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危机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王晓娜这副样子肯定没有办法回学校上班,本想着早上去学校和领导请个假,没想到刚走出家门,就把脚腕给扭到了。曾明亮还没去上班,看见王晓娜痛楚的模样,只好先把人给送到了医院。

    为了王晓娜的病,曾明亮这个月已经请了几次假了。眼见着王晓娜一天比一天苍老,曾明亮的心里满是焦躁。一个多月前,王晓娜还是一副明艳动人的模样,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二十五岁的王晓娜比曾明亮的老娘看起来还要大几岁。还好曾明亮的老娘上个月去了乡下妹妹家一直没回来,要不然,面对着这么诡异的王晓娜,曾老娘非被吓坏不可。

    曾明亮如果不是个无神论者,肯定会以为王晓娜是撞邪了。一个多月来,曾明亮陪着王晓娜看遍了京都市几家大医院,得出的结论是王晓娜除了有点贫血,根本没有其他毛病。

    王晓娜这些天老觉得自己全身都痛,特别是走路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双腿支撑不住身子。从昨晚开始,王晓娜的痛楚加深了,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里面像是有蚂蚁在咬一样,一会儿麻麻痒痒的,一会儿又疼的厉害。为了不让曾明亮担心,王晓娜每天强忍着痛楚,尽量不让自己在曾明亮面前流露出异样。

    王晓娜知道她应该是得了什么怪病,看了几家医院后没能查出原因,王晓娜也死心了。王晓娜有个预感,她或许撑不过半个月了。但是,王晓娜没有什么遗憾,她觉得自己这辈子虽然短暂,但能遇上曾明亮这么好的丈夫,也算是值了。

    夜晚,华灯初上,n市。

    一条狭小的巷子里,赵国辉正奋力狂奔着。

    相距十几米的地方,有几个胳膊上有刺青,手上抓着一把闪亮的西瓜刀的壮汉,正奋力追着赵国辉。

    赵国辉欲哭无泪。这几天,他肯定是霉运附体,第一份工作干了半个月被人辞退了,第二份第三份工作赵国辉都才干了一个星期就被辞退了,这个星期倒好,连临时工都没找到一份,今晚出来逛个街,还莫名其妙被几个大汉追杀。

    要不是赵国辉学过几天拳脚功夫,跑步的速度比一般人快,刚才就差点被几个大汉堵上了。尽管如此,赵国辉还是越跑离闹市区越远了。在明晃晃的西瓜刀的威胁下,赵国辉慌不择路,见巷子就钻。

    赵国辉猜测,他应该是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要不然,那些大汉刚才在大街上见到他,也不会打量了一会儿后还问过他的名字,然后才亮出身上的刀。

    大汉们粗犷的身材和手上明晃晃的刀让路人大惊失色,一眨眼间就跑了个精光。在n市住久一点的人都知道,遇上有纹身的大汉,有多远就要避开多远,要不然就算是被误砍了,也没地方找人去。

    赵国辉来n市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人离乡贱,赵国辉一直记得赵庆山说过的这句话,在n 市的这一个多月里,赵国辉一直是小心翼翼地,从来不和别人起冲突。

    n市真的和青山市大不相同,这是赵国辉来到n市后的第一个感受。在这里,满街都是人,特别是到了夜晚,街道上人山人海的。人多了,店铺也就多了起来。n 市不像青山市,物资全靠供应。在n市,只要你有钱,就能买到价廉物美的衣服鞋袜之类的日常用品。吃的东西也多,全国各地的糕饼点心,在n市都差不多能找的到。

    可以说,在n市,只要你有钱,买什么东西都很方便,n市和香江很近,有很多东西都是从香江过来的。这里的人,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买东西的时候根本不会问店家要什么进货发票之类的东西。赵国辉看到过青山市百货大楼很稀有的电子表,在n市批发价只要一块钱。

    赵国辉今天晚上出来逛街,就是听到有人说红山批发市场的电子表进货价是全n市最便宜的,只要八毛一只。赵国辉想着反正找工作也不容易,还不如去红山批发市场批发个百来只电子表,回青山市看看能不能卖出去。

    赵国辉跑着跑着,发现不远处有一堵高墙挡住了去路。

    不好!跑进死胡同了?我命休矣?赵国辉大惊。

    耳听着大汉们越追越近的脚步声,赵国辉汗如雨下。慌不择路之下,赵国辉根本不知道自己跑到什么地方了,现在倒好,死胡同一条,他现在就算是爬墙,也来不及了呀!

    nn的,他今天不会那么歹命,被人乱刀砍死在这个黑暗的小巷子里吧?

    “吱~呀”一声,就在赵国辉绝望的时候,墙上有扇门打开了。

    那个门很小也很旧,在黑暗里,如果不是赵国辉的眼力和耳力都不错,还真不知道这里还有一扇门。

    一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妙曼身影走出了小门,还没等她回身关门,就被赵国辉伸手推回了门里。

    身影啷呛了一下,才站稳了身子。

    赵国辉跟着窜进门去,并随手关好了门。看到旁边有条门闩,赵国辉赶紧拿来顶上。

    “你是谁?”一个少女的声音,娇娇软软的,虽然有些惊慌,但也带着一点严厉。

    “嘘~!”赵国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后,也不管少女有没有看到,顾自趴在门缝里观看着外面巷子里的动静。

    此时,已经不用少女再问,外面传来一阵大呼小叫声。

    ”豹哥,这是个死胡同,人不见了。“

    ”妈的,这小子可真能跑,累死老子我了。“

    ”看他这回还能跑哪里去!“

    ”不见了?看一看胡同里有几户人家,去敲敲门,我就不信这小子还能上天入地!“被叫做豹哥的人,声音里带着一丝狠厉:”咱们三合帮做事,还没有过失手的情况。“

    三合帮?那是个什么鬼?门里的赵国辉愕然。他非常确定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三合帮“的名头,就连说话的豹哥,赵国辉也很确定自己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他?是认错人了吗?

    赵国辉的侥幸在豹哥说出第二句话时就被粉碎成了渣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