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顾虑

    当年周春平从老柯的嘴里,只知道孩子的名字叫“阿新”。老柯当时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会过去,也不敢向周春平透露孩子和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周春平带着一家人跑到三合镇后,干脆顺着几个儿子取名的习惯,替周新宇取名叫周志新。

    这么些年来,周希的人一直在城市里寻找周春平的踪迹,却没想到周春平这么狠,竟然放弃了城市居民的身份,一家人都去了农村。寻找的方向出了错,这也是周希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回周志新的原因。

    正月的时候,周希在文屹然家得到周志新的消息后,亲自跑了一趟周家村。

    吴金凤被周希一吓唬,拿出了周志新当年到周家时穿的那套小衣裳。周家人的衣裳都是周希亲自置办的,特别是周志新的这套小衣裳,是周希当年亲自精挑细选的。周希看过后,已经可以肯定周志新的身份。

    在赵庆山和李大福跑到周家讨要说法后,周春平为了钱联合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要杀养子周志新的事,在整个三合镇传的沸沸扬扬的。周希在三合镇稍稍一打听,就已经了解到周春平父子的德性。

    确认了周志新的身份后,周希愤恨之余,暗中使了点小手段让周春平一家人头痛,才回了京都市。不过这些都是后话,这里暂时不提。

    周春平父子被抓进派出所后,老k从派出所逃跑了。老k的案子还涉及到马胜利骗走供销社物资那件案子,因为老k,周春平父子在派出所里很是吃了一些苦头。

    周春平父子被放出来后,算是吧老k和那个”贵人“给恨上了。在周春平看来,如果不是老k和”贵人“的引诱,他们一家人现在还好好的过日子,又怎么会落到如今这样人人唾弃的地步?

    因此,周希过来调查周志新的时候,周春平也没有瞒着,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向周希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周希问清楚周春平所说的那位贵人的相貌后,心里已经明白了。怪不得周希手下有两拨找人的,从去年开始就没了音讯。周春平所说的贵人,正是周将军的收养的孙子周念新。看来,周念新是提前一步知道了周志新的身份,正打算在周希他们发现周志新之前,除掉周志新。

    周希一直知道周念新心狠手辣,却没想到他的胆子大到了这个地步。周家所有人,包括几个警卫员在内,谁不知道周将军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回失踪的孙子。

    周将军的家财并不多,当年参加革命的时候,周将军变卖了全部的家产捐献给了革命事业。这些年来,周将军的工资什么的,都被周希折腾着买药给周将军调理身体了,也所剩无几。

    周希估计,周念新应该是看上了周将军手里的权势。这些年来,周将军为国为民,几度出生入死,在华夏很有威望。

    周念新是周将军二十八年前在青山市捡的。当年的周念新,十来岁的年纪,却已经很懂事,心思也深。

    周希总觉得周念新心术不正,周将军要收养周念新的时候,周希曾经劝过几句,奈何周将军一意孤行,周希也不好再劝。另外一层意思周希没好意思说出口,毕竟,周将军孤零零的一个人,有了周念新在,好歹在百年后还有个香火祭奠。

    周念新刚成年的时候,曾经和周将军说想进部队历练,被周将军拒绝了。在周将军看来,周念新的性格根本不适合部队,周念新机智有余勇猛不足,这样的他,只适合文职工作。

    周念新想进部队,为的是以后能接下周将军的班。三军元帅这个职位,代表的不仅仅是无上的荣耀,最重要的还是权势。周念新这些年来跟在周将军身边,亲眼看见华夏几个高层人物,对周将军的态度一直毕恭毕敬的,这让周念新羡慕之余,也对三军元帅这个职位更加向往。

    周将军拒绝了周念新的要求,把他安排进了公安部门。周念新虽然嘴上没有反对,但是,这些年来,从周念新私底下的小动作上,周希发现了很多问题。

    周念新依靠着自己的几分小聪明,更重要的是在别人眼里看来,周念新就是周将军唯一的继承人。很多人看在周将军的面子上,对周念新照顾有加。周念新进了公安部后,升迁的速度飞快,不到四十岁,已经是公安部的副部长之一。

    眼见着周念新的权利**越来越大,周希能做的也不过是尽量控制住周念新到处乱伸的手。对于周念新私底下的这些小动作,周希能摆平的尽量不去麻烦周将军。

    知道周念新对周志新的敌意后,周希从三合镇回京都,没有和周将军说周志新的事,而是瞒着周念新和周将军,把周志新调到了京都的警卫团。

    这些日子里,周希强忍着要去和周志新相认的**,暗中观察着周志新。

    周希心中有很多顾虑。

    周志新虽然是周将军的血脉,周希却也害怕他是下一个周念新。周念新不是将军的血脉,就算是心性凉薄一点,周希还能用人心隔肚皮来安慰自己。周志新却不一样,万一周志新是个品性不好的,对周将军的打击肯定很大。周志新是周将军心心念念的牵挂,这牵挂着的孙儿和心目中的形象大为不同的时候,周希害怕周将军的身体受不了。

    经过两个来月底观察,周希可以确定周志新的心性不错。每次见过周志新那张酷似周将军年轻时的脸庞后,周希都想把真相告诉周将军。毕竟,将军的身体不好,这些年来,周希想着,如果将军能早点见到失而复得的亲孙子,说不定生存的**会强烈一些呢?

    “阿希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和我说?这些天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念新又惹祸了?”周将军终于开口了。这些年来,周希经常陪伴在周将军身边,周将军熟悉周希,就像周希熟悉他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