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古怪

    这才一个月的时间,周园园却觉得自己好久没看见赵庆山了一样,顾不得医院门口人多,周园园直接冲着赵庆山扑了过去。

    赵庆山刚抱住周园园,还没顾的上说话,一个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让开!快让开!”

    赵庆山抬头一看,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蜷缩的身子,正一脸焦急地擦过他们几个人的身子往仁和医院里跑去。

    男人经过周园园身旁的时候,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臭气,让周园园皱起了眉头。

    “外公,我去上学了,放学后我会接家胜一起过来。”文梓青看见赵庆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文梓青还想着能不能在医院找到赵庆山呢?毕竟,赵庆山今天上不上班,他也不清楚。赵庆山的住处文梓青虽然知道,但一来一回的,他上学的第一天,说不定要被老师罚站了。

    “走吧走吧!跑快点。”赵庆山笑眯眯地冲着文梓青挥了挥手。时间不早了,文梓青现在赶回去,刚好能赶上八点半的第一节课。

    “主人,有邪气。”这时,周园园脑海里的小玉惊叫了一声。

    “什么邪气?”周园园还是第一次听到“邪气”这个名词,觉得有些奇怪。小玉这些日子里一直乖乖地替周园园修补着识海,每天只抽出少量的时间自己修炼,一直很沉默。像今天这样惊叫,还是第一次。

    “就是刚才跑过去的那个人,身上有邪气。”小玉解释了一下,说:“邪气一般会出现在邪修身上,当然,也不排除那人被邪修盯上了。”

    “邪修?很厉害吗?”周园园的习惯,是碰上不懂得事情绝对不会装懂,非要问个水落石出不可。

    “很厉害,邪修是修士的死对头,喜欢汲取修士的灵气壮大自身。主人,您现在还比较弱小,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呀!”小玉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呃?周园园打了一个冷战。小玉话里的意思,怎么听起来有点渗人呢?汲取修士的灵气?怎么个汲取法?是光吸灵气还是连整个人都不放过?连皮带骨······?

    ”嗯嗯,小玉,我会远离危险的。“周园园赶紧向小玉保证了一句。遇到未知事物,周园园一向还是比较谨慎的。

    小玉这才满意了。小玉最大的希望,就是周园园能一步一步成长成为强大的修士,只有周园园强大了,小玉它才有可能回到原来的界面。中年人身上的邪气其实并不多,只有一丝丝,小玉说的夸张一点,只是为了吓唬周园园罢了。

    小玉知道,人类是最好奇的动物。遇上未知事物,总会想去探个究竟。小玉见过不少惊才绝艳的人士,就是因为太过好奇,还没等成长起来就陨落了。作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还不是资质,而是有一颗不爱管闲事的心。小玉时时刻刻监督着周园园修炼,也时时刻刻把它认为对的那些观念输送给周园园。

    同一时间,刘一成被郝院长叫到办公室好一顿警告,气的刘一成直接白了脸。

    他~妈的,那乡下老头难道是郝院长家亲戚?要不然院长怎么会这么维护他?

    刘一成虽然满口答应郝院长不会再找赵庆山的麻烦,心底却把赵庆山给恨上了。

    刘一成刚回到自己的诊室,就来了一个病人。

    “医生,麻烦您替我爱人看看,她刚刚下楼的时候扭了一下,好像把脚腕给扭伤了。”陪着女人来看病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长得虎背熊腰的,看上去就很有气势。

    “你爱人?”刘一成觉得有些奇怪,他看了看病人,又看了看手上的病历,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玄幻。

    病历上写着病人今年二十五岁,女,职业是老师。可是,刘一成眼前这个女人却是满头银丝,加上满脸的皱纹,看上去起码都五十多岁了。如果男人没有主动说明他和病人之间的关系,刘一成还以为病人是男人的老娘呢!

    病人闭着眼睛皱着眉头,牙齿紧咬着唇瓣忍住痛楚,却没发出一声**。

    “医生,您看。”男人小心翼翼地卷起女人的裤腿,露出肿的老高的足腕。

    刘一成弯下身摸了摸病人的足腕,确实应该是扭伤了,但光凭着手下的触感,刘一成也不能判断里面的骨头到底有没有事。

    想起前两天被赵庆山嘲笑他连骨头错位都没有看出来,刘一成想了想,还是开了一张x光检查的单子,让男人带病人先去拍个透视,再回到诊室里来。

    一个半小时后,刘一成拿着病人的x光片,一脸的懵圈。

    病人的脚腕只是扭伤,但是,她的骨头却和普通人不一样。普通人的骨骼是很密实的,在x光片上也是呈现一片光洁的白色。这位女病人的骨骼却非常奇特,分布着一个个的小黑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个芝麻粒般大的小洞洞一般。

    刘一成开了方子给病人后,借口病人的病需要专家们一起会诊一下,把x光片给留了下来。男人叫曾明亮,职业是一名司机。留下了姓名和住址后,曾明亮带着妻子慢慢地离开了。

    确定自己没有骨折后,王晓娜不让曾明亮抱着她,而是扶着曾明亮的手,慢慢地走到了医院门口。

    “明亮,你不用管我,一会儿我坐公交车回去,你去上班吧!”王晓娜细声细气地劝说着曾明亮,因为她的事,曾明亮这一个月来经常请假。王晓娜怕曾明亮被领导嫌弃,丢了工作就不好了。

    “晓娜,我先送你回家,再回单位上班。”曾明亮坚持自己的意见。

    曾明亮和王晓娜结婚才一年多,两人还没有孩子,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很好。就在一个月前,王晓娜得了怪病,她的容貌很快开始衰老,一个月不到,王晓娜已经从一个美貌的小妇人变成了如今这副老媪的形象。

    曾明亮带着王晓娜看过好多个医院,也没有找出什么原因。就在三天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王晓娜走路走着走着就会莫名其妙地摔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