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深思

    京都市,一栋别墅里,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正焦躁地走来走去,他正是周念新。

    周念新外表看起来斯文有礼,今年三十九岁,去年刚升任公安部的副部长。公安部现任部长再过两年就到退休年龄了,好多人认为周念新是最有可能接任下一任公安部长的。原因无它,周念新的家世摆在那儿。作为周将军唯一的一个亲人,周念新理应享受周将军带给他的荣光。周将军对华夏的贡献有目共睹,更何况周念新办事能力也很强,两点相加,周念新就算升迁的速度像是坐火箭一般,也没有人敢质疑半句。

    离周念新不远处,一个身影正低着头,连口大气也不敢出,正是任务失败心里惴惴不安的老k。别看周念新相貌斯斯文文的,其实性子非常暴虐。老k曾经亲眼见过周念新虐打一个被周念新认为背叛他的手下,场面非常血腥。

    老k原名柯全达,是周将军的属下老柯的儿子。当年周志新失踪后,老柯在大兴市找了三天,没有找到周春平和孩子的半点消息,只好回了京都向周将军请罪。

    周将军并没有对老柯说一句难听的话,只是拍了拍老柯的肩头,说了句:“老柯,辛苦你了,这都是命,命该我周瑾瑜无后。”当时,周将军的几个儿子儿媳已经全部牺牲了,周家只剩下了周志新那么一根独苗苗。

    老柯没有说什么,却一直郁结在心。周将军是老柯追随了半辈子的伟人,因为他的疏忽,竟然让伟人痛失唯一的爱孙,这是他老柯无能,也是他老柯对不起周将军。

    几年后,老柯郁郁而终,留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柯全达。老柯临死前,拉着儿子的手,让他以后一定不要忘了把小少爷给找回来,毕竟,这是他老柯家欠将军的。

    柯全达当时没说什么,暗地里却恨的咬牙切齿的,如果不是这个小少爷,他爸不会英年早逝,他也不会成为孤儿。等柯全达成年后,被周希送进了部队当了几年兵,然后调到周将军身边做了警卫。对于老柯这个唯一的儿子,周将军一直关爱有加。

    周念新拉拢柯全达的时候,柯全达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在柯全达看来,就算将军以后找回自己的亲孙子,他宁愿为周念新这个和周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人服务,也不愿意为一个“杀父仇人”做事。再说了,柯全达当时有点同情周念新,在父亲老柯的嘴里,柯全达知道失踪的小少爷全名叫周新宇。周念新······周念新······只不过是将军思念自己的亲孙子,才收养到周家的一个可怜人罢了。

    周将军身边的警卫归周希管,柯全达离开周将军的时候,和周希说了自己要离开周将军,以后就跟着周念新。周希沉默了半晌后,没有为难柯全达,只是挥了挥手,意思是让柯全达自己保重。

    柯全达当时不明白周希挥手的意思,这些年来跟在周念新身边,才明白看起来善良斯文的周念新,实际上是个心狠手辣的。

    这两年,柯全达拼命地帮周念新做事,他也由柯全达变成了周念新身边只有一个代号的“老k”。不过,柯全达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从他帮周念新做第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之后,他就是周念新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老k做事越来越能干,他很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周念新的弃子,毕竟他存在的价值越高,成为弃子的可能性也最小,不是吗?

    这一次的周家村之行,老k的任务不仅仅是让周春平杀了周志新,周念新还交给老k一个隐秘的任务,是去一个藏宝地点看看里面的宝藏怎样了。结果呢?真是见了鬼了,一个大活人周志新老k没能解决,就连不会长脚的几大箱珠宝,也不翼而飞。

    老k从三合镇派出所逃出来后,为了躲避公安局发出的通缉令,不敢正大光明地坐火车住旅馆,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才辗转回了京都。

    老k回到京都的时候,正是周念新最忙的时候。周念新前一段时间听说有几个部门的领导层会有变动,那些天忙着拉帮结派忙着安插自己人,一时把老k给忘到脑后去了。

    老k不敢跑去打扰周念新,最重要的是,老k的通缉令还在公安部门有备案呢!一个多月过去了,老k一直没有被抓捕归案,按照正常程序,老k的通缉令肯定会扩散到整个华夏。

    周念新工作的地方就是公安部,老k一个通缉犯跑到公安部去找人,那不是自己找死吗?因此,老k只好在周念新那栋郊区的别墅里躲了起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待周念新想起自己的那一天。

    就在今天,周念新才想起被他冷落了许久的老k。在周念新看来,老k应该是找他报喜讯的。这些年来,老k在周念新身边,一直很得力。

    周念新万万没有想到,一向能干的老k竟然在三合镇那个小地方阴沟里翻了船。周志新不仅没死,还被他调来了京都市。京都市警卫团是老头子的直辖部队,难道······老头子已经知道周志新的真实身份了吗?

    周念新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生存着,眼看着日子越过越好,官位越做越高,周念新才不舍得这一切。

    假如······老头子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周念新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浑身一哆嗦,狠狠地抽了一口香烟后,周念新才按下了心头的恐惧。

    “少爷,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老k见周念新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后,才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声。

    老k不知道周念新为什么对三合镇那么熟悉,就连周家村里周春平家的房子里有密室他也清清楚楚的,这让老k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是,他不敢深思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