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将军

    专家们经过会诊后,建议周将军接受手术治疗。现在的医疗条件比三十年前好了很多,但是,手术的风险依然很大,专家们经过几天的激烈讨论,认定就算由外科圣手徐一刀主刀,周将军的手术也有百分之六十的死亡风险。

    六成的死亡风险?周将军摇了摇头,拒绝手术。他自己没所谓,活了六十多年,也算是活够了。可是,他还有心愿未了,不想在手术台上闭了眼。

    专家们苦苦相劝,周将军如果不接受手术的话,等弹片移动到心脏部位的时候,就是周将军的毙命之期。专家们观看了一年多的检查报告后,一致认定,照着目前弹片移动的速度,那块弹片到达心脏的时间,最多也不过三五年。

    近几年来,周将军虽然还在三军元帅的职位上,但是具体的事务却已经很少插手了。要不是主席一直坚持周将军不要退位,三军元帅的职位周将军早几年就想交出去了。他戎马一生,年纪大了,也想轻松轻松。

    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将军也曾暗自感慨,这么多年来,他的孙子周新宇一直没有消息,想来也不在人世了。他周瑾瑜,难道如同相士说的一般,是个天煞孤星,一辈子孤苦的命格?

    周将军拖着不肯做手术的原因,周希也能猜到几分。周新宇失踪多年,周将军却一直没有死心,一直在等待孩子的归来。周将军就剩这么一个嫡亲血脉,他怕自己上了手术台后,就下不来了。因此,周将军宁愿拖着残破的身子,再等上三五年。

    三五年的时间,说不定会有孩子的消息呢?

    周希脚步沉重地推着轮椅,看着坐在前面头发斑白的周将军,心中一阵抽痛。周将军未受伤之前身体很好,一年到头都很少生病。自从那次中弹后,周将军的身体才渐渐地差了下来。弹片一直留在周将军的体内,渐渐侵蚀着周将军的健康。这些年来,周希只要听到哪里有百年人参之类的好药材,总会想方设法去淘换回来,替周将军滋养着。尽管如此,周将军的身体还是慢慢地破败了下去。

    周希幼年进入周家,一直陪伴着周将军。在周希的心里,周将军甚至还重要过他自己,如果有人说可以替周希和周将军以命换命,估计周希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会直接同意。

    这些年来,周希一直在打听抱朴道人的消息。他希望以抱朴道人的神通,能救周将军一命。现在的周将军,不仅仅是他周希一个人的将军,而是整个华夏的一根定海神针。有周将军在,华夏周边一些野心勃勃的家伙,都不敢露出他们的爪牙。

    关于抱朴道人,周希了解的并不多,他只知道抱朴道人很厉害,不仅仅道法高强,周希猜测,抱朴道人说不定有让人起死回生的本领。

    周希八岁的时候,因缘巧合救了抱朴道人一命。抱朴道人见周希有几分学道的天赋,提出让周希跟他回山修行。玉山派挑选传人比较严格,这么多年来,抱朴道人还是第一次遇上周希这么好资质的孩子。

    周希是周将军的伴读,幼年卖身给了周家,周将军一直对他很好,在周希的心中,周将军既是他的主子也是他的兄弟。周希问抱朴道人可不可以带周将军一起走的时候,抱朴道人摇了摇头,拒绝了。

    年幼的周将军根本没有学道的天赋,这样的人,玉山派是不会收的。

    玉山派以符入道,周希见抱朴道人不愿意收周将军,他也不肯离开周家。抱朴道人没有办法,只好在周家留了三天,传了周希三天的符术入门,以此来了结和周希之间的缘分。修道之人,讲究的是不欠因果。周希救了抱朴道人一命,抱朴道人必须要为他做回一些事,才算是还了周希的”债“。

    周希的资质还算不错,三天的时间,也从抱朴道人那里学到了几分真本领。三天后,抱朴道人飘然而去,只告诉周希他们的门派叫做玉山派,而他的道号叫做抱朴。

    周希觉得,常规的治疗方法无法替将军解除痛苦,或者抱朴道人可以用他的“仙人”手段帮到将军?那三天里,抱朴道人还想着让周希改变主意跟他回门派,曾经在周希面前显示过“隔空取物”“灵气催花”之类的手段。

    可惜年幼的周希就是一根筋的,抱朴道人不愿意连周将军一起带走,周希也不走。抱朴道人见周希一意如此,也只好抱憾而归。

    周希这些年来也曾四处寻访抱朴道人的消息,只可惜当年的事就像是一场梦一般,要不是周希真的学到了几手道术,还真怀疑这世上有没有抱朴道人这个人。周希想,这抱朴道人或许就是古代书中记载的方外之士,当年周希能遇上他并被指点了三天,已经是莫大的机缘了。

    眼见着周将军的身体一天差过一天,偏偏将军又不愿意配合医生治疗,周希打算找个机会,把周志新的事告诉周将军。等周志新归宗认祖后,说不定周将军一高兴,愿意做手术了呢?

    周希已经确认,周志新就是当年失踪的周家小少爷周新宇。当年老柯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周新宇逃过了敌特的暗杀,周将军的儿子和儿媳妇却死在了那场突变之下。为了周新宇的安全,老柯把孩子托付给了周春平,说好一个星期后会去周春平家接孩子后,老柯引开了一路尾随追杀他们的敌特。

    三天后,敌特全部被歼灭,老柯顾不得身上的伤还没好,就去找周春平要回周新宇。没想到周春平把周新宇抱回家后,被吴金凤的危言耸听一吓唬,竟然连夜带着孩子和老柯留下的钱搬了家。

    三天后,老柯来到约定的地方等了一整天,没能见到周春平。老柯赶紧跑到周春平说的地址去看,见已是人去屋空,当场就急得吐了血。过了几年后,老柯郁郁而终。寻找小少爷的任务,就落在了周希的头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