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对台

    中医看病,有些贵重的药其实可以用一些药效差不多,但又便宜很多的药材来代替。但用了替代药材的话,药效肯定会稍微一差点,见效说不定也会慢一点。这样一来,很多医生就不愿意采取这样的办法,药钱是病人给的,又不需要医生自己口袋里掏出来。

    治疗的效果却是大家有目共睹,同一样的病,这个医生的药吃三天就好了,另外一个却要五天,看上去本事就有很大的差别。又有哪位医生不想被人当成药到病除的”神医“?

    这样一来,短期内显示不出治疗效果的药材替代方法,自然不被很多医生采用。

    赵庆山才不管,他又不是到医院来混神医名头的?不管做什么事,赵庆山只凭自己的本心做事。

    在赵家沟的时候,有多少乡民能看到起病吃的起药?见效快却死贵死贵的药,肯定不被乡民们接受。

    经过赵家几代人的改良,原来一些宫廷方子里贵的要死的人参鹿茸之类的,都采取了药物替代的方法,一贴几块几十块钱的药,硬是在赵家几代人的努力下,压缩成了几毛钱。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乡民得了病苦熬着舍不得花钱治。

    赵庆山是乡下人,自然明白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看病不易的道理。他到仁和医院上班后,也采取了赵家近几代人的看病习惯,为病人开药的时候尽量找便宜的药材开。

    这样一来,病人和病人家属自然喜出望外。能花最少的钱把病治好,是每个病人和病人家属心中最大的愿望。

    赵庆山的做法,却惹怒了一批喜欢开高价药的医生,这个骨科的刘医生也是其中之一。

    在刘一成看来,医生看病,最重要的是替病人治好病,至于花钱方面,有见过要想疗效好又想少花钱的药吗?传说中的仙草能生死人肉白骨,你就算是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啊!看个病还嫌贵?那就不要看在家等死不就得了?

    自从赵庆山来到医院后,刘医生的病人少了很多,他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怪上了赵庆山,认为赵庆山开便宜的药是为了替自己沽名钓誉,顺便抢病人。要说仁和医院目前和赵庆山最不对付的医生,就是刘医生了,没有之一。

    刘医生和赵庆山的观点不同,自然互相有些看不顺眼。赵庆山是新人,不会主动去找刘医生的麻烦。刘医生却自视甚高,觉得赵庆山一个乡下土郎中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会时不时找点小茬。

    刘医生一听崔二妹说是赵庆山介绍过去的,脸色马上就黑了下来。

    刘医生以为赵庆山介绍吴建设去他诊室看病是羞辱他,一个偏瘫患者推荐到他骨科去,是讽刺他刘一成不会治疗偏瘫类疾病吗?

    刘医生心怀怒气,草草替吴建设看了一下后背后,也没有用上x光辅助治疗,一气之下说了那些攻击赵庆山的话后,就把吴建设夫妇赶出了自己的诊室。

    崔二妹没办法,只好背着吴建设又回到了赵庆山的诊室。

    赵庆山听崔二妹说了刘医生的反应后,沉默了一会,才着手替吴建设治疗。

    赵庆山其实在正骨方面也很拿手,只是想着不好抢了刘医生的病人,才让吴建设去找刘医生。现在刘医生拒绝接诊,赵庆山只好撸起袖子自己上了。

    赵庆山知道刘医生的德性,为了留着证据,赵庆山让崔二妹替吴建设做了x光透视,至于透视的钱,赵庆山自个儿掏腰包替崔二妹给付了。毕竟,如果不是他和刘医生打对台,赵庆山光靠着自己的真气就能”看“到吴建设受伤的那根骨头的情况,根本不需要去拍x光。

    赵庆山等吴建设拍完x光后,就着手替他正回了骨。吴建设正骨后,被压住的神经需要慢慢恢复,赵庆山建议他要住院治疗。

    崔二妹见赵庆山一出手,吴建设不能动弹的半边身子有一只指头就能轻微活动了一下,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见赵庆山建议住院观察,忙不迭地去办了住院手续。

    昨天下午,吴建设偏瘫的半边身子已经渐渐恢复了知觉。把崔二妹高兴的见人就说赵庆山是个神医。

    吴建设的病找对了病因,复原起来就就很快,赵庆山估计过多两三天,吴建设可以出院了。

    从今天开始,吴建设的用药要开始减少分量。今天是文梓青和周家胜上学的第一天,赵庆山特地换了班打算休息一整天,准备好好迎接外孙和外孙女他们的到来。

    昨天下班之前,赵庆山已经把吴建设今天要用的药方给开好了,也交代了值班的护士一早给吴建设换药方。

    崔二妹这一大早的找到自己的宿舍来,是不是吴建设那里出了什么事?

    崔二妹一看到赵庆山,眼泪马上就流出来了。

    “赵医生,刘医生说了,我家老头子是您给看的病,治疗方案什么的都是由您负责的,所以,今天用药减量的问题要您亲自去医院和他交代一声,要不然,他就不给我家男人用药。”

    这些天来,要不是她家建设的病明显有好转,崔二妹都想把人给带回家了。京都看病贵不说,就连医生也是一个跩过一个,只有这个赵医生,才肯替他们这些穷人着想。

    “赵医生,我知道一大早的影响您休息了,可是,我也没办法,我们从老远的西北过来京都治病,确实······”崔二妹说着说着,觉得满腹的辛酸都涌上了心头,喉头一梗,泣不成声。为了带吴建设进京都看病,崔二妹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亲戚朋友家能借的也借了个遍,这其中的辛酸和苦楚,那些高高在上的医生们怎么会明白?

    “走吧!我看看去。”赵庆山看见崔二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确实,看病难,穷人看病更难。这个崔二妹,为了治疗她偏瘫的老公,硬是带着吴建设从遥远的大西北来到了京都,找上了仁和医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