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替代

    “梓青哥哥,说实话,那个小姑娘长的挺水灵的,如果脸上不乱七八糟抹那么多东西,配你这个大冰块还真可惜了。“见文梓青不恼又不笑,周园园也没有了取笑他的心思,兴致勃勃地八卦了起来。

    何晶晶的相貌不错,瓜子脸大眼睛,配上一管挺直的鼻子,也算是小美女一个。

    文梓青呢?虽然五官什么的都挺好看的,但是脸上一贯没有表情,冷冰冰的,十分的容貌也变成了只有六七分。要知道,周园园超喜欢阳光而又笑容爽朗的男孩子。前世的时候,周园园在h市上班,下班后一有空就窝在宿舍里看偶像剧。偶像剧里的男二,大多都是那样的容貌和性格。

    ”丑。“文梓青板着脸气冲冲地说了句。

    唵~?周园园思索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文梓青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说何晶晶长的不好看。

    文梓青快被周园园气死了,什么不好说,偏偏要说他和何晶晶的事。何晶晶这么丑,小丫头说和自己还配不上她。难道······在小丫头的眼里,自己的长相丑的不能见人吗?还是小丫头嫌弃自己长的丑配不上她?文梓青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和自我批评之中。

    “梓青哥哥,你不是说去上学吗?我们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周园园一路走一路叽叽咕咕地说着八卦,忘了看周边的环境,现在八卦完了,才发现他们已经走过了朝阳中学,快来到仁和医院了。

    “先送你去外公那里。”文梓青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小丫头可真心大,她今年还没满七岁,这么小一个女孩子,又长的这么水灵,他怎么会心大到让她一个人去仁和医院找外公?不亲手把周园园交到赵庆山手里,文梓青是不会放心的。

    “好吧!”周园园转念一想,明白了文梓青的意思,心里觉得暖暖的。虽然周园园目前的武力值惊人,但是,在家人面前,她还是愿意被他们小心呵护着。

    赵庆山今天一大早就被人拍门叫醒了。

    这样的事在这个月里已经有好多次了,赵庆山睡的迷迷糊糊的,一看才早上五点钟,心里有点窝火。

    强忍着怒气,赵庆山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叫崔二妹,赵庆山记得她是三天前陪她老公到仁和医院看病的。崔二妹的老公吴建设三个月前从牛背上摔了下来,半边身子不能动弹。

    赵庆山现在是仁和医院著名的治疗偏瘫中风类的专家,有治好了黄老的这个金字招牌在,每天找赵庆山求医的人络绎不绝。

    吴建设来看病的时候,刚好赵庆山在门诊上班,是赵庆山接诊的。赵庆山让吴建设躺在床上,探出一丝真气检查过后,发现吴建设是因为从牛背上摔下来,背上有条骨头错位压迫住一条神经,才导致的偏瘫,和老黄那种脑溢血的中风完全是两回事。

    赵庆山把吴建设推荐给骨科的刘医生,刘医生擅长正骨接骨,是仁和医院骨科的中流砥柱。

    半个小时后,崔二妹带着吴建设回到了赵庆山的诊室,说刘医生说了,吴建设的病根本不是骨头的毛病,而是偏瘫,应该属于赵庆山的治疗范围。刘医生还说,如果赵庆山连偏瘫和骨头错位都分辨不出来,建议他去读多几年书再到医院来上班。

    刘医生是留洋回来的医学硕士,读了很多年的书一直是刘医生引以为豪的。刘医生这样挤兑赵庆山,无非是在暗讽赵庆山连医科大学都没上过,就敢到仁和医院来坐诊的。

    崔二妹不知道两个医生之间有什么事,老老实实地把刘医生的话在赵庆山面前复述了一遍。刘医生说话这么难听,也勾起了赵庆山的火气。

    这一个月来,赵庆山在仁和医院上班,本着大家都是同事要友好相处的原则,尽量不和其它医生起冲突。刚上班第一天,郝院长把赵庆山的诊室安排好了,新诊室大气明亮,羡慕死了一帮老医生。

    赵庆山搬进诊室前,刘医生跳了出来,说自己这么多年在仁和医院上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赵庆山一个新来的医生能用这么好的诊室,他也要把诊室重新装修一下。

    郝院长很头疼。刘医生是仁和医院的招牌医生之一,赵庆山没来之前,整个仁和医院,刘医生的待遇是最好的。现在借着诊室的事,是在向自己示威吗?新诊室的装修最快也要三五天,在这个三五天里,骨科门诊难道就不接诊了?

    见郝院长为难,刘医生又这么酸溜溜的,赵庆山为了息事宁人,主动把自己的诊室和刘医生的诊室做了对调。

    赵庆山忍了。在赵庆山看来,刘医生原来的诊室也挺好的,刘医生想要他的新诊室,只不过是嫉妒心作祟罢了。在哪间诊室看病不是看?诊室又不能代替医生提病人看病?

    刘医生见赵庆山让了诊室,顿时有些趾高气昂。在刘医生看来,赵庆山应该是自身能力不够,才不敢和他这个老资格的医生一较长短。

    那天见赵庆山推荐吴建设去他那里看病,刘医生也当成是赵庆山医术不精,所以才诊断错误。

    赵庆山不是不想直接替吴建设治病,而是医院里有规定,每个医生只能负责治疗自己那一领域的患者,最好不要越界。比如赵庆山主治中风偏瘫,刘医生主治正骨接骨,大家最好各有范围。要不然,忙的医生忙个半死,闲的医生又闲的要死,看着也不好看不是?

    赵庆山就属于那种忙的要死的医生之一,而刘医生近段时间属于闲的要死的医生之一。

    赵庆山对病人的态度亲切,治病也是一治一个准,还尽量替病人用便宜的药。光凭着这几点,这才上班个把月,赵庆山在仁和医院已经名气不小了。

    要知道就算家境殷实的人家,有人生病后,要治病又要有人服侍左右,长时间下来,好好的家境也会被病人拖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