,何晶晶也是,她太固执又太骄傲,就算活多了一世,何晶晶的脑子看起来也没多大的长进。

    不过,何晶晶看出了任重远并不是故意针对她之后,也就放过了任重远。她的事情还多的很,懒的和这个傻小子计较。

    何晶晶转回身,才发现原地已经没有了文梓青的身影。不远处,文梓青正拉着周园园的小手,向隔壁的朝阳中学走去。

    这时,朝阳小学的大门打开了。在门口的学生和家长们顾不得再看何晶晶还会有什么奇异的表现,一窝蜂地朝学校里面涌去。

    周家胜拉着任重远的手,也加入了这一波人流中。陈秋雨走在两人身后,心底感慨万分。她不明白一直胆小又不爱说话的儿子,今天为什么会为了周家胜挺身而出。或许,这就是孩子们之间的缘分吧?

    周家胜牵着任重远的手,努力用自己的身子替任重远挡住涌过来的一股股”人潮”。刚才的事,周家胜虽然不怕何晶晶,但是任重远忍着害怕站出来替他说话,周家胜的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更何况,任重远看起来很胆小也很腼腆,这样的人能鼓起勇气帮助人,确实令周家胜的心里暖暖的。

    陈秋雨走在周家胜和任重远的身后,看着儿子比以前略显活泼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的重远,终于肯走出自己的世界了吗?

    何晶晶看着文梓青和周园园的背影,心中满满都是不甘。

    前世的时候,是她何晶晶有眼无珠,才错过了文梓青这么好的丈夫人选,这一世,她明明提前了这么多年认识文梓青,甚至顾不上姑娘家的脸面主动接近他,为什么还是不能得到他的喜欢?

    那个乡下土包子周园园,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这辈子会成为文梓青的未婚妻?上辈子,何晶晶根本没听说过周园园的名字。

    难道人与人之间,真的有所谓的缘分吗?这一世,难道她还是要嫁给前世那个渣男?不!她不信!前世失去的一切,她都要在今生找补回来。去他的什么未婚妻,有她何晶晶在,别的女人都滚一边凉快去。有了系统在,她何晶晶还用的着怕谁?

    周园园,你给我等着,今天的耻辱,我来日肯定要加倍奉还!

    何晶晶在心里发了会狠后,才转回身子往学校里走去。时间已经不早了,何晶晶是休学后来复学的,手续要比普通的学生要繁琐些,何晶晶还想找个自己喜欢的班级,所以,暂且放过周园园算了。

    张嫂跟在何晶晶身后,见何晶晶终于进了学校,心底才算松了一口气。张嫂知道何晶晶的性格有多固执,如果今天何晶晶执意要去拉住文梓青大闹,肯定会被人围观被人耻笑。到时候,何晶晶丢脸,她这个跟班也讨不了好。

    文梓青趁着何晶晶和任重远纠缠的时候,抽空打了个手势给周家胜,然后拉起周园园的小手,偷溜了。

    不知怎的,只要看见周园园那双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文梓青就觉得心里一阵阵发虚。何晶晶就像一颗牛皮糖一样,粘性十足,文梓青真的算是怕了她。

    “梓青哥哥,好久不见了,你有没有想我?人家前几个月生病了,你也不来看人家一下。”周园园学着何晶晶说话的语气和腔调,还故意捏了个“何晶晶牌”的兰花指,嗲声嗲气地冲着文梓青说。

    文梓青打了个冷战,觉得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

    周园园说完,看都没看文梓青有什么反应,就“扑”地一声又笑喷了。哈哈哈哈哈······这个何晶晶太可乐了,几句寻常的话,也能被她说出娱乐的效果。这么小的女孩捏个兰花指,她以为在戏台上唱戏呢?

    文梓青宠溺地看着笑弯了腰的周园园,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小丫头太调皮了,居然拿何晶晶的事来取笑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